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掙了錢之後

「西才東用」有成
文 / 楊倩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6-09-01
瀏覽數 350+
掙了錢之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2歲的張三學不久前才從廣州回到家鄉黃羊川,這趟回來是為了要和家鄉的姑娘訂親,雖然同是家鄉人,但是他們的因緣促成還是因為報名了千鄉萬才古浪數碼中心的「西才東用」計畫,遠赴廣州工作時才開始交往。

張三學穿著半新的西裝,和剛訂婚的姑娘笑咪咪地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完全沒有生疏的表情。不久,這對未婚夫妻就要再度坐火車回廣州工作了,夫妻倆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打算結婚後在工廠外面找個房子安居,繼續掙錢養家。

搭上網路人力快車

2001年,張三學在黃羊川職業中學畢業後,就開始到外地打工養家。他先到敦煌榨油廠工作,但一個月工資才450元人民幣;兩個月後,他遠赴青海的石棉礦場工作,這一次整整做了二十六個月,後來受不了石棉味道過嗆,只好去當火車裝卸的搬運工,工時長又極為辛苦;2005年5月他返家時,聽到千鄉萬才成立的古浪數碼中心,提供東部勞動機會給家鄉青年,工作待遇及環境都好,就趕上「西才東用」的第三批人力列車了。

相較於過去打工地方多在偏遠落後的西部地區,到廣州工作後讓他開了眼界。張三學說,沒有去廣州前,他想這輩子上學也不成,往後只能在家鄉種地過一輩子了,沒想到去廣州工作後,看到城市的文明與機會,自己整個人的思想就改變了。

從去年初到現在,黃羊川已經有將近一千位青年經由古浪數碼中心的安排,到廣州台資企業誠達鞋廠及達昌電子廠工作,每月工資約在1000~1300元人民幣左右,這樣的收入幾乎等於是黃羊川人的平均年收入,對家裡的幫助自然極大。

「西才東用」其實就是把西部的青年送到急需大量勞動人力的東部,這是千鄉萬才科技公司從2000年開始,透過網路科技在黃羊川解決農村教育與發展農牧產品電子商務後,於2005年初在古浪成立的第一所數碼中心,藉由東西聯結的電子商務平台,執行「西才東用」與「遠距雇用」的項目。

原來這是真的

從第一所數碼中心在古浪成立,目前千鄉萬才在西部各省已成立十所數碼中心,協助西部青年找到東部較好的工作機會與環境,而古浪數碼中心是做得最成功的典範。

雖然是最成功,但是古浪數碼中心第一次在黃羊川招募青年到東部工作時,卻面臨了極大困難。黃羊川的農民雖然知道千鄉萬才協助當地發展網路城鄉,但是對於數碼中心提出要把家鄉年輕人送往東部,以得到更好的工作機會、待遇的計畫卻不敢相信,畢竟過去幾年在外地打工被騙的經驗,以及普遍工資不高的打工待遇,都讓農民害怕又會受騙。

負責古浪數碼中心的兩位當地工作人員,高延濱經理與下屬尹軍,去年初在冬日零下二十幾度的天氣裡,不斷來回黃羊川,對農民宣導西才東用的理念,只要有人願意報名,立即開車到家中拜訪,積極安排體檢與代訂車票。好不容易在去年3月14日送出第一批前往廣州鞋廠工作的五十四名黃羊川青年,高延濱感嘆地說:「尹軍送第一批人到廣州回來後向我報告,當晚我們兩個都激動得流淚了。」

這是高興又自豪的淚水。一位是蘭州本土企業家高延濱,一位是武威當地土生土長的青年尹軍,兩人都是透過千鄉萬才的網路平台認識。高延濱看到台商林光信與溫世仁在離自己家鄉不遠的偏僻小鎮做了這麼多事,心想:「台灣人能到這裡來做偉大事業,我是西部土生土長的企業家,為什麼不能為家鄉盡點心力?」於是放棄自己的事業,投資古浪數碼中心,開始做起西才東用的轉介工作。

送走第一批黃羊川青年後,黃羊川的農民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特別是看了尹軍到廣州拍攝的工作環境,包括食衣住行的生活條件,於是到了招募第二批西部青年時,已經不需要再花費唇舌了,黃羊川的農民家長都帶著年輕人主動報名,平均每月就有五十人從黃羊川出發到廣州工作。而更讓家長安心又安慰的是,數碼中心規定這些到廣州工作的年輕人,必須將每月薪資的百分之三十到五十寄回家,據林光信估計,光是去年就有150萬到200萬人民幣匯到黃羊川。

不只要他們會掙錢

但是尹軍也這樣形容西才東用對西部青年的影響:「把窗戶打開,新鮮空氣會進來,但是蒼蠅蚊子也會飛進來。」

「最讓我感到傷心的是,他們的抱負不大,只想多掙點錢就好了。」尹軍數次到廣州與這群年輕人開會,甚至還培訓他們管理的能力,希望大家不要只滿足於鞋廠工作的現狀,而是一旦有能力養活自己後,就要開始懂得回饋家鄉。

但是從農民變成工人的過程太複雜,首先要培養他的責任心、敬業心,有了基礎之後才能培育他的愛心。個性積極樂觀的尹軍不認輸,雖然他看出這些從大山出去的孩子會把前生忘掉,不想背負著家鄉的包袱走下去,但是他還是努力發起一個計畫,他算了算黃羊川偏遠學校有不少危樓,甚至連基本的課後娛樂設施也沒有,決定邀請這些在廣州工作的青年一起出錢捐助這些設備與建設。「這是一條線,希望可以把他們的愛心喚起來。」尹軍說。

在黃羊川職業中學執教的胡萬龍老師也有頭疼的事,雖然至少有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孩子在廣州工作後,都會如約將每月薪資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寄回家來,但是也有家長和他反映,孩子到廣州打工後,一年總共才寄3000元人民幣回來,原來窮了這麼久的孩子,現在忽然掙了一些錢,就開始在城裡胡亂花費,有人乾脆泡在網吧裡一上網聊天就是數小時,把該寄回家的錢都挪用了。

拯救了自己的靈魂

為了引導這些好不容易走出大山的年輕一代朝對的方向去,高延濱從送出第三批青年後,開始對即將到東部工作的青年人進行培訓,從如何使用抽水馬桶、衛生紙要丟到垃圾桶裡,到對女孩子進行簡單的性教育,叮嚀她們到了大城市要懂得保護自己。

一位在廣州工作的姑娘劉玉萍寫信給高延濱:「有了錢之後,生活目標在哪裡?」高延濱慢慢引導這些年輕人在廠裡組織各種活動,鼓勵成立文學社的劉玉萍把自己當作小記者,關注同鄉來的人,利用千鄉萬才提供的網路交流平台,互通有無。

不久前,文學社才發起每人捐5元救濟臨時患胃穿孔住院的同鄉,結果竟募集到1500元,高延濱聽了很安慰,紅著眼眶說:「我們費了這麼多苦心,就是希望給家鄉盡一分心力。」她望望窗外蘭州市區灰暗的天空有感而發地說:「在城市生活久了,人會變得麻木。千鄉萬才提供的網路平台,讓我們這些人有了發揮能力的成就感,等於是拯救了自己的靈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