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想念我自己》:遺忘是失去的藝術

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文 / Ju Chung    
2015-03-30
瀏覽數 39,600+
《我想念我自己》:遺忘是失去的藝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圖:茱莉安摩爾飾演的角色在發病前,都還是思考著家人和工作的重要性。

在今年奧斯卡上,茱莉安摩爾以《我想念我自已》成功奪下奧斯卡影后,收獲滿滿。而在去年,大家還將許多注意力放在(ALS)肌萎縮側索硬化症和冰桶挑戰上,不少中外明星紛紛發起活動,讓許多觀眾注意到該症狀所引發的病情上。而《我想念》這部電影講述阿茲海默症,卻是另一個不得不讓人正視的話題。

摩爾飾演的女教授,50歲的生日成了她人生中重要的轉捩點。因為在病症到來之前,看似能盡享天倫樂的當下,卻發現阿茲海默症也悄悄到來。首先,我們發覺她看似一切正常,殊不知,在面對同一件事情時常說了兩遍,卻沒發現有誤時,旁人才驚覺大事不妙。

有句話說的挺哲理,叫做「遺忘是失去的藝術」。片中的她,身為一個語言學教授,擁有較高的社經地位,也算是一位聰明獨立的女性代表。然而當下,記憶分崩離析,過去所有的美好記憶,正在一點一滴地消失,讓人不禁想問「往後的人生,究竟還能剩下什麼?」

片中的她其實看來都相當堅強,一句「我並非在受苦,而是在努力,奮力連結過去的我,我告訴自己:『活在當下。』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在表演上要說服別人,確實相當不容易。

圖:「暮光女」克莉絲汀史都華演出女兒角色,是片中除了摩爾之外,讓人印象較深刻的角色。

對一般人而言,張嘴說話是人類的本能。從沒有想過,當我們遇上病痛時,失去重要能力的一種傷痛。更不必說,她原本身為學者的光芒,也頓時失去。而平常教課的女教授,課堂上的侃侃而談,要比別人更加清醒,享受語言的樂趣。

雖然是早發性失智症,後來也逐漸領教到失語的折磨,甚至讓人一度茫然該如何自處。面對家人,只有眼淚跟抱歉,且在看似日常的對答中,渾然不知自己已是第二次面對旁人做自我介紹,讓人有感而發地不禁潸然淚下。

摩爾透過精準的表演方式,小心翼翼的詮釋這個角色,且整部電影看下來,幾乎覺得是她一個人的獨秀。她用螢光筆標注自己,提醒自己該做的事,不過最慘的莫過於,當下看上那張紙,都不知道它的用途時,才真叫人覺得難過。

圖:茱莉安摩爾憑該片拿下奧斯卡影后。

《我想念》這部片是很靠演員來傳達訊息的電影,也很適合喜愛觀看感性電影的觀眾。因為它並沒有嚴重的衝突,也沒有家人之間互相吵鬧、不和的一面,因為一切看起來都是這麼稀鬆平常,而真正來說,她失去的是她自己,不僅僅是生活中的家人。

茱莉安摩爾的確是整部電影的靈魂人物,從去年到現在,她先憑藉《寂寞星圖》一片,獲得坎城影后,集合所有大獎的大滿貫。又在今年的奧斯卡提名上,以電影「量」占了先天的優勢。此外,他甚至在拍這部電影前,還拜訪十多位病人,做足功課,甚至以病人身份參加阿茲海默症早期症狀測試。

也許許多影迷都覺得,這部電影並非她從影以來最好的作品,不過她也說過:「只要是現實生活中不曾出現的,我就不會讓它出現在大銀幕上。」力求將自己變成片中角色,確實值得令人敬佩。

更多文章請至【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