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跟著生命走—隨片記行

文 / 楊孟瑜    
1990-09-15
瀏覽數 8,950+
跟著生命走—隨片記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開始尋找台灣生命力的時候,它幾乎是無影無蹤的。

總撰稿人小野四處殷殷探詢,得到的是反問:「台灣有生命力嗎?」編導「悲情城市」的朱天文、吳念真和侯孝賢在鏡頭前肆意縱談,一向語多尖刻的吳念真,從心痛台灣歷史被割裂談起,憤憤不平「台灣的生命力好像已進入加護病房!」

叨叨絮聒,他突地眼睛一亮,提到一對夫妻:在宜蘭,一個公家畜牧單位,薪水不多,夫妻倆拚命研究把鴨子的毛色改變,這樣小小一個基因變化帶來的外銷收入,每年為國家賺進上億元。「就是這種對工作的信仰和熱愛,」吳念真一改原先的批判:「其實可以去拍他們,還有……。」

尋找台灣生命力,一段從失望到希望的過程。

或許是一種執著、一份專注,或許只是求生的意志,更或許是對土地的熱愛、對傳承的驕傲。錚錚鑿痕,脈脈清流,茫然委頓中,使人挺直腰桿、昂首邁步。

助理導演舉起拍板,叮囑各方:「聲音,走!」「Camera,走!」攝影機開始啟動。為求清楚紀錄一字一句,要求關掉冷氣,在熱如蒸籠的辦公室、廠房裡,和受訪者一起汗如雨下。

老闆也上初級班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0 / 10 月號

第05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