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孩分享「出租女友」心路歷程

一胎化嚴重後遺症來臨?那些只能租來的幸福

文 / 魯皓平      2018-07-02
一胎化嚴重後遺症來臨?那些只能租來的幸福


1979年,中國(China)當局隨著改革開放的進行,宣布了「一胎化政策」的施行,嚴格規定居住在城市的人口每對夫妻僅能生一胎兒女,若需生第二胎還得申報等待核准,若不合規定將遭遇俗稱社會扶養費的鉅額罰款──當年這項政策是為了抑制人口過多所衍生的大環境問題,也使得人口有效地降低。

然而,一胎化政策卻使得傳統「重男輕女」社會的價值觀更加偏頗,發現懷女嬰便墮胎、強制避孕、虐殺等狀況層出不窮發生,這當年雷厲風行之政策一直到36年後、2015年才正式廢止,但這項被許多人民喻為黑暗時期的壓迫,至今許多問題已經明顯在浮現。

事實上,根據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因為一胎化政策的影響,目前24歲至40歲的年輕人,男性比女性整整多出了3000餘萬人,這使得這個世代的女性成了許多男性夢想捧在掌上的明珠──找不到女友、被長輩逼婚、維持單身生活已經成了許多男人的夢魘,特別是每當正值端午、中秋或春節,返鄉的恐懼,是無可奈何的難堪。

然而,隨著「剩男」愈來愈多的情勢進展,商人也嗅到了這股趨勢的龐大商機,中國APP「來租我吧」擁有高達70萬之活躍會員。

今年24歲的女孩趙玉青,正是眾多「女友」們中的一員,她居住在北京、過年時同期最多可收到超過700張「訂單」,隨著她的故事,道出了中國男女目前正面臨的婚姻問題和深度。

而這些「租女友」的男子,無一不是為了在這真愛難尋的社會裡,覓得一位亭亭玉立、談吐風趣、懂得討長輩開心的女孩,APP中則羅列各女孩們的學歷、興趣、經驗、工作內容等,趙玉青帶著記者一窺你我也許都不知道的故事。

對於這些「臨時女友」來說,每年的春節是最忙碌的時期,她們犧牲自己與家人的時間,跟一位素未謀面的男子回家過年,費用隨著距離和天數的需求有所增減,每天約有3000至1萬人民幣的收入(1萬3000至4萬5000台幣)。

她從超過700張的申請單中,選擇年紀30歲出頭、家鄉在中國南方農村小鎮的網站營運公司人員王泉明,他說,「我必須找到一名女友,讓家中年邁的長輩心安,不要再為我擔心。」

趙玉青本身是個很愛狗的女孩,而王泉明的家與她在北京的住處相距超過2000公里,在啟程前那天,她把幾隻狗狗送到寵物照護中心,開啟這段與客戶見面的漫長旅程。

縱使經驗豐富、也見過不少形形色色的男子,趙玉青坦言,「每一次的見面前,我都還是會非常緊張。」

她在北京機場短暫的補眠,為了展現貼心的禮貌,還準備了道地的紀念品做為伴手禮。

抵達當地後,他們先在正式見到對方的父母前彼此熟悉、互相認識雙方,更重要的,是要在此時討論這段「假情侶」間的默契,包含是怎麼認識的、交往過程、工作內容等,全都必須維持口徑一致的絕佳風範。

而在這次三天的行程中,對於一些比較敏感的議題或行為,趙玉青還會與王泉明手寫契約,以保護自身安全,而這些準則,包含不接吻、不上床、不一起喝酒等,但可以牽手、擁抱,女方也答應男方會幫忙打理家庭生活起居的簡單家務事。

第二天,趙玉青跟著男方來到了福建省安溪縣,這個地區以茶業聞名全中國,號稱中國茶都,而王泉明的家人正是一戶茶農,家的周圍滿布茶樹梯田,頗有茶鄉的獨特浪漫。

盛情如火的王媽媽,對於兒子第一次帶女孩子回來十分興奮,非常熱情的介紹自家茶葉,更打包了許多要給趙玉青的家人。

在最重要的家庭用餐時間,則是演練他們昨晚串通好的一切內容,當然不免俗地,會有非常多親戚有著「何時結婚」的關心。但無論如何,當母親看到這麼好的一位女孩願意來家中作客,心中的大石頭自然已是放下了一半。

趙玉青分享,之所以選了這個家庭,一大原因是因為她從未去過農村家庭,而真的也很少有這個機會,能令她順其自然地融入可能原本與她生活截然不同的環境──不僅認識不一樣的家庭、文化、價值觀,也能賺取生活費,彼此互利的狀況,對自己來說並不是個壞事。

「農村的狀況更放大的交往的急迫性,特別是鄰居三言兩語、親戚們之間的說三道四,讓這樣的壓力更極度擴張。」但父母其實也只是擔心孩子的幸福。

然而,結束了這樣的一段關係,趙玉青還是會真心地建議對方努力地去認識好女孩,也許因為工作繁忙、交友圈狹隘,但她相信只要能真心對待女孩,一定能夠找到真正、而並非只是「租來」的幸福。

圖片來源:businessinsider

關鍵字: 全球焦點兩岸要聞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