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位「自律」完美的朋友:陳長文律師

文 / 高希均    
2005-08-01
瀏覽數 2,200+
一位「自律」完美的朋友:陳長文律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認識長文,是在四十多年前的台北,他在讀初中,我快大學畢業。我與他的大哥是好朋友。

再見到他時,已是二十多年後,他已取得哈佛法學博士,在理律法律事務所執業,已享有「大律師」的盛譽。

自1980年代創辦《天下》與《遠見》後,我在台灣的時間較多,我們又變成了「君子之交」的好朋友,尤其我們共同關心台灣社會的進步與兩岸關係的發展。

近二十年來的接觸,長文的才情與自律真是令人讚賞。不可思議的是:他能把時間、精力、注意力、愛心做一個完美的組合:他是華人世界中規模最大的法律事務所的負責人,那是他的專業;又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好幾所大學的兼任教授,那是他的奉獻;又花很多時間時間陪伴家人,那是他的親情。

十五年前,在他擔任海基會第一任祕書長的時候,筆者也是海基會的董事,得以近距離觀察他的才華,了解他工作的苦心,體會到他忍受的委屈,更展現了他談判的長才。兩年多後,當他辭退海基會祕書長時,我們就感覺到兩岸關係再也難以推展,似乎不幸而言中。

長文一生中在專業領域與非營利組織中打過很多美好的仗。完全沒有意料到,最痛苦的一仗竟然發生在家門之中。

回到前年(二○○三)十月。理律法律事務所發現留職停薪的劉偉杰,涉嫌盜賣客戶託管股票三十億台幣,三十億元的背叛,幾乎可以使理律破產。

在當時接受《遠見》的專訪中,長文說:「這次的事件,我們會當成一個學習。雖然代價很大,絕不會因此動搖我們對人、對事、及對社會的信任。」

「懷疑」或許是做律師的「天性」;可是,「信任」卻是陳律師的人格特質。不到二年,理律又在信任「重建」中,昂首闊步,比過去更健康的站了起來。

在他繁忙的工作中,他又能細心地照顧到年邁的母親與獨子文文。文文在出生時的意外,智力受損。這麼多年來,長文夫婦投入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愛心與時間培養文文。令人感動的一幕發生在今年三月六日。那天長文夫婦的獨女曉倩出嫁。結婚典禮中最後一幕是:長文夫婦驕傲地推著輪椅到了台上的中央,坐在椅中的文文,以高亢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發表了一篇不短的祝福演講(絕不輸給證婚人馬英九市長的致詞),最後他重覆地以「姐姐,我愛你,我祝福你」結束。全場數百位來賓報以久久難停的掌聲;掌聲也是送給文文的雙親。

長文做人與做事的最高標準就是全方位的完美;更正確地說,他是唯美主義者。他把律師的專業、社會的奉獻與家庭的親情做得一樣地好,就是因為他有完美的「自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