alexa
置頂

張震: 「其實,我很可愛!」

文 / 瞿欣怡    攝影 / 蔡仁譯
2008-07-01
瀏覽數 1,400+
張震: 「其實,我很可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些問題,張震已經被記者問過八百遍:「為什麼這麼多知名導演喜歡找你合作?」「你跟這麼多導演合作過,有什麼感想?」「你跟這麼多大明星合作過,有什麼感想?」當然啦,還有緋聞,這就不在本刊討論之列了。

有點替張震抱不平,好像他就被遮掩在這些名導演、明星的大光芒下,人們只記得李安──臥虎藏龍──張震;侯孝賢──最好的時光──張震……其實他出道已經十八年,前面十幾年他玩得很爽,把演戲當玩耍;但是後面幾年他已經不再是小男孩。

專業 隨著年齡愈發成熟

25歲的張震,跟鞏俐合作拍了王家衛的《愛神》,被鞏俐的專業感動,感慨:「一個好演員就該如此。不能再玩了,一定要專心做點什麼,如果要繼續做演員就好好努力,讓人家肯定!」

找到人生方向後,他不顧一切向前走。2004年拍了《愛神》、《2046》之後;2005年有《最好的時光》;2006年拍了《詭絲》、大陸導演田壯壯的《吳清源》;2007演出吳宇森監製的《天堂口》、韓國導演金基德的《呼吸》以及《消失在遙遠的天空》;2008年除了《赤壁》之外,他還接拍了徐克的《深海尋人》、國片《停車》,以及候孝賢的第一部武俠片《聶隱娘》。

明明電影圈不景氣,台灣多少男演員沒飯吃,他卻五年內拍了十二部戲,他說自己是運氣好,也夠神祕,畢竟演員很需要讓觀眾有想像力,但是眾導演都讚美他有禮貌又認真。

吳宇森則看見張震的衝突與努力,在電影《天堂口》之後,又找了他。這回,他不要張震演殺手,而是用自己的生命狀態詮釋孫權。開拍前,張震接受馬術、弓箭術、古代禮儀的訓練,但在內心,他已經準備了好幾年。

29歲的孫權接掌父兄的天下,眾多老臣輔佐的他,外表軟弱,內心卻想有番作為,三國紛亂,他在亂世中追尋自己的人生,維護自己的家國。孫權長跪在祖宗牌位前沉思的那一幕,打動所有人,長劍出鞘的光芒閃進他的眼睛,鋒利的劍鋒照映出他的決心。

孫權,就像曾經徬徨的張震,看起來滿不在乎,心裡卻有一股意志力,想要有所作為。

一到現場,張震就用自己的方法,很快進入狀況。上戲第一天,就要拍攝孫權上朝面對文武百官的戲,張震一到現場馬上問清楚自己的位子,上龍椅坐著,幻想自己每天都會來這裡上朝,會做些什麼?腦中都在想什麼?要怎麼打天下?

殺青 就是離開一個人生

能夠有這麼多機會,除了努力,真的還有運氣,但也有很倒楣的時候。挑大樑主演的《吳清源》,在台灣連上片的機會都沒有、好不容易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卻因為發行商的關係,取消參賽。

棋聖吳清源,大戰時從中國遠赴日本,一生只關心兩件事,棋藝與信念,他的人生非常純粹。張震生於現代台灣,環境與心情都比吳清源複雜,卻要從17歲演到70歲,對他來說是極大的挑戰,他大呼:「拜託,我根本進不去那樣的世界啦!」

於是,在戲開拍前的幾個月,他主動隨工作人員到日本勘景,一個人留在日本住進小旅店,每天晨起就開始打坐、看吳清源傳記、到棋院走動下棋,餓極了才吃一點點簡單食物,過了一個月這樣的生活,才慢慢進入吳清源的世界。

開拍後,他整整三個月都跟吳清源「在一起」,彷彿自己就快要成為吳清源。殺青前一天,他躲開了所有的人,哭了一場:「從明天起就沒有吳清源了,我該怎麼辦?」從前拍戲,他也會被角色影響,但從未如此深刻。

殺青後,他去旅行,一點一滴找回真實的張震,忘掉戲中的人生。

角色 是生命的每一部分

在別人的人生中進進出出,張震有自己的方法。他從角色身上找到跟自己一樣的地方,再從那個縫隙鑽進整齣戲裡。

如果人生相隔太遠,他就拚命做功課。在《天堂口》中,他如願以償演了殺手馬克,但拿到劇本他又生自己的氣︰「幹麼想演殺手!難得要命!而且殺手還得有感情戲!」他每天寫馬克的角色自傳進入殺手世界,當馬克在戲中發現大哥被人殺死,竟然邪惡地笑了,那笑容充滿張力。

