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傳播/媒體定義主流文化?

文 / 翁秀琪    
1992-06-15
瀏覽數 22,400+
傳播/媒體定義主流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傳播媒體上很熱門的兩件事,一件是Kanndy Chen以女聲女相闖蕩歌壇而遭電視台封殺;另一件是潘美辰因為出道以來,一直以較「陽」剛的聲音和裝扮出現,招來台視新聞世界報導的同性戀風波。

Kanndy和潘美辰之所以惹「禍」上身,表面上看來,似乎毛病都出在性別(sex)和性相(gender)的錯置上。在每個社會文化裡,男性該長得什麼樣、怎麼說話,女生該如何裝扮、如何舉措,似乎都早已有一套不成文的規矩在那兒。凡是在規矩之內的就是正常的、好的、正確的;凡是在規矩之外的,就會被烙上「偏差」的烙印,認為是不正常的、不好的,甚至是不道德的。一般人很少會追問,為什麼男人一定要這樣,女人一定要那樣;也很少會關心,到底是誰在替我們立下了這樣或那樣的規矩?大眾傳播媒介在整個立規矩、下定義的過程中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成為主流就取得權力

中國人常說「男女有別」,最初可能指的是男女在「性別」(先天的生理構造特徵)上有差別,慢慢地。卻變成在「性相」(後天的、學習得來的性別特徵)上也有了差別。「性別」上的差異與生俱來,我們很難改變,但「性相」上的差異,即是一種權力關係的展現,讓我們很清楚地看到,不論在那種社會文化中,誰取得了定義的位置,誰就取得了權力。在男性中心的文化裡,男性的性相特徵被定義為雄偉的、粗壯的、自主的;女性則被定義為柔弱的、纖細的、依附的;凡是違反這種性相特徵者,就是偏差的、不好的,就會被貼上「變態人」、「同性戀」等標籤。

其實,每個社會都隨時在做這種區分「主流」與「偏差」的行動,社會學家認為這是一個社會得以整合而不致分崩離析的重要機制。但是,也正是這個機制,使得許多「問題」被製造出來,那些未能符合主流價值觀的現象,就成了所謂的「社會問題」。而從事那種行為的人,也自然成了眾矢之的的問題人物。

大眾傳播媒介在整個定義的過程中,則扮演了一個推波助瀾的角色。資本主義社會的大傳媒介往往強化主流價值觀,非主流者只有以更極端的偏差形象,引起相當的注意,才能擠人大眾傳播媒介這個公共領域裡。

男生女相,女生男形,都是「偏差」的,但是新人如Kanndy和當年的潘美辰、卻試圖以異於常態的形象擠入「主流」歌唱界。為了追求賣點,資本主義的大傳媒介對異常、負面、衝突的事件,勢必會大加炒作;但是在Kanndy和潘美辰事件中,我們卻看到資本主義大眾傳播媒介的本質;它們報導偏差,並不是因為珍惜多元的價值觀,只不過是藉炒作所謂的「偏差行為」。來強化主流的意識型態和價值觀罷了。

媒體往往有觀點

做為一個二十世紀九0年代的大眾傳播媒介閱聽人,我們必須很清楚地意識到,所有媒體的報導都不過是其實世界的再現而已,不代表真實世界的全貌,它們永遠是經過選擇和重組的,永遠是有觀點的,同時永遠在幫我們定義著外在的世界。

誰說故事,誰就掌握了權力;誰下定義,誰就居於主導的地位。聰明的閱聽人,小心了。

(翁秀琪為政大新聞研究所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