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給我一本教科書,我給你一座美術館

從小學教科書,啟動美感教育!
文 / 李雅筑    攝影 / 周文凱
2015-08-21
瀏覽數 26,450+
給我一本教科書,我給你一座美術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美感教育」可說是教育政策中最抽象的目標。光是回答什麼是美,就有千百種答案,更遑論如何建立美的感受力、想像力、創造力和實踐力等。

不可否認,美感教育是必修學分,長遠來看,更攸關一國的文化實力。但在許多人眼中,台灣的整體美感實力仍待加強。

美感教育要如何培養?去年,一群八年級生給了答案。

交通大學學生陳慕天、林宗諺和張柏韋等人組成「美感細胞團隊」,發起美感教育計畫,全面改造國小教科書,請設計師重新編排版面、繪製插畫,讓孩子在上課時,就能直接擁有美感教育的啟蒙。

台灣第一本具有美學教育的教科書正式誕生,從五、六年級的國語課本開始,團隊共30人,計畫在募資平台flying V短短幾天就募集兩百萬元,也獲得設計企劃公司IF OFFICE創辦人馮宇協助,去年在新竹大湖國小實行一學期。

由於設計風格多元、細緻且極具質感,獲得好評,吸引康軒出版社主動邀請合作。日前,共同創辦人陳慕天到TED×Taipei演講,引起熱烈迴響,讓外界看見台灣年輕人的行動力。

而一切的起源,其實是來自於他們在國外的體驗。

例如今年24歲的張柏韋,交大人社系畢業,曾經到荷蘭交換一學期的他,對於美感教育感受尤深。他說,無論市區或鄉野,走到哪都跟畫一樣,就連宿舍的罰款單也很美。「馬上就有視覺落差的感覺,去過歐洲的人,我想多少有些共鳴。」

至於在瑞典待半年的林宗諺,則是看見設計與生活的結合。他說,就連路上的廣告傳單也很有設計感,於是他收集了一大本,「他們重視感受、重視設計,生活中的產品處處是巧思。」

回到台灣,他們開始思考:台灣人的美感為何輸一截?

他們發現,台灣其實不缺設計師,重點是大多決策者沒有美感的Sense,「我們要影響的是很大一群人,必須長期曝光、長期累積。」張柏韋說。

另一方面,台灣的美術館幾乎都設在都市,美感的養成教育有先天上的門檻,因此他們認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將美感教育打進校園,從教科書著手!

不過計劃一提出就到處碰壁,許多人不看好,「有人說這沒有用,也說我們是浪費時間,」張柏韋坦言,信心的確多少受影響,但大家既然有共識便決定放手一搏,「硬著頭皮做,反正先做再說!」

於是他們開始找尋朋友幫忙,包含正職設計師、待業、替代役和學生等人,大家每周六晚上開視訊會議,幾個月後終於完工。接著先到學校試點,看看小朋友的反應。

當天,大湖國小的五年級學生一拿起課本就驚呼連連,「這太酷了!」「太恐怖了,這是國語課本耶!」打開內頁時,大家更不自覺地發出讚嘆聲,眼睛閃閃亮著,完全看不出來大家是在看著「教科書」。

給我一本教科書,我給你一座美術館

(小學五上第五課〈火星人,你好嗎〉,美感細胞_教科書改造計劃提供)

 「現在的國語課本就是一看就知道他要講什麼,這太現實了,但新的課本,可以多一點想像!」一名女學生分享。

兩名學生拿著新課本聊天,對話耐人尋味。「你有沒有想過,為何生字要用不同於之前的排列方式?」「他可能是要讓思想更自由、空間更開放,我真的覺得這個比較好,以前的課本太死了。」

是什麼樣的課本,讓小朋友愛不釋手?

原來,課本依照課文的主題設計主視覺,插圖也豐富多變,有素描、水墨或是七彩圖樣,每翻到新的一課,就產生新的感受。

平面設計師、交大應藝所畢業的蘇勻,曾經到挪威擔任交換學生,對當地的自然保育念念不忘,於是融入在設計中,五年級國語課本的〈溪谷間的野鳥〉一文,她整整花了三天用點畫方式繪製鳥和樹林等圖案。

給我一本教科書,我給你一座美術館

(小學五上第六課〈溪谷間的野鳥〉,美感細胞_教科書改造計劃提供)

「線條不夠柔軟,於是我用點的方式作畫,」蘇勻說,全新的繪製方法能更細緻呈現圖案,也藉此讓孩子體認到不同的美感,用不同角度來看待插圖。

「小孩子其實比大家想像得還聰明、成熟,他們能感受到,」張柏韋觀察,小朋友不僅欣賞,也思考設計過程,甚至是領略設計師的想法,「過程中有潛移默化的效果,他們已經開始有美的感受力!」。

未來,團隊將試圖讓更多學校加入計畫,同時間,他們也持續改進瑕疵,像是字型和行距需統一,或是不使用太亮顏色,並納進更多教育意義,「要以孩子的使用舒適度為出發點,而不是一味用大人的想法強灌給他們。」蘇勻表示。

對這群年輕人來說,教科書只是個工具,他們最終目標是要撼動教學現場,全面影響出版界和文化產業,擴大美感教育的觸角。

計畫成員賴政宇表示,如果教科書都能被改造,那麼像是水溝蓋或路燈的美化,也有可能改變,「只要有心,生活環境都可以賦予美感!」

「這是拋磚引玉的效果,」實習生黃少宇也說,他們嘗試用建設性方法,回應每個人都想要解決的問題,無論美學成效如何,都是成功的案例。「至少我們真的做了,也努力拉了各種資源!」

回憶起這段日子,陳慕天思考了一下,決定用民主實踐的角度來詮釋。

「現在這個時代,政府由上而下的力量有限,需要由下而上的民間力量來解決問題,」陳慕天認為,真正的民主時代,並不是投完票後把責任推給別人,而是每個人都能扛起責任。

他指出,台灣的青年正學著把這樣的精神發揮在社會、教育等公共事務上,不再只是抗爭,而是捲起袖子,自己親手改變。

如同計畫的標語:「給我們一本課本,我們給孩子一座美術館。」這群年輕人靠著一股傻勁,實際展開行動,讓美感教育有了新方法,指出改變的可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