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肉絲麵與獎學金

文 / 許彩雪    
1995-02-15
瀏覽數 11,100+
肉絲麵與獎學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觀察台商在大陸發展的學者,用半挖苦半同情的語氣形容他們的處境:「甕中之鱉」。台商沒有一天不絞盡腦汁,苦思如何在這大甕中掙出一片天。於是,有人選擇「群眾路線」,有人專走獨門捷徑,也有人合縱連橫,金錢與身段齊下、策略與祕方齊出。

台灣聲寶企業設在天津的合資廠新天洋,連續兩年獲得南開大學女排隊的贊助權。總經理蔡榮惠喜不自勝地告訴訪客,南開女排已經第五年拿到全大陸大學女排冠軍。之前,擅受利用體育活動行銷產品的世界可口可樂公司也爭著要贊助,卻因為聲寶設立獎學金鋪下的機緣,當地高教局長主動給了新天洋這個曝光機會。

早在幾年前大陸投資計畫還未明朗時,聲寶就開始從大陸各大學挑選優秀學生,每年發給近一千元人民幣的獎學金,「讓他們可以多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跟著聲寶進到天津後,蔡榮惠更積極把這些學生凝聚起來,為他們開管理訓練班、辦參觀工廠、提供社會實踐(工讀)機會。現在,這些學生裡已有人進入公司做事。

「為了培養科技人才、教育聲寶文化。」談起設立獎學金的用意,董事長陳盛沺精神一振,他還打算今年起,每年讓二十個員工到台灣看看。

買保險的心理

開發或參與社會公益活動,成為台商拉抬知名度、積蓄影響力的必要絕活。

食品業的頂好集團去年邀請台灣蘭陽舞蹈團到北京表演,把公司的名字放在最不顯眼之處,「就讓它像個文化交流,不要凸顯商業色彩。」頂好集團發言人曾俊帷說。在大陸已以康師傅方便麵享有頗高知名度的頂好,定下企業廣告以社會公益為主軸的策略,每到年底,他們就會訂出下一年的公益活動重點,「不違主題的才會列入考慮」。曾舉辦過的活動已包括贊助體育活動、發展兒童學前教育等。

參與社會活動,除了提高知名度、造就好的社會影響力,「一些官員也較不敢予取予求」,一位總經理含蓄地暗示。

九四年底,一家山東台資肉食品廠因為合資中方毀約在先,被裁員工又鼓動當地政府干預,導致停工、利益受損。事後經北京台灣同胞聯誼會協助,才順利撤資。

中小企業在大陸,類似的問題層出不窮。口耳相傳之後,許多企業乾脆一進大陸就找庇護傘,「看起來,還真管用。」北京全國台聯經濟發展中心副總經理姜曉明從旁觀察:「台商愈來愈注意這方面的投資。」

編織人脈關係,被外國人視作是中國人的天分,台商更該是個中好手。的確有些台商進了法治相對落後的大陸,卻覺如魚得水,直說二十年前台灣就是這個樣子,有些在台灣已捨棄這類投注的企業,也不免要重拾「搭橋」功夫。

中共領導(層級愈高愈好)相片(最好是企業負責人跟他合照)、墨寶,是辦公室必要擺設,在這方面,小企業還不一定有。

精明的台商隨時掌握各類要人(台商各有特定搭建系統)行程,以便隨時提供服務。有一次,某位官員出差到美國,一路西餐下來,胃口大喊吃不消。隨行的台商夫婦馬上在下榻後,親手煮了一碗榨菜肉絲麵給這位官員吃,這位官員因此留下深刻印象。

「有些台商以為用錢可以砸死人。」坐在北京的辦公室裡,曾俊雄指出,特別是南方台商多,相應服務行業多,台商出手大方,養成壞習慣。

頂好集團接觸官員多,磨練出一套關係學,「以最誠懇的交友方式」去經營。他們邀請海協會副會長唐樹備參觀工廠,「不是拍照存證了事」,而是請他對員工做專題演講。

台商羅織關係的另一個方法是利益結合。一位大陸問題研究學者甚至透露,已有一些台辦成員不但跟著台商一起做生意,子女學費、生活費、國外獎學金也多倚賴台商。「很多現實利益都靠台商,」他說:「台商也沒什麼惡意,很多人就是買保險的心理。」

台商組織不盡健全

近兩年,為了買一個大保險,各地台商開始醞釀組成台商聯誼會,希望用團體的力量,與投資當地的行政組織接觸,以免個人資源彼此抵銷、浪費。

除了成員間聯絡感情、互通有無,台商組織的積極目的在保護個別台商。譬如為了彌補行政單位保安人力不足,蘇州吳縣用直鎮用台商聯誼會之力,將全鎮十五家台商組成巡邏小組,定時巡視各個台商工廠。

