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從道德上作判斷-專訪悲憫之始作者馬若孟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1-12-15
瀏覽數 8,150+
不從道德上作判斷-專訪悲憫之始作者馬若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二二八事件」相隔已近半個世紀,但仍是極敏感的議題。你是外國人,又是以研究台灣經濟史聞名,是什麼動機寫這本書?

答:我在一九六0年第一次來台灣,就聽到人們談論「二二八」,本省人普遍認為這是很嚴重的事件,說法很多,但幾乎沒有正式的研究,引起我的興趣。

一九八四年,我認識了魏萼教授。有一次我們在來來飯店吃飯,談到「二二八」,他說他也很想研究。

我是洋鬼子,他是外省人,我覺得應該有一位本省學者參與,從三個角度研究,於是找到中研院社科所的賴澤涵教授。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樂於支持我們的研究計畫,就開始了。

經得起考驗

問:研究過程中官方的態度如何?協助或阻撓?

答:有協助,也有阻撓。國民黨黨史會的秦孝儀先生非常幫忙,我們看到許多陳儀與南京政府往來的電報。

有一年,我們三人到延平北路事件現場調查,訪問了很多人,政府也幫了忙,但警備總部卻不肯公開檔案,當時總統府檔案也不公開。訪問彭孟緝,他本來答應,後來又拒絕;楊亮功也不願深談,甚至當年他奉派來台調查事件的報告都不肯公開。後來還是政治情勢轉變,才由監察院公布。

我們的資料來源受到一些政治禁忌的限制,現在政治比較開放,未來學者研究「二二八」資料可能會比我們豐富。

不過,我們還是搜集了相當完整的資料,來源包括日本、香港及胡佛圖書館,他們的資料非常豐富。未來學者不可能改變我們為「二二八」畫出來的大畫面,我很自信。

問:近幾年,台灣有關「二二八」的著述相當多,但都很難取得公信力,成為各說各話的局面。事實真相似乎並未因相關著述出版而釐清,「二二八」的歷史評價也無公論。請問你們是以什麼態度寫這本書?

答:我們一開始就決定,這必須是一本學術性著作,要能經得起學術考驗。史丹福大學是一個有學術地位的大學,不會輕易出版不夠分量的學術著作。史丹福大學審查是否要出版這本書時,委員會提出很多批評意見,要求我們改正,但委員一致投票同意出版,相當難得。

我們寫這本書,沒有個人感情,我們都瞭解,這是極複雜的歷史事件,不能從道德上做判斷。

我們在書中提出一個觀念,認為日本在戰爭期間的「日化運動」,使一些台灣人相當親日。台灣籍日本兵復員後普遍失業,對國民黨更為不滿,大陸人卻強烈仇日,這是二二八事件重要的社會背景。

我們的觀點與最近耶魯大學Wan Yao Chou的博士論文「The Kominkap Movement:Taiwan Under Wartime Japan, 1937-1945)觀點一致,可見經得起考驗。

超越時空用心感受

問:你如何做到公平?

答:我在分析資料時,儘量用一個歷史家的眼光去感受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心情。我看了很多陳儀的資料,其中多數是從大陸搜集來的,分析資料時,也儘量去感覺他的心理。其實,陳儀是非常複雜的人,真實的他與一般印象有差距。

有些事,我們不知道真相,就保留下來,讓未來的學者去發掘。譬如,事件後,南京派軍增援,發生了屠殺,但我們有證據,南京不准報復,陳儀也不准殺戮,但仍發生了悲劇。是誰下的命令,我們不知道。

我們的態度非常開放,一九八五年,在美國波士頓舉行的美國亞洲學會上,我們提出第一階段完成的研究報告,得到很高的評價;以後的每一階段研究也都提出來給相關的學者評論,左派、右派都有。全書前後修改了十三次。

問:你期望這本書產生什麼影響?

答:美國研究近代史的主流,並不認為台灣歷史有價值,我希望研究中國近代史的美國學者也能研究台灣歷史。中國歷史是一棵大樹,台灣歷史是另一棵大樹,我期望這本書的出版,有助於美國學術界重視台灣歷史。

瞭解真相團結台灣

另外,我希望這本書的中文版在九二年春天出版後,能讓台灣知識分子、政府官員及社會大眾進一步瞭解「二二八」的真相。瞭解真相,將有助於中華民國民主化的發展。

民主化能否成功,關鍵在社會能否整合,希望這本書能幫助台灣人民團結。

我真心相信,台灣是中華文化最後的希望,台灣民主化成功,中華文化才能維繫;大陸的情況很糟,不能期望他們傳承中華文化。

問:長期以來,「二二八」一直是台灣社會的禁忌,主要原因當然是政府政策使然。現在政策開放了,大家都討論「二二八」,你認為當初的禁忌,是否正確?

艱難的選擇

答:我的答案一定會引起批評,但我還是要說。由於中國人的政治文化,報復觀念非常強,公開討論「二二八」會使社會分裂,這曾是國民黨非常艱難的政治選擇。禁止公開討論,可以免於社會分裂,但對受難的人不公平,對還在牢中的人更不公平。現在時候到了,可以公開評論此事,平復受難人及家屬的痛苦了。

問:你的文章中提到,中國除了台灣外,其他地方情勢一如四十年前,除非中國完成民主化與現代化,類似二二八事件的悲劇仍會再次發生。這段話是否指大陸如欲強行統一,也可能造成類似的後果。

答:中國與台灣的政治、經濟、文化差別太大,將來差距有增無減。中國地方政權由外國人手中轉移到本國時,因為政治、經濟、文化的差別,曾多次爆發暴力行為。

除非大陸的民主化及現代化與台灣接近,否則即使統一,衝突還是會發生。

問:你能否以最簡單的敘述,指出這本書的重點?

答:二二八事件與其說是一場善惡之爭,不如說是一場悲劇。

(戎撫天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2 / 01 月號

第06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