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爭取500萬國際流動學生,是高教突圍關鍵

《遠見》2013高等教育論壇
文 / 柯曉翔    
2013-12-30
瀏覽數 11,750+
爭取500萬國際流動學生,是高教突圍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蔣偉寧在會中分享,日前經建會規劃「自由經濟示範區」中就包括「教育創新」,希望吸引國外大學可來台設立分校,或是與國內大學合設學院、學程及高階課程,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的高教發展。 面臨少子化、國際競爭等挑戰,教育專家開出什麼解方?以下為論壇演講精華摘要:

教育部長 蔣偉寧

高教鬆綁,治理才更靈活

我2012年2月接下教育部長工作,第一個要務是推動12年國教,為台灣教育打底。2013年6月,高級中等教育法通過,12年國教母法底定,現在能多花一點心思看高等教育發展。高等教育若沒好成績,台灣沒有競爭力。

首先來談國際學生的流動。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統計,1980年代有80萬名學生在各個國家流動,最新的數字增加為500萬,這批學生最具有彈性和企圖心。如何爭取這些學生,是勝出的籌碼。國際間大學的競爭愈來愈激烈,大家都在爭取最好的人才。例如新加坡1997年攬才計畫,中國大陸2008年的「千人計畫」,積極延攬高級人才。從人才競逐到國際學生爭取,我們要共同努力,不僅追求量,更要追求質的提升。

高等教育也應該去管制化和走向自由化。關於法人化,台灣有兩極力量在拉扯,但新加坡法人化已達到成果,新加坡甚至和耶魯大學合作成立學院。世界各國大學都在推動人事財務自主,這也是台灣的改革方向。

我們希望靈活大學治理,高教鬆綁與自我課責,提升高教競爭力,營造更自主的環境。目前已成立督導會議及工作圈,希望2016年12月前可完成高教鬆綁。

在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由台灣的大學和國外大學合辦學院或學程,我們也相當支持。在自由公共化和市場機制間,找到平衡,實在非常關鍵。

香港城市大學校長 郭位

民粹爭論多,應尊重專業

台灣社會太複雜,出現許多民粹式爭論,雖然爭論起來非常爽快,對於高等教育幫助卻不大。例如,美國的教授升遷程序簡單,當事人同意與否,不會有太多問題;但台灣升遷卻厚厚一疊文件,拿B來監督A,又拿C來監督B,沒獲得升遷的人更非常生氣。這一複雜,就有問題了。

台灣有一種經常可見的錯誤──問一個問題,想尋找答案,結果答案是對的,但問題是錯的。例如一個命題:高教要重視國際化,所以我們要強調英文。但我認為,英文沒有那麼重要,為了推行國際化要強調英文這題目是錯的,答案也是錯的。

英文是一個方法,但不是最重要的方法。若要說最強勢的語文,其實是中文。全世界中文的中心在台灣,但你知道現在世界上哪一個國家最重視漢語嗎?是韓國。

教育策略可以模擬,但我們沒有做模擬,假設有做模擬,民粹又說,這一定是外行人做的。台灣社會大家都是專家,如果你不相信,下回搭計程車,跟司機談談台灣的高教。教育人人都懂表面,但大家都不肯服氣別人。

台灣社會太複雜。美國人到晚上9點就關燈睡覺,香港、台灣卻燈火通明,因為美國人開會時話很多,台灣和香港人卻在9點以後,開始談論白天沒講的事情,彼此溝通內幕消息。

現在台灣的問題是,每一個人都不認輸,搞得天下大亂。如果要改進的話,台灣社會要變得更簡化,對別人要有信心。

亞洲大學校長 蔡進發

用結盟形塑特色競爭力

大學如何形塑特色競爭力,包括人文素養與關懷、國際化與創新,皆是重點。在亞洲大學,我們成立「三品書院」,推動品德教育;打造「四創學園」,希望教學具創新力,學生具創造力。我們要學生積極參與國際志工,成為陽光利他的世界公民。

