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最苦的是無法盡情練功

台灣崑劇最好的小生 楊汗如
文 / 楊倩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7-01-01
瀏覽數 600+
最苦的是無法盡情練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知道有楊汗如這樣一號人物,我們不得不讚嘆台灣30世代所呈現的多樣風貌,絕不是一般人僅看到的功利一面。

曾被名作家白先勇讚美為「台灣崑劇最好的小生」的楊汗如,父親是數學怪傑─已退休的台大數學系教授楊維哲;哥哥楊柏因也以早慧的數理天才而聞名。楊汗如受到家族的薰陶,大學很自然就選擇數學系,但是大二那一年,當她看了由河洛歌仔戲團演出的《曲判記》後,對於傳統戲曲之美驚為天人,從此和數理絕緣,正式走上傳統戲曲學習之路。

為習藝 每天奔波北宜四年

如果說只是當做業餘的玩票性質也罷,偏偏楊汗如的個性卻是一不做二不休,一畢業,她就跑到宜蘭的蘭陽歌仔戲團當演員。為了深入了解歌仔戲的淵源,她開始研究京劇,結果愈鑽愈深,學了北管與鑼鼓,又想進一步學習舞台表演的細膩動作,正好台灣辦了一個「崑曲傳習計畫」,邀請大陸名師來台授課,她每天搭車從宜蘭到台北上課,兩地來回跑,歷時四年,「我在火車上的時間都比在床上的時間多。」楊汗如笑著回憶。

從迷戀歌仔戲到轉行正式當上崑劇小生,至今10年以上,一般人覺得難以理解的轉折,楊汗如卻認為理所當然,崑劇無論舞台動作或唱腔都非常細膩,文辭典雅,而這正是它流傳百年不衰的原因。只可惜,這幾年遇上了本土化政策的推行,崑劇和京劇同遭冷落,特別是崑劇,本來就不像京劇已經在台流傳50年,京劇具備雅俗共賞的特質,而且還有國家經費補助,相較之下,崑劇唱腔典雅,本屬文人所好,在台更是少有專門的職業劇團。

然而,一般人優先考量的生存與前途問題,卻從不列入楊汗如的考量中。「喜歡就喜歡上了,有什麼辦法?」楊汗如笑嘻嘻地說。老天注定讓她的喜好與思考模式與常人不一樣,這一點她很認分。雖然是女孩子,她卻對逛街購物不感興趣,當其他年輕女孩忙著購買名牌穿戴打扮時,她把所有的心力財力都投注在崑劇的表演與道具上,而且樂此不疲。

但就像許多傳統戲劇的表演者,這份喜好並不能讓楊汗如維生,別人是把興趣當業餘看待,但是她卻把工作當業餘,工作的動機全為了支撐她的崑劇表演生涯。

知音少 表演內容也要完美

在人們的臆測裡,最令楊汗如痛苦的事,應該是當個崑劇小生生存不易,但她卻告訴我們,她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無法從早到晚盡情的練功,因為她是那麼喜愛崑劇,希望不斷更上一層樓,但現實環境卻是她必須為五斗米折腰,必須靠上班收入來支持她的表演事業。

既然無法盡情練功是最痛苦的事,那麼為了做好一個崑劇小生所面對的種種困境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了。崑曲傳習計畫結束後,楊汗如發揮鍥而不捨的精神,跑到浙江杭州拜師學藝,把當地的老師嚇了一大跳,竟然有人願意千里迢迢自掏腰包來學習冷門的崑劇,而且還不是科班出身。

學了武生的動作,楊汗如精益求精想學習崑曲細膩的唱腔與動作,她至今每年自掏腰包到上海拜師學藝一至兩個月,再把所學的精華投注在這塊土地上,即使欣賞崑劇的觀眾有限,楊汗如對於表演內容卻堅持得很,包括服裝都是請上海職業崑劇團的師傅手工製作,簡便的道具則出自自己的巧手,而且大量收集崑劇流傳下來文本,從中找出適合現代觀眾接受的文本,加以新編。

玩創意 舞台融合裝置藝術

堅持傳統唱腔與動作的楊汗如,令人印象深刻的卻是她巧妙地在舞台上結合了裝置藝術, 例如翹翹板或鞦韆, 藉這些工具來表達部分劇情的意境。楊汗如說,她的創新其實還是來自守舊的觀念,因為崑劇適合近距離欣賞,但是一般傳統戲曲表演的舞台過大,演員必須佩戴小蜜蜂,但是擴音的結果卻會讓細膩的唱腔走調,所以她選擇在實驗劇場表演,但是來實驗劇場的觀眾,又不希望看到全然傳統的戲曲表演方式,所以她才會因應導演的要求做了改變,透過現代裝置藝術畫龍點睛,讓舞台生色。

結果,這些裝置藝術的工具反成為舞台上的特色,雖然崑劇依然是小眾,但是也能夠吸引不同年齡層的觀眾欣賞。楊汗如從來沒指望崑劇會在台灣發揚光大,她甚至有些悲觀地認為,這是一條勢必會式微的表演工作。很多人視她為怪胎,不僅因為她全心投入崑劇表演,而且都是倒貼來完成表演,就連每周固定到台大崑劇社授課也是免費指導,甚至常常出錢為學生買表演道具,這種無名無利的未來為什麼還要繼續堅持下去?楊汗如神秘一笑說:「愛上藝術比別人痛苦,但是也比別人幸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