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郝柏村的一天

文 / 蕭富元    
1990-12-15
瀏覽數 7,400+
郝柏村的一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班時間,四線大馬路上清清蕩蕩。各個路口分站了兩三個交通警察,精神奕奕地指揮交通,管制所有車輛的行進。前導的兩部警車鳴笛大作,呼駛過台中市區。被堵在一旁的摩托車騎士伸長脖子,目光追著長長的車隊愈馳愈遠。檳榔攤的女販,一手抓著檳榔,急急跑出攤子,搶看一列黑壓壓的車隊。

台中市長林柏榕率領三十幾名員工守在市政府前,每個人西裝外套上都別了名牌,頻頻看錶,引頸翹望。「來了!來了!」人群騷動,攝影記者像觸電般地全向前擠去。

身著灰色夾克的行政院長郝柏村迅速地從黑亮的凱迪拉克大轎車中下來。「院長好!」抖擻的歡呼聲從群眾中散開。「好,好,你們好!」郝柏村含笑答禮,在眾人簇擁下走進市政府。

陪同郝柏村一起下中部巡視的九位中央部會首長,也同樣是輕便的夾克裝。為了準備這次壯盛的出巡,在前一天,台中市政府上上下下大掃除、布置會場,花了一下午。

「大官要來嘛!」一名中年女職員笑得合不攏嘴。

林柏榕首先介紹市府各級主管,郝柏村戴起眼鏡拿著名單逐一對照。當林柏榕報告市政狀況時,郝柏村仔細聆聽,並不時做筆記。會場內,六、七名安全侍衛官目不停歇地掃視四周。

一點都不含糊

財政匱乏,一直是地方最頭痛的煩惱。在郝柏村走馬上任後,凡到各處巡視,基層政府均是一片叫窮之聲,並請求補助。連稅收達百餘億元的台中市也有發不出薪水的窘境。市長對院長直陳財政短缺,盼望中央能儘速重訂財政收支畫分法,以擴充台中市財源;民進黨籍的省議員張溫鷹更趁此向郝柏村質疑「中央集權」。

各方發表完意見,郝柏村針對每個建議答覆。「我們是地方自治,不是地方獨立。」他先反駁地方要求財政獨立的看法,並且舉出歐洲九二年統合的範例,說明世界政治經濟的趨勢是由分而合,大家要用世界的眼光來看台灣的問題。

「我不客氣地說,地方對財政的看法,是一種不進步的想法。」郝柏村直截了當地拒絕這項要求。

九十分鐘的市政報告結束後,一位台中市記者邊追著跟隨郝柏村的隊伍邊搖頭說:「他好厲害。」在短短十五分鐘內簡捷地回答所有問題,結論下得一清二楚,是贊成或反對也指示得很明白,「一點都不含糊,」這位記者說。

在林柏榕帶領下,郝柏村一行浩蕩地參觀了進德國小、仁愛之家和文化中心。邊巡視,他邊不斷發問,主管人員連忙解釋。如果答不清楚,郝柏村就下令:「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主管單位連連說「是」。

「他是一個不能敷衍的人。」陪著他到處巡視地方的前彰化縣長黃石城曾這樣形容郝柏村。

十分鐘內吃完午餐,趁眾人還在用飯的時候,郝柏村又記錄下其他人發表的意見。不須休息,坐上專車,火速趕往下一個巡視地--台中縣。

午后暖暖的冬陽灑遍台中縣政府。幽暗寂靜的辦公廳,被一陣陣焦急的高跟鞋聲,畫破寧謐。輕妝淡抹的女職員用近於小跑步的速度來來回回遞送資料、茶水。

考住地方官員

跟隨在院長身邊的一位行政院科長形容郝柏村是「不怒而威」,從台中縣長廖了以做施政報告時的態度,就可以體會出郝柏村的「不怒而威」。廖了以小心翼翼地看著準備好的稿子唸,汗水不斷從兩頰流下,郝柏村卻兀自埋首於十幾頁的縣政簡介。

縣長念完報告,郝柏村請列座的鄉鎮長提建議。清水鎮長身先士卒要求中央補助地方建設經費,郝柏村不加思索地問:「清水鎮一年建設經費多少?」鎮長想了許久,回答說:「一……一千萬」,郝柏村點了頭說:「一千萬可以做很多事啊!」

大甲鎮長依舊繞著財政困難提議,請款補助一億元。郝柏村反問他經費都用在什麼地方,過去的建設成果如何,有沒有做成報告?才上任幾個月的鎮長回答不出。

「做一個月就應該瞭解了。」郝柏村不以為然地說。

接連幾名主管被問倒,會場內爆出一陣笑聲,眾人笑著對郝柏村說:「有意見也不敢再說了」。

在做總結時,郝柏村再一次對地方要求財政收支重新畫分提出堅定的看法:「我們是中央統籌,不是中央集權。」

他還反問在座的鄉鎮長,在要求補助的時候,有沒有反省過去十年的基層建設,有沒有實實在在去做。

「我不客氣地說,我們的鄉鎮長對基層建設都不太瞭解。」會場內鴉雀無聲。

突然,郝柏村又臨場抽問建設局長,台中縣地下工廠有幾家。局長匆忙跳起,答不出來。會場氣氛凝重,替局長捏一把冷汗。然後,郝柏村笑著說:「對不起,又考住了。」眾人也才跟著笑出聲。

一天巡訪十小時

「公務員光坐在辦公室看公文是不行的。」郝柏村的笑容,化解了難堪的場面。

根據多次隨同郝柏村巡訪的行政院官員表示,郝柏村初去巡視時,如果地方主管答不出問題,他會略微生氣地責備:「連這個都不知道啊!」弄得大家都很緊張。半年下來,郝柏村逐漸調適自己,改用輕鬆的口吻,讓地方官員不致太難過。

天色漸暗,夕陽從龐大的清泉崗退下去。波音七二七專機燈火通明、艙門大開。原訂五點結束的巡視,遲了一個半鐘頭。四名憲兵頂著寒風,直挺挺地站在機門扶梯前,一動也不動。

郝柏村回身向行軍禮的清泉崗聯隊主任鞠躬。一天長達十小時的巡訪活動在深黑的夜幕中停格。

本文出自 1991 / 01 月號

第0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