他對演戲,不是空有想法,而是把自己投進去,泡在那裡面。如果好一陣子沒演戲,他就心慌了,不是怕沒戲演,而是怕脫離演戲狀態太久,那種抽離會讓他失去安全感。

張震早就不是牯嶺街裡的小四了。十一年前,他在《春光乍現》第一次跟梁朝偉對戲時,還在心裡不停OS︰「這真的是梁朝偉?是電視裡走出來的人耶!」他也被梁朝偉電得七葷八素,直到現在,他看梁朝偉演武打戲,還是讚嘆不已︰「怎麼他隨便耍個劍就這麼帥!我自以為打得很帥,看螢幕才知道差得遠了。」

張震演了二十部戲,卻老是說:「我的經驗太少了。」直到現在,他還繼續上表演課,並且常問自己:「這樣就夠了嗎?怎麼做還可以更好?」原來他放在眼前比較的,是梁朝偉。「梁朝偉已經是典範,他演過八、九十部戲,生命經驗也不一樣,他不用跑去龍椅上坐著,因為他抽屜裡已經有了。」

張震不斷地從角色中得到新的養分,演完孫權,他也想要「努力又勇敢地做些什麼」!

男孩 依然保有純粹之心

不過呢,雖然說自己要勇敢,但是他還是很害怕「看到大螢幕上的自己!」他驚慌地說:「很怪嘛!那不是我吧!怎麼會這樣演呢?」他還替自己找了台階,說梁朝偉一定也很怕啦!還說有的導演剪完片子後,死都不肯進戲院看戲,「因為一定有遺憾嘛!」

下了戲的張震,不是殺手,更不是君王,只是個大男孩,穿花襯衫揹著書包大王在誠品晃來晃去。突然發現《臥虎藏龍》已經是九年前的事情,就大呼驚訝︰「哇!那麼久了!哎!還好沒有白活!」

「很少人能了解演員的工作,」張震感嘆:「我就是一般人啊!有缺點、優點,頂多就是對『人』敏感了些。」

他之前著迷打電動,現在則愛上學鋼琴;喜歡看推理小說,最愛松本清張;迷惘時,也曾經看過《尋找自我的一百種方法》一類心靈成長的書,「一點用都沒有啦!」他大笑。在誠品旗艦店拍照時,他看到書就忍不住停下來,想把我們趕走,好大逛特逛。

講起片場樂事,就比手畫腳。《赤壁》拍攝時,既然是孫吳、蜀漢聯軍對抗曹魏,拍戲時自然兵分兩路。直到決戰日,張震突然發現片場多了好多不認識的演員,猛然想起︰「對唷!他們可是敵軍呢!」

曹操善治兵,下戲後「敵軍」劇組們就拚命健身、跑步;至於帶領孫吳的張震呢?他窩回房間打電動,嘲笑自己的兵是「一盤散沙」。不過他馬上又補充︰「我是回房間上網查情資啦!我們是用腦打仗的嘛!」他甚至形容,諸葛亮的諸多謀略是「提案」;而當演周瑜的梁朝偉跪在自己眼前時,真的好爽!

張震這人挺矛盾的。對表演很認真,聽到評語就嚷著:「回家記在筆記本上!」卻又靦腆不好意思說自己做了哪些功課;講到人生就帶著淡淡的嚴肅,可是下一秒又裝可愛。

聊了一下午,無法明確說出他就是什麼樣的人,都很有趣,卻也都撲朔迷離。張震笑說:「有趣?很棒啊!」有時候會被他在電影中的角色騙了,以為他冷酷、嚴厲、怪異……但他的笑容明明就是個大男孩。

他常掛在嘴邊:「演員是被動的,被導演挑選。」他讓自己盡量單純,像一個容器,可以裝進不同的人生;跟導演溝通就盡量簡單化,一切用最單純的想法去做。

可惜,人物採訪不能沒有結論,只好套他的話,耍賤招問張震:「所以,結論就是,你是個率真、直接、單純的人?」

本來已經起身要走的張震突然傻眼,囁嚅地說:「我也是很複雜的。」又轉身問宣傳:「我到底是怎樣的人啊?」沒人敢做主回答,張震傷腦筋三秒鐘後,突然又開始耍寶:「我是一個可愛的人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