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攝影師保羅尼克倫:「希望北極熊不是白犧牲」

骨瘦如柴的北極熊:揭開人類恣意妄為的殘酷真相

文 / 魯皓平      2017-12-12
骨瘦如柴的北極熊:揭開人類恣意妄為的殘酷真相


想到北極熊,你腦海中浮現的,會是什麼樣子?也許大部分人所想到的,無非是白白胖胖、在冰上快樂生活的愜意畫面,但近年來隨著全球暖化的嚴重衝擊,不只北極熊的家鄉已經愈來愈式微,連牠們賴以維生的食物來源,也因為環境的變遷與消逝,成為北極熊最難以抹滅的惡夢。

我們常看到不同遏止暖化的標語和文宣,畫面上主打的皆是北極熊棲地的融冰嚴重性,但卻沒有如攝影師保羅尼克倫(Paul Nicklen)近日在加拿大索默塞特島(Somerset Island, Canada)所拍下骨瘦如柴的北極熊,那種心碎、絕望與悲慟。

「我邊拍邊哭,眼淚如湧泉般不斷從臉頰流下,但我們卻什麼也不能做。」

保羅尼克倫說,「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場景,至今仍然困擾著我,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們想真正讓世人覺醒,我們需要分享令人心碎的真相。這就是餓死的樣子:肌肉萎縮、沒有力量,是種一個緩慢、痛苦的死亡。」

《WashingtonPost》報導,保羅尼克倫本身就是加拿大人,他出生於北方巴芬島(Baffin Island),因此從小到大對於極圈的注意和觀察,培養出他對環境的眷戀、景仰。

過去17年來,他替《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同時還是一名進修中的生物學家、「海洋遺產」(Sea Legacy)的創辦人──這是一家非營利組織,利用說故事和影像宣傳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在他所拍攝的畫面中,步履蹣跚的北極熊宛如風中殘燭,瘦弱到可見骨的身形包覆著那無縛雞之力的身軀,憔悴的眼神、哀戚的氛圍,你可能很難想樣人類自工業革命後的恣意妄為,已經對許多生物造成天理不容的殘酷……

事實上,在那樣的環境下,攝影師或環境保護人員絕對不能夠有任何餵食的舉動(而且貿然靠近很可能會被攻擊),因為對於以狩獵見長的野生動物們來說,覓食是牠們與生俱來的本能,倘若飼育的行為改變了牠們生活習性,那將成為無法改變的習慣,更加深生態浩劫。

而根據加拿大法律,餵食北極熊也是個違法的行為。曾有人倡議發起「餵食平台」計畫,在北極熊頻繁出沒的地點安置,但真正的現實是,倘若人們不徹底從大環境做出覺醒與改變,那麼影響的不只是北極熊,而是整個北極環境。

科學家們認為,由於海冰融化導致棲息地喪失,北極熊面臨著氣候變化帶來的生存威脅。估計全球19個地點、約2.5萬隻北極熊的族群數量在未來10年內將下降1/3,當牠們的狩獵和生活場所萎縮時,北極熊面臨著更龐大的飢餓威脅。

比任何其他動物,北極熊已經成為氣候變化的「海報宣傳動物」。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也用一張疲憊不堪、無止境游泳的北極熊的漫畫,來說明人類對加速自然融冰的影響,而研究單位更不斷發出警告:到2050年,氣候變化可能使北極熊滅絕。

在《不願面對的真相2》(An Inconvenient Sequel: Truth to Power)中,高爾一再強調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因為全球暖化最大的主因在於大量的農業活動與工業活動,如砍伐森林、放牧、燃煤、石化、交通等因素,如果再不以太陽能、風力、水力等再生能源替代,後果不堪設想。

這部電影揭露了許多可怕的事實,在近百年有紀錄的15個最熱年份中,有其中14個發生在西元2001年以後──龍捲風、洪水、暴雨、因融化而爆裂崩塌中的冰川──高爾的團隊紀錄了水流流經馬路,甚至魚群在邁阿密街道游泳的畫面。

高爾也坦言,這段阻止全球暖化衝擊的過程是辛苦的,特別是對於財團利益的影響,川普甚至計畫發動「科學戰爭」,以一些不同論點的研究數據強調暖化是虛偽的,甚至川普還在競選時曾說:「我們需要更多全球暖化。」

為此,保羅尼克倫強調,「我不希望北極熊白白死去,期待藉由這樣的影片與照片,喚醒人們的覺醒意識,而不是幾十年後,我們的後代只能從照片中認識北極熊。」

關鍵字: 全球焦點環保社會關懷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