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重學歷重技能 工匠的雙手創造高競爭力

瑞士的技職教育經驗
文 / 彭漣漪、高宜凡    
2013-06-04
瀏覽數 14,500+
不重學歷重技能 工匠的雙手創造高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學歷絕不等於高國力

根據統計, 2008年的資料,台灣當年20歲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比率是 67%,雖低於南韓但遠高於先進國家如美國 49%、德國 21%及瑞士 18%。結論是很明顯的:高學歷不等於高國力。

事實上,「怎麼可能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可以高等教育!」一位瑞士國家技職主管機構的長官直說,每人資質及性向不同,喜歡研究、能夠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輕人應是少數,一個國家根本不可能有九成的年輕人都有能力或都必要接受高等教育。

同樣是幅員不大、人口不多的小國,同樣缺乏天然資源,瑞士和台灣有著許多相似點。但是,瑞士卻能擺脫600多年身為歐洲最窮國的宿命,成為全球競爭力數一數二的國家;瑞士的義務教育只有9年,國中畢業後,超過三分之二的學生選擇職業教育。跟台灣幾乎人人上大學的景象截然不同。

當農夫、烘焙師都有專屬職訓

瑞士全國已發展出230種職訓課程(VET)及410種產學專班(PET),通常是每週在校2天、工廠3天的「師徒制」訓練,有些行業如烘焙只要2年,鐘錶師則需培訓4年,連當農夫都有專屬的職訓課。

隸屬瑞士經濟部的職業教育局副主任維摩(Josef Widmer)解釋,政府目標是讓95%的高中學歷青年,都有就業能力。讓學校與就業接軌,畢業後不會高不成低不就,這正是低失業率的主要原因。

究竟,瑞士如何藉著成功的技職教育打造出令人稱羨的國力?《遠見》採訪團隊2013年越洋直擊報導。

瑞士不拼高教照樣贏把技職視為好生意

當台灣的學生不想念技職學校、當台灣的技職學校各個用盡辦法,想「升級」變大學時,遠在歐洲的瑞士,卻把技職學校變成好生意。

不僅當地三分之二學生選擇技職體系,世界各地人士更仰慕去瑞士念技職學校。其中,旅館教育就是瑞士最出名的。

輸出國際的各種教育產業中,管理方面,美國為世界第一;餐飲方面,法國為世界第一;至於旅館學校,則是瑞士第一。

教育是門好生意 旅館學校全球居冠

「瑞士的觀光產業與旅館產業相輔相成,配合緊密,」瑞士觀光局新興市場及專案主任索瑪魯加( Sommaruga)指出。

瑞士高等教育鼓勵民間自由辦校。私校得到不一的補助,甚至完全沒補助。有趣的是,瑞士私校隸屬經濟部管轄。「因為教育在瑞士被視為可以產業化的行業之一,」瑞士教育集團( SwissEducation Group)執行長朗德士( Florent Rondez)表示。

在瑞士,經營學校的確可以賺外匯,是個好生意。因為旅館學校的國際知名度高,「在瑞士讀旅館學校的,九成是外國人,」朗德士指出,瑞士共有26家旅館學校,只有6家是公立的。

海外學生要去瑞士就讀這些私立瑞士旅館學校,要準備像就讀美國長春藤大學等值的學費:光學費,約400~500萬台幣,加上生活費超過600萬。

吸引全球頂尖餐旅業前來徵才

朗德士指出,瑞士旅館管理學校發展擁有悠久的歷史,事實上,全世界第一所旅館學校就是瑞士的洛桑旅館管理學院,成立於1893年。目前與美國康乃爾大學並列旅館管理大學世界第一。

近幾年來各國觀光休閒行業愈來愈發達,想要求學的各國人士愈來愈多,更促使瑞士旅館學校蓬勃發展。

例如瑞士教育集團就逐漸擴充,多年來靠併購,成長為瑞士最大的私立餐飲旅館集團,目前旗下有五間學校,橫跨旅館、餐館、管理等領域。每年為學生舉辦的全球招募活動,規模極為驚人。今年3月共吸引來自60家國際一線餐旅休閒機構、175位專家,不遠千里從中東、南美、中國、歐洲來到瑞士招募人才。

第一天招募活動是為畢業生求職而設計,第二天則是為在校生提供實習機會。來自各國的60家機構在會場設攤位,想求職或找實習機會的學生,各自選擇機構,按順序遞上履歷表,各機構主管當場進行面試,場內看來人山人海。

實作與理論雙軌並行

「因為我們相信瑞士學校訓練出來的學生,基本動作很好,可以直接上線,」參加這場招募的萬豪國際集團(Marriott)中國人才關係項目經理董佳表示,萬豪在中國已設60個點,到2014年還要再設80~90個點,需要再招募3萬名員工。

