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難忘的台南店家:南十三咖啡

文 / 一流人      2018-05-14
讓人難忘的台南店家:南十三咖啡


【訪】南十三咖啡

會留在我回憶裡的巷子,往往擁有獨特的人文風景,有時候是深厚的歷史沉積,有時候是讓人回味的小店。位在陳世興宅廂房的「南十三咖啡」便是這麼一個讓人難忘的存在。

到U公司任職後的某個七月炎熱的午後,我舉辦寫生傀儡巷的活動,這是「速寫葉石濤文學地景」系列活動的第四站。大家先聽我介紹傀儡巷的故事與歷史,才各自散開作畫。寫生時,我想起曾在《巷弄台南》這本雜誌上看過「南十三咖啡」的介紹,興起了順道拜訪的念頭。

在陳世興古宅的後面有一條比傀儡巷還更逼仄的小巷子,忠義路二段一四七巷一弄。入口處是古宅的白色廂房,南十三咖啡就在裡面。濃濃的咖啡香、輕柔的音樂,穿過藍色的木門散逸了出來,仔細端詳,木門旁卻找不到任何招牌,但我猜這間應該就是我要找的店家。只是站在門口的我卻不敢進去,透過窗戶往內看,像是三五好友圍著大桌子聚在一起聊天,很怕誤入民宅造成尷尬。正在不知所措之際,一對年輕的情侶先進去,我和太太才尾隨在後一同走入。

(首圖圖說:走入忠義路二段一四七巷一弄,會看到一棟頹圮的老護龍,或許也是陳世興宅的一部份,古老的紅磚牆上放了一個盆栽,盆裡的植物已經枯萎許久。一直走到巷子盡頭,會順著路繞回傀儡巷。)

「你們是一起的嗎?」咖啡店主人問。

「不是不是。」我急忙回答。

「喔,那大家稍微喬一喬,你們找位置擠一下。」

我和太太在桌邊坐下,成為那張大桌子客人們的一份子,這時我整個人才頓時放鬆了起來。

主人遞給我們一小杯的咖啡品嚐,然後繼續專心烹煮,圍繞在圓桌的人則彼此交談,或是和主人隨意閒聊。

烹煮完畢,主人再將燒瓶裡的咖啡分給我們,接著從罐子裡舀出新的咖啡粉,裝在鋼杯裡準

備下一輪的烹煮。他將咖啡粉遞給我們聞聞味道,一陣濃郁的果香撲鼻而來,我驚訝地道:「這是?」其他的客人聞了之後也同樣驚呼,這時主人慢慢地向我們說明。

「這些混著果香與微酸氣味的咖啡粉,是經過陶鍋緩慢升溫長時間烘焙的肯亞咖啡豆。一般認為肯亞咖啡豆因為種植的土壤中含有高量的磷酸,所以有較強的莓酸調性。坊間使用機器在大火短時間快速烘焙狀況下,通常會出現兩種情形,一種是為了保留較多果香味而採淺烘焙,但容易伴隨尖銳的強酸味,在咖啡溫度回到室溫的時候會尤其明顯;另一種則是為了避免出現尖銳強酸而採較深烘焙,但伴隨的果香味也喪失較多。而我則透過陶鍋緩慢升溫且採二次烘焙的方式,歷經兩天的時間,在果香與酸味間達到完美的平衡。」主人邊解釋邊烹煮著咖啡。

在閒談中,我逐漸了解這間咖啡館的背景。陳世興古宅是店主太太家族的房子,由於這間大宅院早已人去樓空,於是他將側邊廂房租下來整理成咖啡工作室。即使不在大街上,這個靜謐的小天地仍舊吸引不少客人。這裡經營的理念與其說是一間咖啡館,不如說像是一個單純分享生活美好事物的空間。主人在閒聊中還提到他曾在台中「十三咖啡」學習陶鍋烘焙技術,回台南後也因此開設南十三咖啡作為精神分店。當時他在台中十三咖啡的另一位朋友則回到新竹,開了「邊境十三」,同樣有向本店致敬的意味。碰巧,邊境十三就在我的新竹老家附近。

當天圍繞著圖桌的客人形形色色,坐在我們右邊的客人對咖啡頗有研究,是挑嘴的行家;我們遇到的那對年輕情侶中的男孩,恰巧曾在成大美術社向我學過水彩,現在已經畢業搬回台中,趁著週末帶女朋友回到台南散心;後來店裡還進來了一位帶著鴨舌帽的中年大叔,似乎是老顧客,長得很像我的一位日本插畫家朋友山崎達也,邊喝咖啡邊和我們侃侃而談黑膠唱片的美好時光。

離開前,我已經忘了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咖啡,向咖啡主人詢問價位,他也只酌收一點費用而已。我不禁心想,這樣子到底該如何生活呢?大概交朋友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吧!

葉石濤曾在〈傀儡巷與關三姑〉的最後一段感嘆著,儘管台南古老的巷子不斷地消失,然而每當他踏入一條巷子,總是會勾起許多年輕時代的回憶,不論是悲劇還是喜劇,都成了他心靈的一部份。這段話在我的心裡起了漣漪。一年前為了找尋心靈的平靜而到傀儡巷寫生,一年後在炎熱的七月與南十三咖啡的邂逅,也都成了我心靈的一部份了。

南十三咖啡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民族路二段317巷46號

時間:下午兩點到晚上九點(休週二至四﹚

正在沖泡咖啡的咖啡主人。

本文節錄自:《台南巷框:遇見文學大師葉石濤的時光散步》一書,1/2藝術蝦(林致維)著,山岳出版。

關鍵字: 健康醫療旅遊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