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龍應台:沒有一件事,敢說我做完了

文化部成立2週年 700多個日子都像打仗
文 / 王美珍    
2014-06-30
瀏覽數 20,900+
龍應台:沒有一件事,敢說我做完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第一個文化部成立滿兩年了。首任文化部長龍應台,一直是媒體關注焦點。作為兩岸三地最有影響力的女作家之一,外界一直賦予她很高期待。然而,龍應台上任後一直評價兩極。今年5月由台灣指標公司發布內閣首長民調中,龍應台施政滿意度達24.6%,在所有部會首長中排名第一。然而,也有人覺得她作風強硬,樹敵不少。今年2月甚至有媒體報導,龍應台因為行事風格強硬惹議,險遭點名去職。

龍式風格 擇善固執嗆立委

在《乾杯吧!托瑪斯曼》書中,龍應台曾寫到,某次在奧地利用德語朗讀自己作品後,一位德國婦女上前告訴她:「您的眼神如此熟悉,就好像我們歐洲人的眼神。您是不是長期在西方住過?」的確,龍應台的「龍式風格」有些地方顯得「很不台灣」。例如她踩著白球鞋去立法院報告,曾經被立委砲轟「不尊重國會」;被立委質疑無建樹時,她直接回嗆:「請回去做功課!」都與一般部會首長不太相同。

在文化部成立兩週年記者會上,龍應台穿著藍灰色連身褲,打著赤腳,在文化部修復的日式老房子「齊東詩舍」的榻榻米上分享。一位前來採訪的大陸記者,看見這番場景,表示震撼,「中國的官員,絕對不可能這樣!」旁觀龍應台的一日生活,是這樣開始的。

6月底從德國、瑞士訪問回來的她,帶著與瑞德簽訂的合作計畫,早上6點抵達機場,回到家開始補眠,醒來時已天黑。隔日凌晨5點,她仍清醒如貓頭鷹,索性背起背包,直接出門上班去。於是,她搭了最早班捷運,先到民權西路站24小時營運的麥當勞待著,再搭捷運到新莊的文化部辦公室,不到8點就進辦公室,開始一日戰鬥。

雜牌軍變尖兵 對部屬打滿分

儘管身體還在時差中,臉上還有倦容,第一個修法會議開始,她眼神頓時銳利了,托著腮、拿著鉛筆,逐條檢查邏輯與合理性。會議中,她不斷挑戰下屬:「名詞的界定是這樣嗎?」「突破在哪?」「文法不通,請處理。」每一個行程,都有隨扈進來提醒時間,把醒目的黃色便條紙貼在她眼前,寫著「此行程還剩10分鐘」「此行程時間已到」。

這就是龍應台的生活。沒有一件事,可以耽擱,更沒有一件事,容許腦袋有模糊空間。過去700多個日子,每天24小時,她天天都像在打仗。一位擔任公職30年的公務員表示,「依照現在的政治氣氛,很多公務員會覺得多做多錯,以守成為主。我蠻佩服龍應台,沒有守成,願意開創。」

問龍應台,兩年下來最有成就感的是什麼?她說,這有點難回答,「目前,沒有一件事我能說『我做完了』。文化是一種無止盡、長久的工作。」論事難定論,論人呢?龍應台卻毫不猶豫,給文化部員工打100分。龍應台說,文化部員工來自各部門,要把各路雜牌軍,從頭培養默契,是一大挑戰。若說,一個所學校有校風,那麼,文化部的「部風」是什麼?有文化部的員工這麼說:「在各部會中,我們是屬於liberal(自由派!)」怎麼說呢?

只要有理 部屬可以嗆部長

採訪這天,《遠見》記者實地觀察會議情形,下屬報告時,龍應台可以馬上抓到問題。下屬說話不清楚時,她直言:「我聽不懂。這邊是什麼意思?」做為上司的她,有話直說,這不稀奇。然而,做為下屬若是不同意部長所說,竟然也可以吐槽,在這保守的公務機關,倒是頗為稀奇。

於是,文化部開會比較不像一般部會,與其說是會議,倒也有點像是辯論會。有正,也有反,反覆討論後,得出結論。文化部綜合規劃司司長李連權說,他當了20幾年公務員,待過不同部會,只有在文化部,最敢直接講出意見,「部長願意給人吐槽、開放討論的空間,不過前提是對問題一定要有充分地把握,否則,她一定給你射飛鏢回來!」

部屬都知道,龍應台的功課總是做得很足,如果她沒有時間做功課,絕不輕易和人談,寧把會議取消。因此,她十分要求部屬要做足功課,最不喜歡模糊。「如果你有一絲一毫心虛,會馬上被她看出來,不能用幾句話唬弄過去。不然,她一定打破砂鍋問到底!」文化部主計處處長吳建國說。

拚工作 凌晨5:36還在App

文化部另一特色,是幾乎24小時的App公務討論群組,以便事務隨時溝通。不過,龍應台的腦子常常處於滿載運轉。從上班時間一直到凌晨1、2點,收到她的簡訊,都算正常。有一個主管笑說,某日半夜起來上廁所,剛好App響了。拿起手機一看:「凌晨5點36分!」

李連權說,他曾經利用會議,氣氛較輕鬆時趁勢央求:「拜託,晚上10點半之後不要App給我……。」他拿手機給《遠見》記者看文化部內部的對話群組,可以看見龍應台交辦事情的詳細。他開玩笑地說:「她一次都寫十幾行,我都只回:『遵辦』兩個字而已,這樣想想,還是部長比較辛苦啦!」

不過,部屬雖隨時皮繃緊,卻也偶爾會和龍應台開玩笑。曾經有一個司長,覺得龍應台只要盯起一件計畫,就不停追問,像媽媽一樣。他回App虧龍應台:「聽見妳的聲音,好像聽見我的娘。」被一個年紀也不算小的部屬稱娘,龍應台立刻回了一個黑色王爺的怒臉貼圖,表達抗議。「我們看到,都笑破肚皮啦!」一位司長說。

文化部工作有多辛苦?人文與出版司長周蓓姬,之前任職新聞局與外交部,因為支持文化部理念,自願轉調。來部後,她早上8點半進辦公室,晚上10點半下班「算正常」,幾乎天天工作14小時,「當公務員30幾年,這一年最累!」

去年跨年,她和同仁處理預算,直到晚上11點55分,一出辦公室,索性直接在馬路上倒數、看煙火!她笑說,剛開始面對龍應台的高標準,還很不習慣,和部長講話,手都會發抖。「有一次,明明把報告重點用便利貼好,但當部長問起,因為太緊張了,怎麼翻就是翻不到那一頁!」

這些文化部的戰將們,雖然要不斷被挑戰,半夜收簡訊,偶爾凌晨下班。但是,某司長說出共同心聲:「當公務員這麼久,唯有這兩年,感覺最沒有愧對民脂民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