去年,廈門台商在實施工廠建設時,履遭地方角頭強行敲詐。透過台資企業協會向當地主管單位反映,去年五月公安單位開始集中打擊「村霸」,結果判刑了一大批罪犯。廈門律師許瓊琳觀察,台資協會的運作「使政府更有序地、有時間性地解決問題」。

「台商組織辦得好的話,對不合理的干預可以即時反映。」廈門新樁冷凍食品董事長簡進土對台資協會有一些期許。

到目前為止,全大陸的台商組織林林總總共有二、三十個,無奈這些台商組織並非個個健全。

台商組織原本是台灣海基會的構想,敏感的中共當局不願見台商聯手,演出如台灣利益團體向政府要價的戲碼,而屢次拒絕。台灣方面只得轉而要各地台商自行組成聯誼會。經過台商不斷爭取,中共終於轉了個彎,在台辦系統參與的情況下,陸續准許一些組織成立。迄今被大陸官方承認的僅有十七個,正名為「台資企業協會」,而其他未獲中共允許的台商組織,就只能叫台商聯誼會。

台資協會運作至今,各有不同命運。曾任天津台資協會會長的張明玉,去年因個人公司財務問題,已經被當地記者形容為「潛逃回台」,會務由副會長收拾善後。

北京的台資協會則是演了一齣荒唐的雙胞記。一年前,台商莊震廷以每月十日為「台商日」,號召不少北京台商到他經營的KTV店聚會,「免費吃喝玩樂」。一位參加過聚會的台商指出,莊震廷則要求與會台商填寫公司登記資本、營業狀況等。真正令官方和台商界敏感的是,莊震廷先在千島湖事件後,公開為「千島湖死難的台胞」訴求,接著十月十日舉辦的台商日,更遭中共官方注目,終於以經營事業內容超過範圍為名,將他的KTV拆除。

很少人知道莊震廷真正的用意何在,不過北京台資企業協會會長吳昌明對他的形容是「他可能不太正常」。

台商組織能否發揮作用,跟參與成員有絕對關連。早期一些成員多半為餐飲服務業,「加入組織只為經營事業有利」。而不同業別湊成一堂,「素質參差不齊、看法差異也很大」,深圳台商協會一位副會長感嘆運作不如想像中順利。

上海近郊一處台商密集地,中共認可的台商組織一直沒獲准,據稱是因為大陸方面知悉台商成立組織的目的是為了抗稅。「何必在這上面跟他爭呢?」當地一位台商不以為然:「我寧願在這方面配合政策,而在其他方面獲取更大利益。」

贏得尊敬贏得機會

識者批評,台商做公益,規模層次不高,搭關係,利益導向太濃,搞社團,凝聚力不夠。結果是大手筆的外商一進來,就把台商比下去。

很多房地產業者在大陸施展不開,就特別羨慕印尼富商林紹良。他在福州向各行政單位大把送車的結果,福州當局派了一位副市長跟在他身旁辦事,「協助他在閩江口拆房子」。

上海欣盛投資公司總經理汪雨生更比較,韓國商人雖然進來得晚,但是做很多政策分析調查,搞得有模有樣。台灣人在此地沒有力量,對大陸的政策掌握相對落後很多。

所幸有一些企業或個人已開始發展不同的經營哲學。

一個天寒地凍、白雪覆蓋的北京早晨,「北方交大--宏碁電腦培訓中心」正式揭幕,宏碁捐贈了二十五部個人電腦。也是交大校友的宏碁企業集團董事長施振榮,曾經邀請大陸交通大學校長到台灣訪問,這次則預備在大陸四所交大都成立類似的培訓中心。

大陸投資採低調姿態的潤泰企業,如今已有一套學院的興建計畫在進行。據傳,某位院長級人物所屬的文教基金會,已捐贈數百萬美金,準備在上海蓋醫院。

而慈濟在大陸的善行,更為許多旁觀者樂道。「如果政府力量進去,會完全改觀,影響力就不一樣。」學者李華夏不禁惋惜。

都是合則兩利的事,所需的只是兩岸政府捐棄不必要的成見。對台灣而言,和平需要代價;對台商而言,利益需要成本。台商在大陸,花錢養外室與投資改善人文環境,也許差別就在「使敵人尊敬你,才有贏的機會。」學者李華夏更呼籲企業界胸襟放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