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向所得二萬美元

文 / 許彩雪    
1991-11-15
瀏覽數 9,450+
走向所得二萬美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建會的景氣預測連亮了四個綠燈,企業界卻似乎鼓不起繼續投資的意願。

統獨之爭升起的煙硝,成為經濟發展腳步停滯的口實。

煙霧彌漫中,台灣似乎失去丁方向,於是,回頭尋找遺落的標的物,變得急迫而必要。

撥開雲霧,檢視過去台灣為民生訂定未來目標的蹤跡,最遠是以西元二000年(民國八十九年)為里程碑,以國民所得為主要號召。

.民國七十五年,行政院經建會在「中華民國經濟建設長期計畫」中預測:經濟成長率年平均為六.五%,到西元二000年時,我國每人國民生產毛額將達一萬三千四百美元,接近一九八六年的瑞典(一三一六0美元,世界銀行資料);對外貿易持續成長,進入自由世界前十名貿易大國行列;在二十世紀結束前成為已開發國家。

.民國七十八年九月,行政院新聞局出版的「昂首闊步邁向二十一世紀」中樂觀指出,到民國九十年,台灣每人國民所得將達兩萬美元以上,排名可望提升至全世界前二十名以內;外貿總額預計可達,二千五百億美元,成為全球第十大貿易國。

.今年元月出爐的國家建設六年計畫,在「提高國民所得」的政策目標中,以經濟年平均成長率七%為努力目標,每人國民所得提高為民國八十五年的一萬四千三百美元。

回到未來看台灣

站在現實的基點,用電影「回到未來」的時空跳脫法,來想像台灣西元二000年的情景。

其中一個景象是根據目前的狀況推演:

意識型態的競爭占據了政黨大部分的時間與精力。執政黨因此喪失了自省的能力;在野黨欠缺監督的力量,無法提出長期建設的藍圖。決策品質低落的弊病無法改善;惡性循環的結果,許多有益民生的目標無法達成,更引來災難。

而目前被列為重大政策的國建六年計畫,因為決策及執行過程偏差,「導致資源配置效率低、資金不足引導利率升高、通貨膨脹,不僅六年後,每人實質國民所得一萬四千三百美元的目標達不到,全民還必須承受沈重的財政負擔,」立法委員彭百顯預測,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並且生活在污染、吵雜,品質低落的環境裡。 向外看,成為世界十大貿易國的美夢泡湯;在西元二000年,成為世界國民所得以二萬美元名列世界二十名以內的願望,也成為幻影。台灣的經濟奇蹟不僅又「奇蹟」似地消失,甚至從世界的前進隊伍中節節退後。在地球村中,台灣的位置不知道在那裡?

就像電影情節,那個今多數觀眾比較興奮的未來,總是在轉角等候,但不留神就可能錯過,永不回頭。

結局變化的關鍵在於更動歷史的某一點,消除往逆向發展的負面因素。

扭轉經濟環境裡騷動不安的分子,被認為是首要關鍵。

新光紡織總經理胡僑榮認為,最近幾年「反工業化」的氣氛過於瀰漫,削弱了往前的動力。

堅持富有而不浪費,自我力行儉僕生活的胡僑榮指出,思考工業化帶給人們影響,雖有正面意義,但「如企圖把反工業的觀念發展成一套全民生活方式或國家政策,就是錯的。」他指出,不管喜不喜歡,世界發展的生態就是以經濟為主軸,而且愈來愈明顯,在這種情形下,只能拔得頭籌或落在人後,而不能不參與。

「跑在前面的,從別國取得資源,也把別人的生活水準提高;跑在後面的,資源只有被別人拿走。」胡僑榮擔心,台灣的排名似乎會往下掉。

美國傳統基金會最近發表的一份統計報告就顯示,去年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的經濟成長率都高於台灣(五.二%),亞洲經濟主導地位,隱然已出現後起之秀。

檢視各競爭政黨的黨綱,也無法抹去經濟成長的重要性,「觀念回歸後,去除匯率、土地、勞動參與率等所有使經濟落後的因素,至少不會再往下掉。」胡僑榮說。

開出神奇藥方

追求經濟成長、提高國民所得成為值得努力的目標,許多專家開出不神奇卻實際的藥方。

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于宗先認為,應從提升產業科技水準著手。

他指出,當一國的平均國民所得不到八千美元時,發展勞力密集產業,還有比較利益;當超過此一水準時,必須藉發展科技,才能保持經濟成長。

提高產業科技水準最有效的方法,是藉著購買新籐器設備、技術合作、購買專利權、購買外國工廠及科技研究機構、有計畫運用海外華人的智慧與經驗等途徑,引進科技並使其技術扎根,以此培養更具競爭力的企業,直接刺激生產力。

