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釀的酒

文 / 葉怡蘭    攝影 / 葉怡蘭
2007-12-01
瀏覽數 850+
台灣釀的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朋自海外來,照例,領著前往美味台灣館子大快朵頤一頓,好菜一道道連番送上的同時……「我可以來點台灣酒嗎?」朋友說。

翻開餐廳酒單,品項琳瑯滿目,各式舊世界新世界葡萄酒甚至日本清酒都列上了,但台灣酒……後來,我們點了台灣啤酒,朋友也喝得歡暢開心直說好喝,然這段插曲,卻令我頗有所感。

身為無可自拔深深上癮愛酒者,回頭想來,不管吃的是台菜中菜西菜日本菜泰國菜,餐桌上酒杯裡斟上的,從各式葡萄酒一路喝到日本酒,台灣酒,似乎真的始終缺席。讓我不禁開始想著,咱台灣究竟有些什麼酒呢?

清酒釀造驚豔口感

我想,時下台灣酒品缺乏且不普及的景況,或者可歸納出兩個原因:一者,長期的酒類公賣制度,大多數酒款獨出一家,多樣性甚至精緻度嚴重不足,導致台灣酒始終無法與外來酒款抗衡。畢竟,還是得先擁有豐富多元、且是從本土各方各地之食材以及在地釀造與飲食傳承中孕育而出的多樣酒款,酒之文化,才能可大可廣可深可久。

其次是,細細審視台灣的飲食傳統,確實缺乏以酒佐餐的習慣,即便常常有酒,卻多半意在助興、非為配菜,也因而無法發展出如歐洲這般酒與菜餚間極精深浩瀚、講究與趣味滿滿的彼此搭配哲學;造成本地酒之消費對象遂多半只及於飲者間,難以深入一般民眾的常日飲食生活中。

回顧記憶中幾段印象較深的台灣酒經驗:一回在以玉泉清酒聞名的林口酒廠。歷史頗悠久、最早可以一直溯源到日治時期的林口酒廠其實最早原就是釀造清酒,一直到國民黨來台後,因當政者的喜好,才轉為釀造紹興酒;多年來,廠內清酒釀造器械機具仍在運轉,重新回頭釀造清酒後,也果然成績斐然。

目前推出的商品包括清酒、生清酒以及吟釀。逐一品嚐下,發現特別是標榜不經高溫殺菌、以使滋味更完整更新鮮的「玉泉生清酒」,從香氣、圓潤度到滑順感都很是令人驚豔,即使與許多日本大眾品牌同級商品相比較也並不遜色。

本土梅酒姿態萬千

另回則在信義鄉農會酒莊。一路走看下來,非常驚訝於釀造者們的熱情執著與創意巧思,運用當地特產的上好梅子,釀出這麼多種不同形式與風貌的梅子酒:

如最最基本、也是台灣傳統最常見的梅子浸泡酒之外,還有烈酒類的梅子蒸餾酒,如葡萄酒一樣、以壓碎的梅泥發酵而成的梅子發酵酒,將梅子蒸餾酒放入橡木桶培養、因而帶有淡淡木頭香的橡木桶梅酒,將白米發酵釀成純米吟釀、再浸入梅子釀成的梅子清酒,以及以梅子蒸餾酒與梅子浸泡酒調和而成的梅酒……等。

這其中,尤其以經過半年陳放、質地紮實醇厚的梅子浸泡酒「梅花醉」,以及以梅泥發酵而成、酸甜滋味裡透著如脆梅一般爽淨清鮮的「柔水」最得我心。

而其餘幾次零星體驗還有:一次在某高檔海鮮餐廳,也是和外賓吃飯,佐餐的是出自嘉義民雄廠的台灣紹興酒,甘醇中不失勁道。

一次則是主廚好友Max興高采烈從霧峰當地找來了霧峰農會的「初霧純米吟釀」與我分享;據說是用台灣特產的益全香米所釀,口感圓柔甘美、豐厚有個性,非常迷人。

最近,則因受朋友之邀,難得一口氣品嚐了台灣六個酒莊共十數款酒。其中比較喜歡的分別是:清淡順口、但仍微微透露些許深度的樹生酒莊「樹生特級紅酒」,圓潤爽口的車埕酒莊「鐵道公主梅酒」,散發新鮮台灣草莓襲人香氣的大湖酒莊「草莓淡酒」。

一如前面所說,酒之文化之醞釀積累,需得從本土特產食材以及在地釀造與飲食文化中孕育而出,才能站穩腳步而後繁衍發光。

台灣已然擁有這許多好米、好水果,而現在看來,米類酒、水果類酒,確實也會是我們的方向、我們的路。現在還需要的,我認為是,消費者與相關餐飲業者更多的注目與鼓勵,以及,釀酒者的進一步提升與拓展。

比方,如何表現在地原料的質感質地與美味可能性以強化特色,以及運用各種釀酒技法,發酵、蒸餾、浸泡、陳年,創造出多樣而品質絕佳的產品。

比方,在包裝上更追求美感與獨特風格,以吸引消費者的目光。

比方,台灣水果類酒多半偏甜,純飲固然愉悅歡暢,然若要佐餐,卻是甜得太過難以和料理水乳交融相得益彰;若能在釀造上多從佐餐可能性上頭思考,同時也對現有酒款的搭配方式提出具體建議,或許市場空間與接受度會更大。

真心希望台灣的酒業也能更多元更精深地發展,如是,台灣的飲食文化,就更精彩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