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是私有化?還是掠奪?

文 / 馬萱人    
1996-11-15
瀏覽數 11,400+
是私有化?還是掠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馬來西亞,私有化王國。它讓美國趨勢專家約翰.奈思比(J. Naisbitt)在「亞洲大趨勢」(Megatrends Asia)一書中盛讚,該國國營企業私有制交出的成績單,「比其他國家漂亮」。

吉隆坡,私有化王國中心。放眼望去吉隆坡的天際線與地平線,早已被私營企業全面占領。上至吉隆坡塔、國油雙塔,下至捷運系統、高速公路,不是私有化,就是BOT(Build-Operate-Transfer,興建/營運/移轉,即民間開發轉託模式)。

但是,無所不在的私有化,卻讓已經來台北十幾年的蕭小姐,嚇得不敢回老家吉隆坡定居。

去年,蕭小姐待在吉隆坡的母親生病了。在馬國醫院逐漸私有化、醫療費用愈來愈高、而無業的母親又沒有個人健康保險的狀況下,蕭小姐說,母親的這場大病,總共花了十萬馬幣(約一百萬新台幣),造成他們家不小的經濟壓力。

同樣的價錢,幾乎可以在吉隆坡郊區買半棟洋房。

可能會讓蕭小姐更憂心的是,馬來西亞政府今年五月初公布的「第七大馬計畫」(一九九六年至二000年實行)宣稱,加速私營化將是未來五年的趨勢;對象並將從基礎建設擴大至服務領域,包括衛生服務。「免費醫療服務將取消。」該國首相馬哈地說。

就衝著醫療費用這一點,「誰還敢回去?」在台北享有全民健保的蕭小姐問。

在吉隆坡,小民以微觀經濟的角度看私有化,總覺得對荷包損失大。反過來說,政府以宏觀經濟的角度看私有化,卻認為對國庫最有利。據統計,馬來西亞因為私有化,每年可節省二四0億美元(約六千六百億元新台幣);政府原員工的薪資和退休金,也節省了二0億美元(約五五0億新台幣)。

讓更多人有參與感

私有化所節省的,不只是錢,還有建設的時間。吉隆坡的輕快鐵系統,一開始就籌組私營機構經營;為了早日營運、回收投資,不用政府催促也蓋得飛快。今年初早已施工完成的第一條路線,延後通車卻是因為團體試乘反應熱烈。「我們是等三年蓋好,你們是蓋好等三年」當地居民驕傲地向台北訪客說。

吉隆坡保強工程公司的執行董事主席洪禮璧則肯定,私有化讓政府不花人力財力,就能完成基礎建設;民間單位積極施工,以便早日回收投資,「是最有效率的雙贏策略。」保強承包的工程,包括馬國第一大黨「巫統」(UMNO)總部,以及Shah Alam(雲蘭莪州州政府所在地,緊鄰吉隆坡)運動場。

私營機構,甚至是推動「二0二0宏願」的引擎。五年前,大馬首相馬哈地在吉隆坡「馬來西亞企業協會」,首次提出「二0二0宏願」構想時,就特別在結論強調私營機構應貢獻之處;「它應該是推動二0二0宏願的引擎。」

曾是馬哈地「智囊團」一員的阿曼.哈珊(Ahmad Hassan)進一步說明,「私有化能創造就業機會,讓更多人有參與感。」前任首相署經濟策畫處(EPU)副處長阿曼,退休後是吉隆坡多家私人企業的顧問。

阿曼的辦公室旁,就是「吉隆坡城市中心」(KLCC);其中那兩座世界最高的建築物「國油雙塔」,正是民間參與宏願計畫的精神象徵。不過,國家石油公司(Petronas)就是KLCC最大的股東;政府的角色,依然間接隱藏在民營計畫中。

私有化還是掠奪?

在這股私有化熱潮中,政府和私人企業的微妙關係,正是最容易被吉隆坡老百姓打上問號的部分。質疑國營企業會以何種低價賣給那些「皇親國戚」,似乎已是當地老掉牙的問題;最令外人驚訝的是「極大多數BoT工程,根本沒有公開招標。」吉隆坡一位曾參與基礎建設的人士私下透露。

「那些有能力處理百萬元計畫的人,可以拿到百萬元計畫;有能力處理五萬元計畫的人,可以拿到五萬元計畫。」這是馬國前任財政部長、現任「巫統」會計長達姆.再努汀(Daim Zainuddin),在今年初被問及「財富是否平均分配」時的回答。「每個人都得到些東西,但還是有人抱怨。我要說,這是你個人的問題,而不是制度的問題。」

至於已經BOT的公共設施,一般市民更是毫無插手餘地。連結吉隆坡重要衛星城鎮的shah Alam快速道路,預計提前數個月完工。結果,負責BOT的公司正準備向政府要求「賠償」;因為提前通車的數個月,交通流量將不如期望值。私營單位和政府研商的結果,可能是提高過路費,或是延長私營的年限。

另一條高速公路「南北大道」,則是已成定局的調高收費案。雖然吉隆坡各界激烈反對,政府依然核准南北大道公司自九月起調高三0%的過路費。當地傳媒痛陳:「人民根本沒有權利對公用事業私營化計畫,提出他們的看法。」合約由政府和私人企業簽定之後就不能改,「人民永遠是吃虧的一方。」

「東一個to11,西一個toll,到處都是toll、toll、to11(收費站)……。」最能反映吉隆坡時事、專在夜市販賣的馬來流行歌曲,馬上唱了起來。無奈的吉隆坡人,早就學會自我消遣:「我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一位中年男士說;「我們的自由是,在政府替我們選擇好之後,再決定要不要。」尖酸一點的人則說;「是privatization(私有化),還是piratization(掠奪)?」

九八問題

不過,先撇開人民眼前損失的「小小」過路費,一想到私有化未來可能造成的更大衝擊,就讓吉隆坡的有心之士笑不出來。在馬哈地政府不吃西方社會福利這一套、而當地服務機構又逐漸私有化的狀況下,不幸失業的人將極難過活。蕭小姐的母親,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而雖然馬來西亞現在的經濟成長率夠高,仍有人擔心這經濟泡沫會幻滅,帶來失業問題。都市設計專家吳木炎分析,依吉隆坡熱絡投資辦公大樓的現況,光靠本地市場需求,將不足填滿供給的空間,除非向國外招商。

加上吉隆坡很多投資(例如旅館、道路),都搶在一九九八年的英聯邦運動會之前完成,吳木炎擔心趕工之下的品質保障及供需平衡。「香港有九七問題,吉隆坡有九八問題。」他比喻。

萬一,主導上述投資的私營企業撐不過這一關,失業的人怎麼辦?在吉隆坡失業率幾近於零、仍屬供過於求的現況下,會問這一類問題的人,通常被歸為「杞人憂天」型:「這不是要等馬來西亞在二0二0年成為已開發國家時,才會發生的事嗎?」一位說話又快又急的女性經理人反問。

「二0二0宏願」在前,曾為馬國帶來金錢與效率的私有制,想煞車也煞不住。自從十三年前開始實施私有化之後,馬來西亞已有七十多個機構改為私有制。未來,「將有一百個國營的公共機構或公司將私有化。」馬哈地在宣讀「第七大馬計畫」時表示。當地居民戲稱,「如果首相署和收垃圾也能私營化,吉隆坡人一定會搶著做。」

馬來西亞,國際間私有化的顧問。吉隆坡,私有化典範中的典範。無論是「私有化」或「掠奪者」的哪一方,都有值得反思的空間。

本文出自 1996 / 12 月號

第12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