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保留自己,保留文化

文 / 林文玲    
1996-06-15
瀏覽數 11,650+
保留自己,保留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二十歲那年,台灣光復,在此之前,我所知道的中國,都是日本人所宣傳的封建、落後形象。在彰化青年師範學校就學時,日本同學常把台灣同學抓起來群毆,因為我們人數不及六分之一。所以,我們對日本產生接近仇恨之感,戰後自然就產生祖國情懷。我們熱切希望能建立一個強大的祖國,不要再受人欺負。

如此的想望,在經過一年之後,眼見接收的官員無官不貪,做生意的掮客不像日本人那樣講信用,不懂討價還價的人成了呆子,道德觀和法制觀整個都顛覆過來,原本親密的同胞愛也就完全崩潰。

那時候,像我這樣二十出頭的台灣年輕人,一般對感情都比較畏羞,看到許多女孩子輕易地被外省人以甜言蜜語追走,心裡自然很難平衡。

另一方面,和我一樣的戰後第一代台灣作家初學國語,寫作的時候就成了退稿專家,當時流行的是以反共抗俄口號連綴起來、歌功頌德的文章,雖然如此文章可以讓人成名得利,但我們不願意這麼做,於是,稿子沒人用,一如日據時代的遭遇。

不得已的兩面人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