新茂木業總經理顧卓雄則建議,讓文化與商業結合,一方面使商人變成有教養的商人,一方面使商品變成有風格的商品。

「台灣產業的生產力要再往上升,必須要商品升級,這就非有文化支撐,使其產生質變不可。」顧卓雄說。

立法委員、遠東機械董事長莊國欽強調,提升人力素質的重要性,解決之道就在教育。他認為要徹底讓教育自由化,並且由受教育者自己負擔學費,「國家可以辦更多大學,」他說:「學位價值降低後,花錢的人自會追求效果。」這樣就容易學以致用。

另一方面,也要藉教育手段,訓練個人充分準備團體生活,莊國欽舉例,美國大學球賽中,即使非球員的學生,參與球賽活動也相當積極,而台灣的學生卻顯得冷漠。「為什麼大家不關心團體?」莊國欽認為這是人力素質良莠的指標之一。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彭百顯、中華社會民主黨籍的國會助理常忠政,則不約而同認為須從制度面著手;改善投資條件、建立公平競爭的投資環境,使經濟資源分配合理化。

從產業科技、教育文化、法政制度各種層面出發,要求企業或政府殊途同歸,指向同.一個發展方向;創造或提高附加價值。而國民所得正是這些附加價值的總和。 彭百顯估計,依先進國家的經驗,由八千美元到二萬美元,起碼要十年以上。「排除政治因素,依七%的成長率繼續前進,到二萬美元很樂觀。」于宗先說,胡僑榮則強調,如果每天都在進步,到不到二萬美元就不重要了。

另一方面,環顧世界,有愈來愈多的人除了關心經濟上的國民所得,還有「精神」的所得。平均國民所得在二萬美元以上的國家,也不免要比一比其他的表現。(見表)

脫軌的六年國建?

台灣快速的經濟成長之後,要求下衡發展的企望也愈急迫。因此主張調和「經濟效率」與「社會主義」,標榜要求社會全體福祉優先於資本累積的社民黨,被部分人士視為極嵌合目前的社會發展需要。

以廣義的所得檢視目前台灣發展的方向,就會有不同的答案。動員全國資源的國家建設六年計畫,許多人都同意目標正確,執行過程即有問題,代價可能很慘痛。

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楊重信以為,六年國建的掌舵者必須及時煞車,重新評估各項政策目標的優先次序,以建立明確的目標系統、執行計畫;再依目標次序,分配有限的資源。

楊重信向中研院二十一位經濟學者調查,得出的政策目標依次為:提升生活品質、均衡區域發展、厚植產業潛力、提高國民所得。

依據企圖一舉達成「重建經濟社會秩序,謀求全面平衡發展」的六年國建所列,這四項政策目標及以下的次級目標並無先後次序,因此「目標以下各項計畫的資源運用,很可能與目標脫節,」楊重信說,結果可能帶來更多的社會成本。

「透過廣泛調查,真正瞭解國民的價值觀,讓效益發揮到最大。」楊重信急切地說:「這個過程不能省略,現在做還來得及。」

當傳統國民所得的代表性逐漸模糊,全球開始以綜合提升人民生活品質為國家競爭力的排名指標時,對內理清脈絡,避免資源浪費,是台灣目前最大的關鍵。

專家指出,對外則要運用「空間轉換」的思考,將台灣帶離目前的小空間,這樣才更能超越以傳統經濟力即國民所得,尋求世界定位的格局。

追求質的提升

在區域整合中站定一個角色,是台灣未來必要的努力方向。

常忠政指出,由於台灣未來必定繼續發展貿易,國際關係就很重要。成為東南亞或大陸區域性援助者的角色,值得台灣去追求。

顧卓雄更把二十一世紀台灣的位置訂在「大中華裡的台灣」。「觀念和方法都在正、反辯證之後的「合」字訣,」他說:「整個大中國的資源,台灣如果能運用,整合的力量將大於新德國、新韓國。」顧卓雄認為,這是台灣在既定的地理位置上,唯一超越現狀的方法。

他認為,每一個人清楚追個未來,就可以開始作準備:有一群專業人士去從事加強國際化的工作;另一群人則可研究整合中國資源作長期供應的要。「這樣,台灣的人才、市場、資金、精力、理想才都有出路。」顧卓雄憧憬。

台大法律系教授徐小波也同意用歷史的眼光,將台灣未來發展的目標,與華人在世界發展的定位相連。

他指出,在抓住一些基本因素:企業要繼續成長、財富要會運用、機動性要強、企業精神要繼續保持旺盛……,之後,華人不再是傳統歷史中的華人,而可能掙脫閉關自守的型態,具有世界級地位。「如果二百年後的華人可以變成這樣,台灣就可以把成為其中領導者,當做目標。」徐小波指出,台灣有完整的經濟結構,可作馬往此方向努力的基礎。

徐小波構思的具體方法是發展台灣成為跨國企業區域總部,包括區域金融中心、儲運中心、營運中心、新聞資訊及運銷中心、控股公司中心等。新的需要創造新的、高層次的就業機會,配合人力素質提升,也直接促成了國民所得提升。

不管目標鎖定那裡,「給下一代健康的、快樂的、安全的生活,」顧卓雄說:「質的提升,才是我們要追求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