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學中文需要童話式的想像

文 / 一流人    
2018-03-08
瀏覽數 1,450+
學中文需要童話式的想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漢字「六書」,不僅象形字有豐富的形象,會意、指事也有,不僅在篆書中顯示,楷書也能顯示。

例如「嚴」這個字,兩眼瞪得這麼大,拉著威武的架式,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樣子,「懼」,還是兩隻眼,因為驚慌失措,外界的事物在眼球上投入比較多的光影,尤其是篆書傳神,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真嚇了一跳。再看「從」,這麼多人在一起行走,其中有個帶頭的大哥。「笑」的線條使人想起笑容,「哭」字最後那一點自然是眼淚。「大」,開張的架式;「小」,單薄拘謹的樣子。

有空的時候看看碑帖,發現有許多字的筆畫和字典不一樣,「插」,書法家索性把右邊「臿」中間那一豎拉長,穿透包圍,直追插手、插秧等等動作。「春」,書法家把它的上半部變形為三個「十」字,排列成寶塔式,好像花草發芽。

人在海外,都希望孩子學習中文,父母費盡苦心,有些孩子總是不肯學,學不好。據我觀察體會,在外國成長的孩子,能不能突破外文的包圍,對中文發生興趣,要看他能不能憑童話式的想像,超過有限的象形字,發現漢字更多的形象性,神遊其中。如果不能,漢字對他只是一堆雜亂無章的線條,死背硬記,索然無味。

學中文需要童話式的想像

本文節錄自:《靈感》一書,王鼎鈞著,聯經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親子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