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東縣長陳建年:上帝的歸上帝、撒旦的歸撒旦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5-11-15
瀏覽數 16,300+
台東縣長陳建年:上帝的歸上帝、撒旦的歸撒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以文化背景來看,台東其實是個資產相當豐厚的地方。除了六個原住民族群,這裡還有客家人、閩南人、外省人;台灣史前的卑南文化、麒麟文化、長濱文化起源於此,蘭嶼、綠島也在轄區之內。以這種其他縣市比不上的文化組合,再配合有山有水的自然資源,因地制宜、發展觀光,相信是台東該走的路。

但是,台東以農立縣、地方稅收不足,光靠縣政府發展需要大量資金的觀光事業,是絕對不夠的,必須借助中央及民間的力量。舉例來說,台東縣一0一億元的年度預算,只有七%來自地方稅收,其餘都是「伸手牌」(中央補助),而且其中的五八%得給公教人員當薪水。在財政拮据情況下,中央政府必須要有一套獎勵民間投資的辦法,以協助台東發展觀光。

同時,土地取得不易、法令規章繁多,也阻礙了台東觀光事業的發展,像知本風景區的開發,就因此拖了十幾年。要不然就是土地好不容易有點眉目,卻又發現位於古蹟遺址,要不要挖,面臨兩難。尤其,東海岸線上整片都是史前文化遺跡,這種狀況還會陸續發生,是必須想出辦法、做個取捨的時候了。

除此之外,台東對外的交通問題也要解決,尤其是陸路,現在無論從那裡開車到台東來觀光,都太久了。有人計算,南橫高速公路一開,會加快台東人口外流的速度,我們何不反過來想;人口正會因為南橫而回移?也有人認為,南橫計畫跨越生態保育區,會嚴重破壞環境,但是,南橫所經過的保育區,也只不過是四萬公頃中的六公頃,這個問題,可以用改道或多劃六公頃保育區來解決。看看台北市的捷運工程,就可以知道政府決策延誤的後果。

再說,無論將來「財政收支畫分法」怎麼規定,對於全省次窮的台東縣而言,許多中央主導的建設,地方實在無法配合。在財政困難又要做事的情況下,我們才會動到開設賭城的腦筋,目前為止,這是能大量籌措經費、又可以結合觀光的最快方法。由其他國家的先例看來,設立賭城可以為財政困頓的地方帶來繁榮。在國內開設賭城,也只是順應時代潮流,還可以把外流的兩百億元(指至國外賭博的資金)拿回自己的國家,充作地方縣市的建設基金。

以台東為例,綠島沒有季節風,又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海底溫泉,條件相當好,不輸給澎湖。而根據綠島鄉長所做的民調,當地鄉民有七0%贊成設立賭場(編按:台東師範學院教授吳騰達所做的調查,則是四0%贊成,四0%反對,其餘的人不確定。)我想,雖然省長已經說過要在澎湖開放賭城,我們還是會積極力爭,相信他是非答應不可。當然,在做出有關賭城的任何決議之前,縣政府會更進一步舉行公聽會和民意調查的。

不怕賭城後遺症

話說回來,如果從文化界和宗教界的立場來看,很多人擔心賭城的後遺症。不過,凡事都有一體的兩面,如果宗教力量能讓好賭的人完全絕跡,我們倒是反對(設立賭城),問題是這沒有辦法。有人說,「上帝和撒旦之間,沒有辦法一切都歸上帝。」,正是這個道理。

況且,設立賭城並不等於濫賭,政府仍然會有一套管理方法。我個人不賭也反對賭,但是,規範賭博總比不規範來得好吧!如果我們在「撒旦」方面以法令詳加規範,黑道和洗錢等問題應該會減少。另一方面,在綠島設立賭城,能帶動台東各行各業的發展、創造當地人的就業機會,我是以解決財政困難、多角化發展觀光的立場來看這件事的。

至於發展觀光及開設賭城所帶來的文化衝擊,我認為人類在求進步的過程中,外來的東西是擋不住的。身為原住民的一分子,我自己的感受特別深。由於大環境的因素,我們的部落生活被瓦解,母語也變成沒有用的語言,零零總總加起來,傳統文化就逐漸變成不適用的文化了。很多族人擔心,總有一天,原住民可能都會變成「平埔族」。

以原住民族群的例子,套到台東縣身上,我想,該來的也真的擋不住了。現在,好好去選擇我們所需要的,才最重要。縣長總有任期,台東的發展卻不可限量,我也深怕台東這麼好的環境和純樸民風會被破壞掉,希望能為台東走出一套不同於西部的發展模式。

(馬萱人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5 / 12 月號

第11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