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麻醉的生命

文 / 劉曉莉    
1991-11-15
瀏覽數 6,800+
麻醉的生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麥克,抽根菸,解解悶。」阿明把一包菸在我眼前晃,我對菸絲毫沒有好感,但那天實在很煩悶,於是抽了我的第一支菸。我十四歲開始抽菸,發現抽菸可以吐悶氣,現在一天可以抽掉兩包。

來美國後,也許是生活壓力大,常常聽到爸媽意見不合,吵架甚至打架。一天媽媽哭哭啼啼告訴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她有一天要叫他後悔。結果他們離婚,媽媽精神失常,被阿婆帶回台灣。

我個性比較內向,又是獨子。在記憶中,他們整天見面就吵架,我始終被冷落一旁。我在學校功課不能應付,他們幫不了忙,我心裡很空虛,絲毫沒有安全感。

阿明、小李、傑克都是我在念初中與高中時認識的同學。他們和我的情況頗類似,都是台灣來的學生,而父母親不大管他們,或在台灣做生意,無能為力。

灌酒、吸毒有快感

阿明認識不少越南來的華人。聽說他們是一九七五年前後坐難民船逃來美國的。其中一個叫吳強的十七歲青年,父母在西貢被共黨打死,他曾親眼看到自己的妹妹被北越軍人強姦,對人有憎恨的感覺。吳強在越南幫派中頗有地位。我有一次在撞球場碰見他,見他手臂上刺著一條青龍。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12 月號

第06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