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再承受償罪的重?

文 / 賓靜蓀    
1995-04-15
瀏覽數 9,900+
不再承受償罪的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對德國人而言,一九九五年意義特別深刻、沈重。德國人要面對的,不是超級大選,不是鋼鐵工人罷工、失業率仍然居高不下,而是納粹德國的陰暗歷史。

今年,幾乎每個日子都發人深省;一月二十六、二十七日的俄軍解放波蘭奧斯維茲死亡集中營五十周年,二月十二、十三日德國大城德勒斯登被英國轟炸五十周年,四月二十七日德國柏根貝森集中營解放五十周年,五月八日希特勒納粹德國投降、歐洲部分大戰結束,八月十四日美國在日本廣島上空投原子彈、日本投降……。每個紀念日都因納粹德國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而產生,每個紀念日也都成為德國人及全世界的共同記憶。

五十年來,德國人不斷地由各個角度探討和反省這段歷史。全德各出版社每半年就推出十至二十本有關納粹第三共和、二次世界大戰、戰爭責任、戰爭意識等新書。而大量書籍的出版,並沒有使這個題目變得八股和老套,每本書多少在某個關鍵或事件上,利用新的觀點或資料,做更詳盡的研究。

五十年來,德國人勇於承擔戰爭賠償責任。德國政府根據一九五六年的「聯邦補償法」,對十五萬名戰爭受害者及十六個戰爭受害國作出補償,金額高達九百零五億馬克(約合台幣一兆三千九百九十五億),即使在德國統一之後也未曾間斷。

自我深刻反省

五十年來,德國人也在法律上追究第三共和的罪行。直到今天,統籌處理的「納粹犯罪調查司法中心」,起訴了十萬多起納粹罪行,其中宣判的有六千五百件。德國人若公開宣稱奧斯維茲集中營是神話或謊言,會因侮辱受害者尊嚴、有煽動群眾之嫌,而觸犯刑法中的侮辱罪。

從因直接參與戰爭而產生集體罪惡感,導致壓抑、迴避、輕描淡寫的「沒有悲傷能力」的第一代,到經過六0年代末掀起學生運動、反抗父執輩對戰爭因果的沈默、喊出「納粹滾出去」、在外國不敢承認自己是德國人的現年四、五十歲的第二代,再到今天反問「我的祖父曾替希勒特上戰場,但是那跟我有什麼關係」的戰後出生的第三代,大多數的德國人透過教育、電影、記錄片、媒體討論、參觀集中營、各種攝影展、畫展,都要和兩次大戰的德國歷史做正面接觸,儘管每個人也承認,這種經驗並不愉快,但是卻絕對必要。

「德國人這種對歷史深刻反省的動力,絕大部分來自自身。」柏林自由大學現代史教授赫茲文先洛德分析,作為一個德國人,就會想在這段歷史中找出關係、因果。另外,部分德國知識分子在納粹時期被迫流亡海外,戰後回國分散社會各層面,他們對納粹德國的強烈批判,也促使德國人作自我批判。而來自猶太人組織、英法美等國的壓力,也隨時提醒德國人不能忘懷歷史。

幾位政治家誠實面對歷史、誠心尋求諒解的風範,更令世人感動,印象歷久彌新--一九七0年,前社會民主黨總理布朗德(Willy Brandt)跪倒在華沙猶太受難者紀念碑前;一九八五年,德國前總統維次克(Richard von Weizacker)第一次稱五月八日這天為德國的「解放日」,因為德國人也從一個侮蔑人類的系統中被解放出來;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六日,現任總統荷索格(Roman Herzog)更承擔可能破壞德波關係的指責,成為參加猶太人自行舉辦的紀念奧斯維茲集中營死難猶太人儀式的唯一外賓。

反猶情緒再起

然而,這類具有極高象徵意義的作為,卻尚未在一般政治層面真正落實。在五十年後的今天,部分政治人物、史學家和德國國民,卻希望對這段歷史作一個總結。他們將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視為「戰敗日」,他們企圖強調德勒斯登被英軍轟炸的慘狀和死傷人數,突出德國也是受害者的印象,主張德國和世界「這筆歷史的帳已經結清」。史學界甚至引用一些自稱具有「學術性」的偽說,來證明納粹沒有用煤氣室殺害猶太人的所謂「奧斯維茲宣言」。

德國統一之後,少數右派的文化界人士開始打破「反猶太主義」的禁忌,企圖試探法律的界限。新納粹極右派分子攻擊、殺害外國人,並縱火燒毀外國人住宅,再度醜化了德國人的形象,燃起世人對德國的恐懼和憤怒。而儘管自一九九二年,德國內政部已在國內外的強烈壓力下,禁止了七個極右組織,但是卻始終無法搜到成員名單、宣傳文件和主事者。日前,德國的新納粹在選舉挫敗、到處被禁的情況下,已轉入地下,並與歐洲各國的極右組織電腦聯線、互通有無。

柏林技術大學反猶太研究中心的教授沃夫剛班茲認為,這不純粹只因為這些年輕人要對社會發洩他們的挫折,而是他們認同反猶太的意識型態。班茲教授也憂心,各種與奧斯維茲有關的紀念活動,太強調儀式性和說教面,使得年輕人心生沮喪和驚愕,進而抗拒接受。

在北德不來梅市附近一所中學任教的老師羅夫季勒也指出,教師要不斷將歷史事實教給下一代,但要用另一種方式,應強調事實和教訓,而不要一再說賠償和罪惡感。「從心理學觀點,就像一名罪犯服刑完畢回家,仍不斷被親友和鄰居指責,他可能再去犯罪。」季勒老師比喻得恰當。

戰後五十年,德國人將奧斯維茲、德勒斯登和廣島相提並列,並非要將歷史一筆勾銷,而是要連接並解釋前因後果;如果不是威瑪共和國政治上錯誤的發展,希特勒就沒有機會將第三共和建為屠殺猶太民族的機器,也就不會有名為死亡工廠的奧斯維茲集中營,德勒斯登也不會被炸為灰燼。若沒有以侵占世界的野心而聯結的德義日軸心國,廣島也不會成為人間地獄。

正如德國總統荷索格在德勒斯登的講詞所言,一九九五年各個五十周年紀念所傳達出的省思是:德國人能否從歷史中學習,能否盡一切努力,阻止殘暴、恐怖的歷史再發生 不論它出以何種方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