亞大目前近300個外籍生,其中不包括陸生。國際化的本質是文化層面,透過環境,讓世界各地年輕人互相學習了解。另外,也要提高學生的國際移動力。

創新是開啟競爭力的鑰匙,是現在企業保持優勢的不二法門,學校也一樣。亞洲大學設立專屬創意設計與發明中心,鼓勵學生參與創意發明的競賽。 目前高等教育成立許多策略聯盟,亞洲大學和中國醫藥大學已結盟為「中亞聯大」。韓國政府投資200億韓元辦理校辦企業,推動韓國文創和醫美藍海,未來,我們也希望將大學資源延伸至大學產業鏈。

台達集團創辦人 鄭崇華

開放式課程,拚教育革命

MOOCs(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是正在進行中的教育革命。歐美國家現在非常大力推展。2002年至2012年,國際創投在教育科技的投資總計約28億美元,成長約4倍;投資公司總數達236家,成長5倍。現在全球化的網路競爭,出現MOOCs等新型模式,創投也看中這個機會。

2012年至2013年,美國至少成立10家以上的培訓課程創業公司。例如Coursera目前獲得1600萬美元的投資,麻省理工學院(MIT)和哈佛大學創建的edX獲6000萬美元投資。另外還有線上教授寫程式的網站與網站大學的出現。

台灣要怎麼做?每個人都可以從網站上找資訊,讓自己的專業愈來愈進步。學生也可以先自學,再和課堂老師共同討論。MOOCs可以補足老師不足的地方,也解決師資不足的問題,是台灣不容忽視的一場教育革命。

政治大學校長 吳思華

大學不怕多,但要有特色

台灣的高等教育面臨許多挑戰。學用落差愈來愈嚴重,學生的國際競爭力不足;知識獲取的形式在改變,在網路上得到的訊息,可能超過在教室的獲得;台灣面臨國際閉鎖,嚴重和世界脫軌;科技研發快速發展,學術論文快速增加,但這麼多的學術產出,卻沒有帶來台灣經濟社會的突破;教育支出持續增加,規範也同時增加,導致許多事情無法施展與推動。

我對於高等教育的多元發展有一些想像。除了專業知識教育,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否培養學生更豐富的學習內涵,讓他們不僅僅有一技之長,而是在大學得到滋養,成為生活、思想全能的世界公民。我們要培養學生在地關懷與國際視野。同學在進入大學前,為了升學,花許多時間準備考試;進入大學後,可不可以有更多機會讓同學走出教室?透過實作,實現夢想。目前台灣有許多學校,推動「大學小革命」,找到屬於土地與生活的小革命,讓大學裡每一個獨特的行動,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 大學的學術研究成果,最終還是要回應社會需求,為民眾增加福祉。作為一個大學,它除了是知識體,能否鑲嵌於城市之中,成為區域創新的核心力量,這個議題更值得深入思考。 大學不怕多,怕沒有特色;學歷不怕高,怕沒有競爭力。專業深化、生活教育、國際視野和終身學習是關鍵。

世界台商總會長 李芳信

多進修充實,找到一口氣

現在台灣往外留學的人數減少,我認為這是一個危機,我鼓勵同學儘量去國外再進修。我也認為專業知識和技能是第二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態度。

我認為許多成功的人都有「一口氣」,有野心、衝勁、理想和抱負。這「一口氣」的形成原因可能是過去被人欺負、嘲笑,或感情、事業不順遂,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人生的「一口氣」。 台灣年輕人要國際化,每天把世界地圖拿出來看,找到你的「一口氣」,編織自己的故事。

上銀科技董事長 卓永財

大學非職訓,產學要合作

大學是一個國家的根本。一流的國家,一定有一流的大學;國家愈強,大學吸引力也相對增加。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但應該培養出具有良好學科素養,並能夠思考與動手的人。

台灣一年生產2萬5000篇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學引文索引)論文,但可以用在產業的有多少?今日的高等教育,產學之間有非常大的落差。 現在講產學合作,教授意願很重要。但是產學合作對他來說有什麼好處?可以升等嗎?有一次,一位一直以來與我們密切產學合作的科技大學教授對我說,他要休息兩年,不能接我的案子,因為他的SCI論文不夠。

教育部要鬆綁,學校和產業如果沒有連結在一起,我認為,台灣也沒有什麼前途。如果俄語系學生在大學修產業概論,如果食品、化工科系開設經濟地理相關課程,如果工學院學生加入人文思考,出路可能會不一樣。

本文出自 2014 / 01 月號

投資農業 惦惦賺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