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沒有非離不可的婚,也沒有非在一起的人

文 / 一流人    
2018-09-26
瀏覽數 18,300+
沒有非離不可的婚,也沒有非在一起的人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快要離婚了,身邊所有朋友都很擔心我,彷彿我是個定時炸彈,而他們都不願去做那個引爆的人,卻又希望我能引爆,發洩出來。

第二天,我去盧家凱的家裡吃火鍋。

盧家凱也一直盯著我看,好像生怕我出事。

我催促他:「你盯著我幹嘛,你吃啊。」

盧家凱卻問出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如果真的離了,你要住哪裡?」

我說:「唉,通州那房子剛裝潢好,但不想住,太遠了,你幫我在朝陽公園附近找一個吧。」

盧家凱卻把話題轉開:「我看到一個馬爾地夫七日遊,你要不要去,我請你。」

我詫異極了:「鐵公雞拔毛了,有什麼企圖吧你?」

這簡直不是盧家凱了。

盧家凱說:「你就去吧,海灘上,比基尼一穿,各種度假照片網路上一發,堵住他們的嘴。」

我接著他的話說:「告訴他們,我離婚了,但我不是你們想像裡的喪家之犬,我會越過越好?」

盧家凱說:「就是這個意思!你們女人發動態不就在幹這種事嗎?」

膚淺……

我說:「馬爾地夫太花錢了,你把那筆錢給我,我們去趟北戴河,拍出來的照片也差不多。」

盧家凱沒好氣地回我:「那你在護城河旁邊拍,更符合你的氣質。」

我把筷子一撂:「大哥,我眼看著就要變成大齡失魂婦女了,你就不能說點好聽話嗎?」

盧家凱說:「唉沒事,不過就是離婚嘛,大不了我們將就在一起!不是都約好了嘛!」

那我真是寧願跳河。

「去去去,再幫我拿瓶香油。」

盧家凱立刻起身,哼唱著《愛的代價》去廚房拿香油了。

第二天,笨笨又來了我的辦公室。

她淚眼婆娑地看著我,好像比我還難過,她還說:「親愛的,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愛才是最重要的……」

然後,笨笨就稀哩嘩啦地哭起來。

「我真的超級超級擔心你……」

她是怕我想不開嗎?

我趕緊走過去擁抱她,我們的角色徹底顛倒了。

笨笨抽泣著說:「其實,何志打了電話給我們所有人求助,他想挽回。」

我意外極了,沒辦法,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安撫笨笨。

我和何志,還是去了民政局。

清官難斷家務事,他找再多人遊說,那些人也不能替我跟他過日子。

等我和何志一起從民政局出來時,我才算徹底鬆了口氣。

何志說,想要一起吃最後一次飯。

我說:「不吃了,等一下還有個客戶要見面。」

何志問:「連頓拆夥飯都不願意吃嗎?」

既然都拆夥了,飯就更沒必要了。

我說:「算了,有機會再吃吧。」

何志卻好像還有點不甘:「我們要是有個孩子,一定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我立刻想到了我媽,她就是在生下我之後,和我爸離婚的。

我說:「要是有個孩子,帶著孩子離婚,我們會更辛苦。」

何志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他指著一個方向,說:「我車停在那裡,你還有些東西沒拿走,我都帶來了。」

我跟著何志走到車旁,他從後車箱拿出一個很重的行李箱。

他說:「你……要好好的,少加班,多運動,有什麼事儘管找我。」

我「嗯」了一聲。

何志看著我,一言不發,直到我躲開他那複雜的眼神。

我說:「走了啊。」

何志沒說話,只是看著我。

我只好轉身離開。

離了婚,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媽。

坐在計程車裡,我心裡難過,馬上聯絡了她。

我說:「媽,我離婚了,今天去領了離婚證。」

我媽也很平靜:「好的,我知道了。」

我問:「你不想問我理由嗎?你不罵我嗎?」

我媽卻說:「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就是現在的你。」

恐怕身邊這些人,只有我媽最瞭解我了。

我說:「媽,我心裡很難受,可是不知道怎麼說。」

我媽這樣回道:「沒有非離不可的婚,也沒有非在一起的人,但是自己做的選擇,永遠不要去後悔。向前看。

嗯,向前看。

這句話,我記住了。

沒有非離不可的婚,也沒有非在一起的人本文節錄自:《北京女子圖鑑》一書,張佳、余珊珊著,高寶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