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中信創投捧銀彈,三大心法挑中賣座國片

挺文創產業 專業團隊扮「先知」
文 / 林佳誼    
2015-12-30
瀏覽數 27,100+
中信創投捧銀彈,三大心法挑中賣座國片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15年國片市場題材大爆發,不只有校園片《我的少女時代》,還有賀歲片《大囍臨門》、鬼片《紅衣小女孩》,以及紀錄片《沖天》和《老鷹想飛》等,打破了好幾年國片只做賀歲檔的窘境。

儘管類型百花齊放,但真正談得上票房熱賣、獲利亮眼的只有《大囍》和《少女時代》。

兩片成本皆約1億元,前者票房近2.5億,後者兩岸合計更高達20億左右。而中信金控旗下創投,因透過電影公司華聯、華文創投資這兩部片,成為最大獲益者之一。背後關鍵就在於內部一群多達八、九人的文創專業團隊,是金控創投中最大。

搭上國片順風車 出手就賺

金管會近年鼓勵銀行對創意產業辦理放款,並實施獎勵方案。中信金就因成效良好,2014年獲頒首屆「辦理創意產業投資」第一名,當年度對文創產業投資金額達1.9億元,占全體金控比重46%。

中信創投早從2010年就看準趨勢,將文創投資業務獨立出來,由創投業務副總邱明慧領軍。最早團隊只有兩個人,但搭上國片復甦的順風車,業務一路成長,2014年起更成立文創投資中心,如今人力規模已是當初三、四倍。

從2011年第一部投資《殺手歐陽盆栽》賣座5000多萬元,內部投報率IRR達30%,接下來《志氣》《KANO》《大稻埕》都有不錯票房。2015年又押中《少女》和《大囍》兩片。背後負責操盤投資的邱明慧坦言,獲利報酬讓她「很滿意」。

「電影投資高風險、高報酬,其實最適合創投,因為創投就是報酬要夠高!」邱明慧以今年陸片票房冠軍《捉妖記》為例分析,成本3.5億元,但光是大陸票房就達人民幣20億元,還不包含海外票房,以及DVD和授權商品等周邊收入。「這實在很迷人,一部片一年就能創造100億元營收,嚇死人!」她說。

隨著電影投資規模愈來愈大,更需要有財務實力夠強、分析能力夠準的專業投資者投入。

了解市場脈動 助開發題材

創投公會祕書長蘇拾忠就看好,金控旗下的創投公司未來將成為台灣文創產業的主要投資力量。

創投業者擁有堅強的財務實力與理財專業,「在投資市場上可以說是一種幾近先知的角色」,中信是股東之一的《少女時代》製作公司華聯國際,電影處總監陳惠玲也認為,創投的意義遠不只是資金,他們對市場脈動的敏銳度高,往往可以幫助電影創作者開發與時俱進的題材。

其實過去邱明慧完全不看國片,但現在電影圈卻「明慧姐」名號喊得響亮,似乎有她投資的電影,就是票房口碑保證。這一切要從四、五年前說起。

當時她研究大陸產業,看到資料顯示大陸「十二五計畫」將電影產業列入其中,2010年市場規模首度破百億人民幣,當年陸片《讓子彈飛》在大陸就賣了人民幣6、7億元,換算台幣30幾億。她嚇了一跳,「很多台灣中型企業從年頭忙到年尾,營收也不過是這個數字!」

加上,ECFA在同年簽署通過,讓台灣電影等同港片,赴大陸可不受「進口配額」限制。她心想,當時台灣電影市場一年50億,99%都被外國片占據。但兩岸語言、流行文化相通,只要台片拿下其中一成,就等於有40、50倍的成長空間。於是她決定遊說金控高層投資電影。

邱明慧清楚記得,當時她做報告分析台灣電影產業,數據顯示2003年國片市場規模只有203萬。時任中信創投董事長的李文宏問她是不是「頭殼壞去」?

