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牙醫老爸也是家庭導師,女兒自學考上中醫系

他們跳脫傳統2〉自學父女檔 陳謝祺、陳宥瑄
文 / 林思宇    
2014-06-30
瀏覽數 51,100+
牙醫老爸也是家庭導師,女兒自學考上中醫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陳宥瑄從小跟著父親拜師,閱讀各式經典書籍,在家按照自己的節奏學習,基測考406分;選擇新竹女中念完一學期後,評估若要上最愛的中醫系,就得回到自學體系,所以她走自己的步調,找適合的教師,終於如願以償,如今已是快樂的大學生。

女兒念1本經典 父親要讀10本註釋

陳宥瑄的父親陳謝祺師大附中畢業後,考上台北醫學大學牙醫系,是執業牙醫師。但自從有了一雙兒女後,牙醫師就成「副業」,培養孩子做個有遠見、而非短視近利的人,反而成為主業。許多醫師父母都盼望兒女成為醫師,陳謝祺卻選擇走不一樣的路。

從胎教開始,太太徐聆就讓肚中的孩子聽音樂、說故事給腹中胎兒聽。女兒出生後,擔心女兒跟著保母每天看電視,決定辭去高薪的空姐工作,專心帶小孩。從陳宥瑄8個月會坐開始,就不停在她前面放大字卡,陳謝祺則錄製《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等經典書籍內容,讓小孩隨時聆聽;孩子3、4歲時就可以看懂繪本的字。

許多親戚覺得陳宥瑄是小天才,到學校念書一定名列前茅。但陳謝祺卻力排眾議,認為教育體系未教授傳統經典書籍,不是他所想要的教育,因此讓孩子在家念書,要求她背誦古文,他深信,這才是做人處事的根本學問。

陳宥瑄受訪時說:「爸爸比我辛苦,我念一本書,爸爸要念十多本!」原來要接招女兒的各式問題,陳謝祺得閱讀十多本經典註釋。走進陳謝祺的診所,一排全都是書櫃,隨便翻開一本經書,都是密密麻麻的筆記;陳謝祺說,當時可是找遍清大、交大的圖書館資料,所有精華都在筆記裡。小學階段,陳宥瑄就可以閱讀文言文,把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當小說來看。

為了實踐經典,陳謝祺的牙醫診所每年冬天還要關診幾週,帶陳宥瑄到杭州東天目山彌陀寺服務學習。山上生活極度簡約,所有物資都是人力搬運,至少得經過2小時的崎嶇山路,當地有水無電,夜間上廁所要拿手電筒,洗澡則是提一壺熱水和半盆冷水擦澡,簡直像是現代修行。

「在山上可實踐經典,更難得與大自然如此親近,」陳宥瑄說。最長一次在山上待半年等待專家學講經。有天,陳宥瑄告訴父親很想讀書,加上盤纏快用完,父女二人才飛回台灣。應該是從小耳濡目染古經典,陳宥瑄國中時就立志當中醫師。陳謝祺坦言,聽到時整個人慌了,他深知女兒未在正規教育體系競爭,不曉得醫學院有多競爭,要追上恐怕很困難。

不把小孩當實驗品 幫忙找到對的路

果不其然,女兒第一次到國中,當時英文小考只考6分。陳謝祺深怕耽誤女兒,在從事補習班行業的好友協助下,女兒利用電腦學習數學、理化,不懂的再問他;學校社會科教師花2小時教陳宥瑄怎麼讀社會科;國二下學期回學校上英文課。

此外,陳謝祺也動用人脈,帶女兒拜訪20多名中醫師,終於有位醫師願意讓女兒在藥房見習。靠著自學,陳宥瑄基測拿下406分。但在竹女就讀半年後,陳宥瑄發現時間被課外活動占滿,加上每堂課都是50分鐘,好不容易快進入狀況卻下課,她評估,只有再回頭自學才能考上中國醫藥大學。跟教師懇談後,教師說:「妳的居然想法跟30多歲的人一樣成熟,」鼓勵她往夢想前進。

「就是因為寶貝孩子,所以才讓孩子走上自學,」雖然有人會認為把孩子當實驗品,但實際上他早知道「這是一條對的道路」。現在八年級的兒子陳謝寬也是自學,但陳謝祺知道兩個孩子的個性不同,教法不一樣。有天兒子問他GDP是什麼?陳謝祺就上網找經濟學家談論GDP的演講稿,目前兒子能看懂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開放式課程,同時他也能和兒子討論服貿等議題。

從小開始背誦古文,這個父親勇敢讓孩子自學,未走入正規的教育體系,成功走出自己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親子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