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你做決定的方式就像一隻被溫水煮著的青蛙

文 / 一流人      2018-04-20
有時候,你做決定的方式就像一隻被溫水煮著的青蛙


阿莫斯想要研究的是:人到底是如何做決策的?他需要找到一群願意聽話、很窮的人來當他的測試對象,因為唯有這種人會接受他所提供的微薄金錢誘因。後來,他在安娜堡附近的密西根州立傑克森監獄(Jackson State Prison)的最高戒備區,找到了適合的測試對象。阿莫斯選出一批智商超過一百的囚犯,並提供他們包括糖果和香菸等物品的賭資,這些東西在監獄裡都跟貨幣一樣,每個人都知道它們值多少錢──一包香菸和一袋糖果在監獄商店的售價是三十美分,相當於囚犯一星期的薪水。囚犯可以拿走賭注,或是把賭博權賣給阿莫斯──也就是說,他們確定可以拿到酬勞。

結果發現,傑克森監獄的囚犯在選擇不同賭注時所表現出來的行為,與凱尼斯.梅的學生在選擇配偶時的表現很相似:雖然他們說喜歡A勝過B、喜歡B勝過C,但他們也有可能喜歡C勝過A。即便你事前問過他們,有沒有可能選擇C而不選A,他們都堅定地說絕無可能;但事後證明,他們確實可能這麼做。有些人認為,阿莫斯可能用了某種手段引導這些囚犯,事實上他沒有。「他沒有操弄這些違反遞移性的犯人,」密西根大學教授理查.岡薩雷茲(Richard Gonzalez)說。「他只是運用了俗話說溫水煮青蛙的方法。只要溫度上升得夠慢,青蛙就不會察覺到。顯而易見的,青蛙可以偵測到九十度和兩百度的改變,但無法感覺一度的細微變化。人類某部分的生物系統能觀察到劇烈變化,某部分的生物系統能察覺到細微變化──像是搔癢與戳的差別。阿莫斯認為,如果人們察覺不到細微變化,就有可能違反遞移性。」

無論是囚犯還是哈佛學生,人類顯然不擅長察覺細微變化。阿莫斯寫了一篇論文說明自己的實驗:如何預測人們會在何時變得不可遞移。但是,他並沒有提出太多解釋。對於當前既有假設的缺失,他也沒歸納出重大結論。「這些行為真的是不理性的嗎?」他寫道:「我們傾向保留……當面對複雜且多面向的選擇時──諸如工作機會、賭博或政治候選人,你很難有效地依據現有資訊進行判斷。」之所以如此,未必是人們真的喜歡A勝過B、喜歡B勝過C,然後又喜歡C勝過A,而是有時候我們很難分辨其中的差異。阿莫斯不認為真實世界會像他設計的實驗一樣,讓人們做出自相矛盾的決定。

阿莫斯因為受到沃德.愛德華論文的吸引,而來到密西根大學,但後來他發現,愛德華見面不如聞名。愛德華被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解僱後,在密西根大學找到了工作,但他仍然很沒安全感。每一位跟過他的研究助理,必定聽過他那套台詞,他們稱之為「鑰匙論」。愛德華會拿著研究室鑰匙,走到助理面前,告訴他被託付這把鑰匙,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說話時他一直拿著鑰匙,」保羅.斯洛維克說:「說什麼鑰匙的意義、鑰匙的象徵,實在太詭異了。正常的老師會直接把鑰匙給你,然後提醒你,離開時務必記得鎖門。」

愛德華會在研究室裡為客座學者辦派對,但卻要賓客自付啤酒費用。他差遣阿莫斯幫他做研究,但會拖到阿莫斯提出抗議,才把工資給他。阿莫斯在他研究室進行的研究,每一篇論文上都要加上沃德.愛德華的名字。阿莫斯常說,吝嗇是會傳染的,慷慨也是。慷慨可以讓你感到更快樂,所以你應該遠離吝嗇的人,與慷慨的人交朋友。因此,阿莫斯提醒自己,關注愛德華的著作,少理他這個人。

本文節錄自:《橡皮擦計畫:兩位天才心理學家,一段改變世界的情誼》一書,麥可.路易士(Michael Lewis)著,吳凱琳譯,早安財經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健康醫療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