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國文科 多閱讀練寫作,強化跨科資訊

1.過去偏向文學性,現在轉向生活化
文 / 柯曉翔    
2013-09-05
瀏覽數 9,800+
國文科 多閱讀練寫作,強化跨科資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攤開心測中心公布的特色招生考試國文科測驗參考題本,宏都拉斯政變、三星堆大耳青銅頭像、H1N1新型流感問答手冊都入題了;連會考試測的國文科題本中,也出現要考生為四格連環漫畫下標的有趣題目。

「過去國文科偏向文學性,現在愈來愈生活化,出現跨科領域的考題,」桃園縣慈文國中國文科老師吳韻宇表示,學生必須面對不同情境,學習整合資訊,再加以判斷。

會考國文科參考題本其中一題,就是請學生閱讀一段網路書店付款方式的說明,判斷四個選項描述的付款方式何者正確;另外一組題組也摘錄《故宮文物月刊》針對翠玉白菜的介紹,請學生閱讀文本後再作答。

高雄市鳳西國中國文科老師陳宜政說,基測國文科常考形、音、義與修辭,會考主要是測驗學生的閱讀理解素養,比較不會觸及刁鑽的文法和修辭,考題中太過艱澀的字詞也會加以註解,若學生仍無法輕易理解,可以從題目敘述,再回溯文本閱讀,找尋答題的方向。

國中會考涵蓋50分鐘的國文和70分鐘的寫作測驗,特招國文科則分為60分鐘的閱讀理解(國文一)和語文表達(國文二)。其實語文表達也就是寫作測驗。要注意的是,明年特招,基北區只考閱讀理解,不考語文表達,其他舉辦特招的學區則兩者皆採計。

循序漸進 扎穩閱讀基本功

今年3月底試辦會考的寫作測驗題目是「從那件事中,我發現了不一樣的自己」,學生要從生活經驗出發,描述自己在某件事的心境轉折。整體而言,會考和基測的寫作測驗相去不遠,但是,特招考試的語文表達,議論、說明等能力的需求提高,這些能力通常學生比較不擅長,也提高特招寫作測驗的鑑別度。台中市大業國中國文科老師賴宜芳表示,基測寫作測驗通常為引導式作文,學生根據引導的引子,書寫自己的生活經驗;但特招的語文表達要提出論據和辯證,建構自己的想法,還要言之有理、說服別人,思考層次往上提升。

根據心測中心公布的特色招生國文科語文表達測驗參考題本,有一題是要求學生寫一封信給校長,針對「如何讓學校變得更好」,提出重要、可行的建議,說明原因,並嘗試說服校長接受意見。

從文學性過渡到培養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是12年國教時代寫作測驗的變革。「基測時代考作文,我們有時會擔心學生變成說謊專家,」吳韻宇笑著說,過去注重詞藻優美和情節鋪陳,現在學生要練習的是思考和批判,表達自己的看法並提出論證。無論是應戰國文科或是寫作測驗,平時廣泛的閱讀絕對是不二法門。賴宜芳認為,練習瑣碎的記憶性題目,對考試幫助不大,要靠平常扎穩閱讀基本功。且特招考試的題幹敘述加長,她鼓勵學生多加閱讀小說和長篇文章。

閱讀也不能偏食。從小說、散文、古文,到科普、歷史書籍或書報雜誌,都要廣泛接觸。吳韻宇建議學生要享受閱讀,不把閱讀當成只為了考試,從自己喜歡的、篇幅短的文本著手,再逐漸擴充文本的長度和豐富度。學生閱讀逐漸全面化,應對會考和特招考試才能得心應手。

國文老師怎麼教?

師生一起找靈感,啟發獨立思考

「國文教學,不是只教導學生前人留給我們的東西,而是要教導他們用前人的東西,創造他未來要面對的社會,」桃園縣慈文國中國文科老師吳韻宇說。小組討論常常出現在吳韻宇的國文課上。她會要求孩子用「發表卡」先寫下自己的答案,然後再和同組成員討論。用「發表卡」的方式,是避免小組出現沉默寡言的邊緣人,或是太出風頭的意見領袖,讓每個學生都有說話的機會,並藉由同儕的溝通,修正自己的想法。

過去的教學強調標準答案,所以孩子害怕說出跟同學不同的答案;12年國教時代,更需要老師鼓勵學生表達獨特看法。其實,老師帶領學生閱讀文本後,可以詢問學生,作者的說法是什麼?贊成或不贊成的原因?可否從文本找出支持你的論點?

最好能留一點思考的時間給孩子。台中市大業國中國文科老師賴宜芳常在課堂上從時事新聞中拋出問題給學生,讓學生表達意見和理由。甚至上寫作課時,也打破過去老師發布題目、學生振筆疾書的習慣,改採師生先共同找到靈感,充分討論後,學生再動筆寫作。

讓想像力天馬行空延伸

高雄市鳳西國中國文科老師陳宜政則援引其他文本,讓學生表達想法與討論。例如學生很喜歡周杰倫,她特別找周杰倫接受媒體專訪的文章,讓學生發抒自己喜歡哪些流行歌,甚至教導學生周杰倫歌曲裡、課本沒出現的詞彙,讓喜歡背歌詞的孩子,印象更深刻。

在上到《五柳先生傳》時,陳宜政出了一個妙題給學生:「如果五柳先生是我的爸爸?」有學生寫道,「五柳先生好讀書,我家應該充滿書香氣息」;也有學生打趣地說,五柳先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如果是我爸爸這麼愛喝酒,我可能得常常去警察局把他保回來。」學生根基於文本,想像力天馬行空延伸。

陳宜政認為,學生要學好中文,得先建立好資料庫,例如默寫一篇經典文章,補足寫作能力和詞彙表達能力,或者透過表演、繪圖或心智圖等多元方式,建立文章的架構,並學習闡述。至於學生常感到懼怕的古文,其實也有閱讀的訣竅。許多老師會先將課本頁面下方的注釋講解完畢,再帶領學生閱讀頁面上方的文本,但吳韻宇認為,這和平常閱讀模式不同,正是很多學生閱讀產生恐懼的主要原因──學生習慣把困難解決後再閱讀,如果無法解決,就停留原地,不再前進。

老師應該帶領學生直接閱讀文本,推敲句義,最後才回來看注釋,把每次的文本教學,放到學生自己的閱讀情境。「老師不是以教會這篇文本為滿足,而要教學生運用這樣的閱讀能力,學會日後閱讀更多不同樣式和內容的文本,」吳韻宇進一步分享。那麼要如何讓學生學會學習的興趣,更勝於學習本身呢?

陳宜政認為,12年國教下的國文教學更加活化,未來不能再單打獨鬥,老師們應該建立團隊,共同思考新穎的教學模式,激盪出各種火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