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聞傳播學群

低錄取率×跨界專長 七成學生非本科系
文 / 柯曉翔    
2013-09-27
瀏覽數 12,000+
新聞傳播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聞傳播學群相關系所是錄取率最低的科系之一。以政大和台大新聞所為例,每年錄取率約低於8%,顯示新聞傳播學群的火紅程度。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表示,大學時期訓練基本實務能力,碩士班則可以學到進一步的規畫、管理、經營與行銷策略,且因為班級人數少,多出許多和老師、同學互相對話與學習的機會,他鼓勵對於閱讀文獻不排斥的學生,能攻讀研究所繼續進修。

在眾多學群研究所中,新聞傳播學群研究生的背景組成顯得與眾不同──七成背景來自外系,僅三成大學時就讀新聞傳播相關科系。無論大學來自哪個背景,許多科系鼓勵學生發展第二專長,也針對碩士班學生開出財經新聞、科學新聞等跨領域學程。陳清河表示,面對創新匯流的多媒體時代,新聞傳播學群希望培養學生跨領域能力,開設橫跨不同語言、族群和領域的課程,也是未來學群發展的重點。

經過四年大學和二年研究所的洗禮,王慶剛找到答案。他發現,念新聞系也是一種專業:培養整理和呈現資訊的能力,用對方聽得懂的語言,講故事給對方聽。無論媒體載具如何瞬息萬變,不變的是,社會上永遠需要說故事的人。

考試現場

面試時從第一印象到離去身影 都要有自信

新聞傳播學群研究所考試分為資料書審、筆試和面試。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指出,筆試是基本門檻,但上榜關鍵還是在於書審和面試,老師從中觀察考生是否具備關心社會的能力、領導特質與參與社團等傑出表現。

「準備書審資料是一段整理自我的過程,」台大新聞所碩士班學生王慶剛說。當時他花了4個月整理大學時期的報告作業和報導作品,寫下5000字、圖文並茂的自傳,還為書審資料精心排版、做封面。王慶剛說,資料的可讀性非常重要,「要讓人看得一發不可收拾,」考生要記得行銷自己,顯現自己的特色,連結未來所學。

通過筆試和書審關卡,來到最後一關8至10分鐘的面試。考生走進教室的第一刻,老師就開始打分數。陳清河表示,考生呈現的第一印象和離開身影,都透露出說服力和自信心。他建議學生在一開始的自我介紹,可以埋下幾個伏筆,這些伏筆或許是想讓老師知道的事情、書審資料沒陳述的故事,設計成有把握回答的問題,讓老師進一步追問。

王慶剛準備面試時,將自已的背景和特色分成「新聞系」「英文系」「國際時事」「實務經驗」等四個領域,針對每一個領域皆預擬題庫,平時自問自答訓練,也請學長姐幫忙模擬面試。面試當天,果然派上用場。他在書審資料強調自己新聞系、英文系雙學位,主打國際新聞,老師立刻追問,可否分析一下時事新聞、美國期中選舉的結果?

王慶剛自知,分析政治議題並非自己所長,一定比不上政治系出身的同學。他用新聞系的眼光切入,向老師分享自己對於媒體報導期中選舉的觀察,認為報導不夠完整,還可以用其他角度切入。由於長期關注國際新聞,讓他答題游刃有餘。

邏輯和論述能力是致勝關鍵

無論筆試科目「社會問題分析」,或口試針對新聞時事發表看法,關鍵在於言之有物、提出論點和佐證。陳清河表示,口試時老師很少問專業問題,多詢問學生書審資料和時下熱門議題,考生可以用正面與反面角度思考,輔以傳播理論詮釋,並分析未來發展。

另外,一些新聞傳播研究所也舉辦團體面試。例如台大新聞所,由4、5位同學小組討論情境題。王慶剛當時抽到的題目是:「你們是一群學生報記者,欲報導台大正妹擔任showgirl(展場女郎)或藝人的現象,你們要用什麼角度報導?採訪哪些人?」

王慶剛提醒,每一位考生可以掌握自己的專長,例如新聞系學生快速整理出主稿、配標如何寫,標題如何下;政治系學生可用性別政治角度分析showgirl現象。一切無標準答案,討論過程中,邏輯思考和論述能力成為致勝關鍵。

校園現場

可視個人興趣 選擇學術研究或實作訓練

和其他學群一樣,新聞傳播學群研究所生活的重頭戲仍是寫論文。但論文到底要怎麼寫?對很多研究生來說,談到論文就頭疼。好消息是,交大傳播所、輔大大傳所與政大新聞所等校都設有「小論文制度」,讓研究生在寫學位論文前先練好功,把握機會和他校學生交流,也更添自信心。

