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史蒂芬史匹柏再創影史話題經典
文 / 魯皓平    
2018-03-23
瀏覽數 22,550+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要談論到一位近代影史上對觀眾最有影響力、牽動眾人思緒的傳奇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絕對當仁不讓,現年71歲的他,不僅拍過多部膾炙人口、打破票房紀錄的作品,題材涉獵的廣度,也讓人驚艷他腦中源源不絕的想像力。

《大白鯊》(Jaws)、《E.T.》(E.T. the Extra-Terrestrial)、《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這三部經典開啟了一系列劃時代的里程碑;《印第安納瓊斯》(Raiders of the Lost Ark)成為古墓冒險傳奇的創舉;《航站情緣》(The Terminal)、《林肯》(Lincoln)、《間諜橋》(Bridge of Spies)也是極具口碑的經典,他還以《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和《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兩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項。

這就是史蒂芬史匹柏,一個對電影品質有著無比堅持,更在每一部作品的細膩情感流淌間,綻放無數的省思與感動。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永遠不輕易服老的他,這回在全新的作品《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嘗試年輕人最愛的電玩題材,在遊戲主題交織未來VR、AR等虛擬實境、擴充實境的舞台上,迸發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新鮮,滿滿的彩蛋、各種致敬和火花,這是一部激盪共鳴、走出電影院後還會咀嚼再三的極致。

《一級玩家》劇情描述,在西元2045年,遊戲虛擬世界「綠洲」(OASIS)的資源,成了當代人爭相奪取的「彩蛋」,凡是能成功解謎的玩家不僅能獲得高額遺產,也能夠完全掌控遊戲世界,在虛擬和現實的陰謀中,充斥著虛與委蛇的陰謀。

財閥集團的勢力、小玩家堅持果敢的努力,這磅礡的世界觀也許華麗、精彩,但和現實映照的勾心鬥角、弱肉強食,也成了你我心有戚戚焉的無奈。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一級玩家》有著許多令觀眾大為讚嘆的優點,畫面元素是一大關鍵之一,特別是在遊戲世界中構築虛擬幻彩的風景,那徹徹底底是視覺上狂妄的饗宴──太空、宇宙、荒原、都市、廢墟、森林、曠野,隨著一幕幕片段畫面的切換,觀眾彷彿被拉近了電影中,而後在電玩中感受遊戲的無比浪漫。

一直以來,遊戲在人們心靈上的寄託,往往有著寄情、投射、想像自己是故事主人翁的信念,它跳脫了現實可能有的各種壓力、面對人際情感上的徬徨,你可以化身任何自己想要擔任的角色,豪不顧忌真實面貌或身材的苛刻。

因為不論在什麼樣的人生階段,我們或許都曾迷惘、徬徨,冀望在虛擬世界的澎湃,實現心靈的歸依和滿足。在史蒂芬史匹柏的《一級玩家》中,他再次帶領觀眾回到種種懷念的經典,更在挖掘自我與喚醒世代覺醒的過程,迸發無盡感動。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在電影中,所有跟虛擬世界有關的因子,包含電玩、電影、玩具、漫畫、話題經典,都全部聚集在《一級玩家》裡面,它不是個大雜燴,而是在史蒂芬史匹柏的巧手下,成了精緻安排的饗宴,就算只是在一個轉瞬畫面間靈光一閃,但它就是能激盪你心中的漣漪、搖曳無數你懷念的童年。

就像是尋寶般,觀眾很容易在鏡頭的切換與剪接中,突然跳出那個你會大叫「啊!就是這個!」的激動,有些可能對你無感、有些或許擁有強大共鳴,這也是《一級玩家》迷人的魅力之一,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史蒂芬史匹柏有這樣的號召影響力,取得眾多版權和授權,而各角色也恰如其分的扮演適合自己的定位,每個瞬間都是主角。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除了娛樂性十足以外,電影也傳達了很重要的人性省思:畢竟在傳統刻板觀念的窠臼下,許多人都被迫著依循制度給予的歷程──要考高分、要用功讀書、要當醫生、要賺大錢……可是自己卻快樂嗎?總是隨著家長的要求而生活,這樣的人生又有何意義?

就像是電影中,資本社會因財力侵蝕而蕩然無存的骨架,你是否一切都按著規定走?你多久沒試著反抗?是不是根本沒有為了自我的目標與興趣,用力衝破桎梏?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在片中飾演男主角韋德的泰謝里丹(Tye Sheridan)說:「史匹柏導演定義了一整個世代的電影,引領並且改變了人類的流行文化,如果能夠將他所有電影放在一個時空膠囊裡面,將會看到這整個世界文化的發展與成長縮影,能夠成為他作品中的一份子,讓我感到與有榮焉。」

為了把虛擬宇宙正確地呈現在觀眾面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表示:「這是我拍過最複雜的作品,我一方面用傳統膠卷攝影機拍攝真實世界場面,另一方面用數位攝影機拍攝虛擬世界的宇宙場景,同時包含動態捕捉、真人演出與電腦動畫等,像極了在同一個時間拍攝四部電影。」

《一級玩家》:喚醒虛擬與現實的窠臼桎梏

電影中的許多場景都是虛擬的,製作團隊認真地打造出一個虛擬世界,拍攝時,導演與演員們都戴著VR眼鏡在虛擬世界中進行拍攝工作,導演史匹柏說:「這是以前從沒有嘗試過的新技術,我和演員們一起進入那個虛擬的世界裡,親身看見自己所處的環境與身邊的虛擬人物,演員不再需要憑空想像,或是對著空氣演戲,這一點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不一樣的體驗。」

在導演心中,拍電影從來不是為了賣弄技術,這些技術都是為了把故事說得更好。在可見的未來世界裡,工作與學習都極可能發生在虛擬世界中,《一級玩家》給了我們一場令人嘆為觀止大型冒險又興奮至極,但同時也帶點警世的意味,現實與虛擬世界在人類的生活中孰輕孰重,這一點值得被正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