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浩鼎案之後,生技業如何避免經過「死亡幽谷」?

2016台灣生醫生技高峰論壇
文 / 黃漢華    攝影 / 賴永祥
2016-04-29
瀏覽數 33,400+
浩鼎案之後,生技業如何避免經過「死亡幽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政府上台之後,生技產業被列為五大創新研發計畫。然而,近來發生浩鼎事件,是否對生技產業發展造成影響?台灣未來要如何透過生技產業,提升經濟實力?是各界關心的話題。

《遠見雜誌》在4月29日舉辦「2016台灣生醫生技高峰論壇」,邀請上百名產官學人士,聚集一堂,並由高齡85歲的中研院院士錢煦以「生醫生技的現況與前瞻」為題,進行演講,希望能為台灣的生技產業尋求岀路。

與會者認為,台灣要發展生技業,政府扮演關鍵角色,若要有一番作為,除了修改相關法規,應該由總統或行政院長出面,整合各部會、產學界,加強彼此合作。

由於台灣生技產業起步較晚,直到最近十年,才開始萌芽,但是,現階段缺乏有產業經驗的人才,青年學子又不願投入,加上政府提供的研究經費近年下滑,中研院院士錢煦就對未來五年的發展憂心不已。

原本要參加論壇的副總統當選人陳建仁,因公無法前來,改為錄製影片,表達關切。

他表示,生技業是世界的明星產業,台灣也不例外,新政府要打造台灣成為亞太生技醫藥產業中心,沿著高鐵路線,建立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的生技醫藥研發廊帶。

在他看來,台灣缺乏天然資源,卻有優秀的人才、研發創新的能力,雖然發生浩鼎案,只要政府有決心,研發單位能突破困境,投資人有信心,未來台灣可以像瑞士、瑞典、荷蘭,成為一流的生技研發大國。

錢煦則表示,環顧國際,自從2001年,人體基因解碼,生技產業便快速發展,可謂是成熟工業,看看美國,那斯達克生技股近年市值逐年增加,2005年起,美國每年核准上市的新藥,從20個增加到40多個,蓬勃發展。

至於台灣,生技產業的投資金額、營業額都有增加,是正向發展,但是,從研究發展為成功的商品,會經過「死亡幽谷」的曲線。他認為,台灣要設法避免經過死亡幽谷。

「『研』而不『用』則罔、『用』而不『研』則殆」,錢煦提醒,生技研究的目的是要應用,研究人員或產業界看出研究的功用,可以增加成功機率。

現在看台灣的生技產業,屬於良性發展,錢煦認為,背後卻潛藏危機,直得注意。

他發現,研究需要政府支持經費,2007年到2010年經費還有增加,接下來就開始減少,至於人才,有學校收不滿學生,這是危機,他擔心兩、三年後,人才、經費不足,未來五年更令他憂慮。

台灣生物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鍾熙也認為,對台灣而言,生技業講究知識,沒有汙染,有高附加價值,適合發展,而這是新產業,畢業生沒有產業經驗,台灣也欠缺有產業經驗的人才,必須要從國外引進。

由於台灣的生技產業規模不大,需要政府部門整合,推動協助,是討論已久的話題。李鍾熙建議,由總統或是行政院長,從上到下整合,不能交由部會執行。

環瑞醫投資控股公司董事長李祖德則表示,政府說支持生技業,卻沒有落實,表面上戰略同意,但政策卻好像反對,他也發現人才難求,研究者甚至不想碰觸產業,學生會考慮自己的岀路,需要進一步解決。

浩鼎案令新藥發展蒙上陰影,未來台灣要如何發展?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所長石全建議,可以完成第二期臨床試驗,就轉賣給大藥廠,進一步研究,或是擬定短中長程計畫,短期以功能較好的老藥(me better)為主,中、長期再發展創新的藥物。

李鍾熙認為,類似的浩鼎事件未來還會發生,市場要學會,不能只靠本夢比,就對生技股評價,而新藥公司要發展足夠的研發計畫,以降低風險。

具有醫師身分的中研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研究員謝清河說,生技業可以結合醫師和工程人才,例如,心臟支架就是合作的產物,創造上百億美元的市場,可見需要跨領域合作。

錢煦最後提醒,生技業合作不要只從利益出發,而是要想想能為產業完成多少,並且和別人合作。從事生技還有更遠大的目標:延長人類壽、克服疾病,他以此勉勵所有從業人員。

浩鼎案之後,生技業如何避免經過「死亡幽谷」?

(圖中由左至右為中研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研究員謝清河、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所長石全、中研院院士錢煦、環瑞醫投資控股公司董事長李祖德、台灣生物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鍾熙、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王力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綜合政治評論科技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