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封來自單親孩子的信

【名人專欄】
文 / 賴芳玉    攝影 / 賴永祥
2016-07-27
瀏覽數 359,450+
一封來自單親孩子的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孩子來信,信中提到父母離婚後她成長的點滴及心情。

在5歲那年,父母離婚,她隨著母親居住親友家,但母親難忍單親的經濟壓力,因而情緒陷入長期性的低迷,於是她成為了母親的情緒出口,常因生活細節遭到母親毆打。

後來母親有了同居男友,外婆擔心她與母親男友共同生活,多有不便,她只好離開母親改寄居於親友家。寄人籬下的感覺很難受,她很思念母親,經常躲到浴室,轉開蓮蓬頭嘩啦的水聲,掩飾寂寞的啜泣聲。

幾年後,終於等到母親和男友分手的一天,她可以和母親團聚了,和母親團聚後的每個日子,她非常珍惜,再苦她都甘之如飴。

只是,在除夕夜,踽踽獨行在街頭,偶見屋內燈光透出一家團圓的剪影,她的內心終是溢出自己也有爸爸、媽媽一家圍爐的渴望,但她知道不可能,對於這樣的缺憾和苦楚,她必須輕輕地含著、對於這樣的渴望,她必須嚥下,如此才能勇敢的往下走。

高一那年,母親罹患大腸癌,她將面臨失去唯一依附的親人。升高二那年暑假,她在學校暑輔時,接到母親來電,母親告知已準備好後事,包括她的監護權,母親擔心教育費遭到父親挪用,所以把她的監護權託付給外婆。那天,她從遠在外縣市的學校急忙趕回家,進了家門的那刻,母親只餘一口氣來與她道別。

再見到陌生的父親,是在法院門口,因為外婆在母親往生後,提出了監護權訴訟。到了法庭,她才知道父親已然再婚,而且有了一個兒子,此時她心裡已然篤定,爸爸不會要她了,她只告訴父親一句話:「別讓弟弟成為第二個我」,那場官司,監護權順利地交給了外婆。

大二那一年,父親去世,她又必須為了繼承、監護的問題,學校和法院兩地跑,長期的壓力讓她罹患了憂鬱症,但她挺過來了,如今已然大學法律系畢業,希望有一日也能幫助這些與她相同遭遇的單親孩子。

收到這孩子的來信,感慨萬千。首先,先釐清這封來信中提到的法律問題。因母親為監護權人,死後遺產雖由女兒一人繼承,但女兒的監護權將回歸父親擔任,母親為保護女兒避免遺產遭到不當使用,得預立遺囑指定監護人及遺囑信託,也就是將遺產信託他人,直到女兒成年再移轉給她。

但所謂指定監護人,必須在父母皆無法行使監護權的前提,以這故事為例,母親雖指定監護人,但外婆必須對其父親提出停止親權的訴訟,無論有無預立遺囑,依法她的外婆就是監護人。

其實,這孩子最大的困境,並非源自於父母離婚,而是離婚後父母與子女的關係,是否隨即與孩子中斷或惡化。

父母離婚後的孩子常常有被遺棄的孤寂感及不安全感,他們特別需要被肯定及安全的依附關係;姑不論離婚後夫妻是否有能力繼續擔任合作父母關係,至少離婚後父母須提醒自己,如何隨時滋養孩子「情感上的需求」,並且不要擅自決定或中斷孩子對父母一方感情的連結或發展方式。

這點不容易,但這才是單親孩子需要的愛。

作者介紹:

賴芳玉律師,專長為家事法。長期投入防治家庭暴力與援救受暴婦女、外籍配偶的法律工作,曾任中華民國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現任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及受暴婦女訴訟扶助委員會召集人、曾任中華民國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

(本文由作者授權刊載;原文刊載於2016年7月19日《蘋果日報》論壇;本文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