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條忠孝東路、兩個世界,如何靠教育翻轉?

台北市的精華地段也有「經濟偏鄉」?
文 / 陳芳毓    攝影 / 陳柏年
2014-12-26
瀏覽數 87,250+
一條忠孝東路、兩個世界,如何靠教育翻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李小明同學(化名),7點了,趕快去上課輔!」一個寧靜的夜晚,南投縣信義鄉某個原住民部落響起了村長廣播。

如果學生沒出現,老師、村長很快就會出動,挨家挨戶找人。

這不是零食廣告,而是過去13年來,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工作人員每天在做的事──偏鄉課輔。

今年,台灣在各界熱切討論中推動12年國教,但在偏遠山區或貧窮鄉鎮,依然存在區域性的學習落後。

學習落後有個孿生兄弟,名叫「經濟弱勢」。

博幼基金會董事長、前靜宜大學校長李家同觀察,許多低收入戶的孩子,學業上往往也是落後的。

他聽過一個例子。有個母親將孩子送進育幼院,育幼院人員覺得對方有些面熟,便問「你是不是育幼院長大的?」「是。」母親回答。原來,她當年因為家貧,被送到育幼院;但長大後仍舊無法脫離貧困,只好又把孩子送到育幼院。

「這種惡性循環,使得貧富不均問題難以解決。」李家同沉痛表示。

他認為,教育的目的,不是讓每個人都進入第一志願學校;而是使每位學生都擁有基本學識,這就是「全域教育」。

但站在中、南、東部偏鄉教育第一線的博幼基金會意外發現,許多中學生連基本學識都沒有。

有的國中生英文字母ABC寫不全,整數加減乘除也不會算。家境好的可以補習,但家境清寒的孩子,父母的學問通常也不夠好,更沒錢補習。這些孩子不只被擋在明星學校外,也找不到高薪工作,導致階級流動停滯。

根據台大經濟系副教授駱明慶2002年發表〈誰是台大學生—性別、省及與城鄉差異〉一文,1997年至2000年,36.38%台大學生來自台北市,來自高雄市的有5.9%,只有0.24%來自台東縣。

其中,來自大安區的機率為6.1%,南港區的機率則只有1.39%,在12個行政區中敬陪末座。

12年後,台灣從9年國教邁入12年國教,「一條忠孝東路、兩個世界」的現象依然存在。

紀錄博幼投身偏鄉教育歷程的《沒有教不會的孩子》一書記者會現場,一位擔任國小生課輔的家長說,她的課輔地點在忠孝東路五段附近,但有些國小高年級學生也不會加減乘除。

另一位家長心有戚戚焉。她在新北市輔導的國小高年級孩子,不會換算「1分30秒等於幾秒?」這道數學題。

很難想像,在一坪地價上百萬的台北市精華地段,也有「經濟偏鄉」。

一條忠孝東路、兩個世界,如何靠教育翻轉?

針對沒錢補習的弱勢學生,政府積極推動弱勢教學。2013年,共有16萬個國中小學生參加,其中6成成績進步。

但電機背景的李家同提醒,「補救教學應講求效率,不能淪為伴讀。」比陪伴更重要的,是確認孩子沒學會哪些基本學問,從頭補救。

「讓學生學會基本知識,是學生的基本人權,也是老師的責任。做課輔不只有愛心,更要有方法!。」他嚴肅說到。

他也坦承,有些孩子不夠聰明,學不會非常難的學問。拿一元一次方程式為例,「X+3=5」這種簡單的題目不會出現在會考,但許多學生根本解不出這道題目。

問題出在現在的教材「言簡意賅」。就算是很難的數學,3、4頁就講完了。「這種教材只適合聰明的孩子,」李家同說。

但是,現在的孩子進國中不需考試,聰明和不聰明的孩子,同班上課、用同一種教材。教育體系給不夠聰明、晚開竅的學生非常低的分數,導致他們的學習過程充滿挫折,認定自己無法讀好書,索性放棄了學習。

因此,博幼的補救教學課程主張—從基本做起。

第一步,因材施教。每一位參加輔導的孩子都要先作「前測」,鑑定程度。如果程度只有國小三年級,就從國小三年級的課程內容教起。

為顧及學生程度,博幼自編教材。光是一元一次方程式就分為10級、161頁,裡面有非常多例題。而沒看過足夠的例題,正是弱勢孩子考不好的原因。

第二步,因材施「考」。程度不同的孩子,會拿到不同的考卷。光是一元一次方程式,就有四種考卷:

最簡單的A卷題目如「化簡3X+2X」,B卷為「解5X+3=18」,C卷是分數,如「X+1/3=1」,最難的D卷則是應用題,如「甲、乙共有120元,若甲給乙10元,甲的錢便是乙的兩倍,問甲原有多少錢?」

每個孩子都從A卷開始考起。簡單的題目沒學會,就不會學難的,循序漸進。

第三步,重視鼓勵。台灣的教育不重視鼓勵,許多孩子一輩子沒拿過獎狀;而博幼的做法正好相反,只要一有進步,就給與大大的讚賞。孩子每學會一種學問,如英文Be動詞用法、一元一次方程式,就能拿到一張李家同署名的獎狀,孩子愈來愈有自信,便能啟動學習的正向循環。

特別的是,同樣一套方法,除了教孩子,也用來教孩子們的父母。

李家同發現,在偏鄉,很容易看見「自卑的父母教出自卑的孩子」。當父母一起學習,通過測驗後,就能擔任博幼課輔人員,賺取每小時120元的薪資,也能就近照顧孩子,讓整個社區的教育水準一起提升。

住在新竹尖石鄉的田淑玲,26歲就成為6個孩子的母親。她在因緣際會下成為課輔媽媽,像準備聯考一樣,重拾書本學英文,至今已邁入第7年。博幼幫她教導孩子、提供收入,她則替博幼關照社區,灌注族人自立的力量。

13年來,博幼輔導了3千多位偏鄉弱勢兒童。長期追蹤發現,台灣高中職畢業生第一份工作月薪為新台幣2萬1727元,博幼的孩子為2萬3478元;大專畢業生為2萬6722元,博幼的孩子則為2萬9733元,高出平均近3000元。

這個數字使李家同相信,這些弱勢孩子能夠靠自己的能力翻轉家庭狀況,中止貧窮循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