邱明慧好說歹說,說服李文宏讓她投資一、兩部試試看。沒想到初試身手就押對《殺手歐陽盆栽》,李文宏這才相信,原來電影真的能賺錢。

心法:劇本、團隊、看市調

中信創投怎麼評估呢?邱明慧直說,有三大重點一定要注意,第一就是看「劇本」,至少「我還沒有看過爛劇本可以拍出好電影。」

有的時候劇本乍看不行,但有功力的投資者卻能分辨出是否是璞玉,《志氣》便是如此。該片是新銳導演初次執導長片,但案子遞來,邱明慧一看就知故事雖好,劇本卻寫得不行。

於是她與幾個投資人,先說服導演加入明星面孔瑤瑤,為電影增添吸睛元素。接著又找編劇協助修改劇本,總共改到47版,導演快翻臉。還動用人脈安排幾個業界好手擔任副導,才把《志氣》打造成當年口碑佳作,更讓女主角瑤瑤成功轉型,擒獲金馬新人獎。

第二個重點則是「團隊」。如紀錄片《夢想海洋》,原先邱明慧覺得故事並不動人,已打了回票。沒想到繞了一圈,知名製片葉如芬又上門找她投資,理由是「我們有過騎腳踏車看台灣、從天空看台灣,可是生活在海島上的我們,卻從來沒有從海洋來看台灣。」結果邱明慧聽完只回了一句話,「那要多少錢?」

當時她所以答應得這麼爽快,原因無它,最主要就是葉如芬這三個字值得信賴。

第三,市場調查和產業研究報告,也是必定參考的資訊。譬如有哪些新興類型受到市場歡迎,值得提早布局等。

然而,「國片市場大好後,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就出來了,」邱明慧說,她常常碰到人只拿薄薄一張紙上門,內容空洞,卻自稱是下一個魏德聖,一開口就要5000、6000萬。她好奇反問,這樣真的找得到人投資?對方竟回說早有好幾個金主。

因此2011年後中信創投曾整整一年沒有再投資新片,反而把觸角伸向整個文創產業,投資華研、霹靂國際、誠品生活等。

以華研為例,中信剛投資時,每年營收不過6億,無法跟動輒營收數千億的科技業相比。但邱明慧強調,華研營收雖不高,毛利率卻高達30、40%,而且每年都是20、30%的成長率,讓多數科技業瞠乎其後。

果不其然,不過三、四年,華研營收已翻了近一倍,股價更是當時的三、四倍高。連中信金控總經理吳一揆都說,「明慧,你們算厲害嘛!沒想到投資文創不只做形象,還能賺錢,一賺就是好幾億!」

相中舞台劇 放大投資效益

中信創投近年更積極轉向表演藝術。邱明慧評估,舞台劇等表演雖看似單場營收不多,卻可以不斷巡迴加演,創造高忠誠度。像全民大劇團推出的舞台劇《同學會》,也是中信創投投資,2015年8月上演後就引發搶票,10月、11月立刻加場。

中信在文創投資總是跑得比別人快,得歸功於投資團隊用力開發新案。團隊每人每年至少要看60件新案子。平均大約看100個案子才投資一個。四、五年下來,總共看了500、600個案子。

但相較於一般金控投資團隊成員多只用名校財經科系畢業生,中信文創投資中心找的則多是真正對文創產業有熱情的人才,成員背景五花八門,有教育學院、兩岸關係,甚至還有昆蟲系畢業的。

為了訓練這些非本科生能夠把損益表、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財務三表」平衡得好,邱明慧坦言「真的很辛苦!」但是,幾年下來,團隊成員愈來愈上手,有時候一個案子只要花五分鐘就可以判斷值不值得投資。甚至還能把人派出到被投資公司擔任財務主管,協助建立經營制度。

「創投加上創作,文創才有可能成為真正健康產業,」華聯國際的陳惠玲有感而發,過去很多電影導演每拍一部片就賠掉整個身家,有了金融專業,慘況終於可以不用一再重演,才能走得更長更遠。

你可能也喜歡
生活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