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勞資信任關係蕩然無存

全台史上最大的集體作弊案?

文 / 彭杏珠      2017-01-01
全台史上最大的集體作弊案?


揮別2016,迎接2017。台灣卻迎來勞資關係史上最大的危機。

勞基法「一例一休」正式執行,各種規定如特休假新制、加班費都被視為新政府發給勞工的大紅包,實際上卻是「三面不討好」的政策,最終是政府、企業、勞工皆輸的局面。

不要小看最近許多知名餐飲業除夕不營業的消息,美其名是讓員工回家團圓,實則是根據新法,服務業根本排不出班表。甚至已有諸多連鎖餐飲業決定調漲,並停止週末或週日供餐服務。

後遺症已漸漸浮現,最倒楣的還是廣大勞工。

不要忘記,台灣的中小企業有135萬3049家,占比達到97.61%,不少公司僅有個位數或十多名員工,新法看似對勞工釋出各種福利,實情是許多中小企業老闆根本做不到。

企業主將本求利,人事費幾乎是最大筆開銷,新制開跑後,預估成本還會再增加,甚至還有「吹哨者」條款,讓勞資關係幾乎破壞殆盡,很難再有信任基礎。

最近有位企業主核算新制的人事成本後,評估很難獲利,決定裁撤部門,業務員告訴老闆:我知道業務員的工作性質,不可能是朝九晚五,我願意寫切結書,保證不跟公司要加班費。

這位老闆想了想,最後還是裁撤了,理由是:我怎麼知道哪一天,員工不會拿這張切結書反咬我一口。

還有一位企業主遇到員工匿名檢舉沒有核實給加班費,被勞工局開罰,這個老闆私下展開調查,預計等查到告密者後,將想辦法資遣他。

相信每個人聽到這種行徑,一定會痛罵這位黑心老闆:違法還敢報復員工。問題是,為何今天的勞資關係會變得如此緊張?

美其名是維護勞工權益的新法,在沒有充分溝通、完整配套下,強行通過,讓各行各業無從適從,人資部門更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加班費該如何核算?如何執行新制特休假?

諷刺的是,政府還要加強勞檢,以防止企業違法。為此,六都甚至率先跟中央要人。勞動部已決定補足勞檢人力不足,將補助全國325位的勞檢員,其中7成人力都給了六都,即便如此,六都還是大喊人力吃緊。

根據筆者走訪結果發現,目前僅少數大企業、政府部門做得到新制規定。其中,能實質享有保障的就是在公部門上班,卻投保勞保的廣義公務員,而投保公保的公務員雖然可以在機關核定的額度範圍內,請領加班費(有上限),並有不休假獎金的1萬6000元國民旅遊卡,但因不適用勞基法,無法享有1.33至1.66倍的加班費新制。

例如,新北市日前已率先針對技工、工友、清潔隊員及臨時人員,若核實發放加班費,需增加1倍預算。新北市人事處表示,2016年加班費預算約3.6億元,估計一例一休新法實施後,加班費恐增加到7.2億元,公務機關受影響對象總計約1萬1400餘人。  

台北市政府雖未核算出所有新增成本,但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一例一休後,單單台北市環保局就要追加加班費8000多萬元,已要求人事處通案了解一例一休後,北市府8萬名公務員到底會有多大衝擊?

其實,台北市受波及的單位不勝枚舉,以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為例,雖為公部門,但有六成人力適用勞基法,預估2017年的加班費將增加2000萬以上。此外,特休假新制元旦上路後,預計會增加7000日以上的特休假,還需要30名人力才能補足缺口。

一位直轄市的地方環保局長說,原先估算清潔隊員新增加班費是4000萬元,後來發現根本不夠,還缺一億元,正在想辦法補足經費。

這位局長說,政府部門一定要遵守法律,不能不給加班費,但也讓原本吃緊的財政更為困窘。「經費相對充裕的六都都頭痛不已,其餘偏鄉窮縣市怎麼辦?」

新制搞到最後,政府不僅要籌措加班經費,讓財政更為吃緊;中小企業也難以支應、怨聲載道;甚至連勞工都並未真正獲益。

為何這次的修正案會造成三面不討好的局面?答案很簡單,大環境不好,經濟停滯發展,多數瘦鵝(中小企業)還有多少毛可以拔?老闆算盤打一打,無法做到新制要求,乾脆結束營業,不然就是自己跳下來做,或是改聘派遣工。最終受傷的還是真正的勞工。

有一位企業主透露,在不得已情況下,台灣恐將出現史上最大的作弊案,因為並非各行各業都是製造業、都是生產線作業員。有很多行之數十年、約定成俗的勞資關係,不可能一板一眼按照勞基法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制度,也不可能核實發放加班費,最後只有兩種選擇,經營不下去就倒閉,另外一條就是作弊。

「我預估從台灣頭到台灣尾,不少企業都會一起集體作弊,以達到勞檢的標準,」這位企業主無奈地說,這是非常不得已的作法,過去勞資僅存的信賴關係將蕩然無存,因為勞工隨時可以去檢舉,這樣下去,實非全民之福。

當新政府大量增聘勞檢人員,以便抓出違法雇主時,施政方向已本末倒置,如不思創造良好的產業發展環境,提振經濟,再多勞檢員都無法確保雇主能真正落實新制。

當「一例一休」強渡關山後,才是新政府要收拾善後的開始。

關鍵字: 職場生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