小論文制度要求研究生必須在國內外學術期刊或研討會投稿發表一篇小型論文,才能獲得撰寫畢業論文和畢業的資格。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研究所長洪雅慧解釋,小論文和學位論文差別在於規模,學位論文重視完整的研究理論架構與文獻探討,小論文則要具有新意,這是研討會或期刊的重要評分準則。

洪雅慧建議,研究生可以從新聞時事議題找尋小論文題目靈感,例如菲律賓公務船攻擊台灣漁船、毒澱粉事件等,用舊理論詮釋新事件。以輔大大傳所為例,許多學生會以期末報告投稿,碩一的期末報告就能讓半數的同學通過小論文;若再加上碩二上學期之期末報告,通常九成的學生都能通過考驗。

除了學術訓練之外,若想磨練實務創作能力,新聞傳播學群學生也擁有豐富的實作機會。學生可以依自己的興趣和條件,選擇偏重學術研究或實務創作的課程組合。台大新聞所碩士生王慶剛選擇寫論文,他積極修習地理所、社會系、台文所和國發所的課程,並找了地理所和新聞所兩位老師共同擔任論文指導教授;而他的同學們常常扛著攝影機出機採訪、進剪接室過帶和過音,甚至為了「新聞攝影」課程,在暗房沒日沒夜地泡上一整天。

想要畢業,也不一定非得寫論文。例如世新大學廣電所可以用劇本、拍片、展演、個案研究、技術報告、製作行腳或戲劇題目等創作畢業;台大新聞所也有論文與深度採訪報導寫作兩種畢業形式。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想以實務作品畢業,也必須撰寫根基於文獻蒐集和問題意識的企劃案,達成理論與實務的相呼應合。

產業現場

《不老騎士》導演 華天灝

薪水低、工時長 但可以改變社會一些些

「追求夢想時,你會忘記自己幾歲,」紀錄片《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裡的不老騎士賴清炎說。2007年,26歲的華天灝扛起攝影機,跟著17位平均年齡81歲的不老騎士環台去。當時華天灝還是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

體藝術研究所學生,抱著打工旅遊的心情,和研究所的同學、學長打算開心玩一場。他沒想到,原本13天就該拍完的紀錄片,一拍就拍五年;他更不會知道,2012年《不老騎士》躍上大螢幕,成為台灣影史最賣座的紀錄片。

其實最初,《不老騎士》只是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監製的紀錄短片,華天灝感受到《不老騎士》裡最純粹的情感,一心想把紀錄片長度拉長,也想讓它躍升大螢幕。「我們一直以為,只差一步,就成了,」華天灝說。這一步等了五年。五年其實很漫長,在《不老騎士》成為院線片前,華天灝面臨沒有收入的窘境,四處接案,曾擔任《練習曲》劇照師、《色戒》試鏡剪接,也曾擔任婚禮攝影、美少女側拍。當時第一次和客戶開會,他心想,怎麼這麼複雜?他講的話,客戶聽不懂;客戶講的話,他也聽不懂,「我只是想要拍片,卻一直在開會。」

創作和商業,夢想和現實如何達到平衡?「機會還沒來啊,你要撐到機會來的時候,」華天灝說。等待機會前,不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從搬軌道、插電線到企劃、攝影、剪接與導演,校長兼撞鐘,人變得實際,也增加行銷和市場概念。終於,《不老騎士》在2012年登上螢幕閃亮,打破影史紀錄片票房,用影像、音樂和文字,說出讓觀眾又哭又笑的故事。「26歲那年的衝勁,我們多少對這個世界小小叫了一聲,奮力一跳,」華天灝說,電影是可以與世界溝通的,能說一些話,影響一些價值。

華天灝提醒職場新鮮人,光覺得好玩,不足以支撐工作,必須具備強烈的熱情,因為新聞傳播產業與金融、科技業相較,薪水低工時長,投資報酬率偏低。他回憶第一次拍紀錄片,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把雞趕到鏡頭裡,過程中常和動物溝通、擋路人和指揮車子。華天灝說,常要耕耘許久才能到下一站,但這些學習絕對有價值。

《不老騎士》在台灣美好的一仗已經打完,正要繼續征服海外觀眾的心。電影是華天灝的夢,也是他的生活態度。他說,在這裡,可以選擇自己的life style(生活方式),活得很有姿態。

2013年09月

研究所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