君悅酒店亞太區人資長韋德(Wade)則表示,他盯著學生的眼睛面試,看他們呈上的履歷表詢問問題,覺得每個訓練都很好,可以放心雇用。

瑞士旅館學校的教學特色,是細膩的將實作與理論教學雙軌並行,美國則偏重管理理論。瑞士教育集團學術長唐赫瑟(Donhauser)分析,學生若能親手在操作中學習,再加上最新的研究理論及工具,學習效果會更好。

在招募會場,中午為近200位貴賓提供自助餐服務的就是學生。一早就看見十多位穿著制服、面顯得生嫩的學生們,圍著一個老師準備聽長篇指示。

學生來自全球 如同聯合國

「今天大會的餐點,都是學生準備的,」朗德士說,他們會打破盤子、手忙腳亂,但參與這樣一個大型活動的實作,是難得的寶貴經驗,也是最好的學習。

誰說技職沒有出路!不管是學校經營,還是學生出路,瑞士都做到世界第一。

就拿其中一所成功的案例來說,蒙特勒旅館學校(Hotel Institute Montreux)成立於1984年,外觀如典型的典雅歐洲建築,難得的是坐落在風光明媚的日內瓦湖旁,遠觀阿爾卑斯山,初春的雪還覆蓋山頭,寧靜安詳如山水畫。

一如瑞士大部分的旅館管理學校特色,蒙特勒強調實作和理論並重,利用實作讓學生知其所以然地吸收理論課程。例如一年級每一星期有一天要實作一整天,剩下四天在教室上課。

驚人的是蒙特勒的學生,99.6%來自國外。「我們有來自50多國的學生,像聯合國一樣,」蒙特勒院長伯潔蘭德(Ulrika Bjorklund)指出,複雜的國際學習環境有助於學生挑戰未來,因為在職場上,他們也要應對來自世界各國的客人。

在這裡就讀的台灣學生張祐羚班上有20多個學生,只有她來自台灣,其他來自東歐、俄羅斯、烏克蘭、印度、大陸、香港、新加坡、越南等。

就業與讀書並行 教學很務實

不像台灣的大學一念就四年,許多人在瑞士讀旅館學校,是讀書與就業並行,因為瑞士強調實務的高等教育學制,每念完一年就發給一種特定文憑。

有些人念完一年後,直接工作個幾年;還想回去念書,可以隨時中斷工作,從第二年課程念起。第二年念完,同樣可以拿到一種文憑,又直接就業。想念第三年課程的再回來,三年念完可以拿到學士學位。

在瑞士旅館學校中,蒙特勒最特別的是結合旅館專業與管理課程。「蒙特勒在餐飲休閒專業課程外,結合美國最強的管理課程,」伯潔蘭德說明,三年修得學士學位後,接下來,學生可以再花半年,攻讀美國諾斯伍得大學(Northwood)設於瑞士的分校,取得商學學士學位。

「絕對不要在拿到商業管理學位後直接再往上攻讀碩士,先去工作,工作後才知道自己要什麼,」伯潔蘭德強調,蒙特勒也有40多歲的學生,做而知所不足後,再回學校,學習效果將會更好。

瑞士寄職成功因素更有彈性與人性的教育制度

技職教育要發展得好,背後需要更有彈性與人性的教育制度。

台灣的初中學生畢業後,要決定該選擇技職類或一般型綜合高中時,常是在不了解人生志向的情形下由父母決定,而選擇後就很難再回頭。

但瑞士的教育體制提供年輕人多元、彈性的選擇,技職與學術研究教育雖然分流清楚,但保持隨時轉換的可行性,讓年輕人在面臨技術或學術研究的分流路上,選擇不會太艱難,不管何時想轉軌道,都有辦法。

這讓瑞士技職學生選擇可以很多。有的只念1年、拿個證書就去工作個幾年,但可隨時回來念完學位。有的工作到一半,如果想做家具設計,只要自己平常底子練得夠厚,參加國家考試合格後,就成了有證照的家具設計師。

教育體制有彈性 年輕人隨時可換軌道

瑞士職業教育局副主任維摩(Josef Widmer)指出:「你不會被綁在一種體制下,不管你是20、30或40歲,」他說。

維摩舉他自己的女兒為例,女兒在15歲初中畢業時,很難選擇未來將從事哪種行業,因此捨棄技職,決定上一般高中,後來她改變主意,就花1年時間到旅館實習,未來將攻讀觀光學校。「雖然比別人晚,但教育體制有彈性,有時年輕人就是需要一點時間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他如是說。

對比起來,台灣的教育體制像棵松樹,一根中心樹幹獨大,學生就讀一般高中為主流,大部分的學生不管愛不愛念書,性向如何,都在這樣的體制下,被潮流推著讀完一般高中,然後再來想下一步。

一技之長遠勝於大學文憑

技職教育特別成功、造就百萬「黃金黑手」的瑞士,教育體制像棵分枝均勻的大榕樹,中央主幹長到一半(學生完成九年基本國教),大致均勻地分叉為技職、一般高中及音樂、美術等專業類高中。

學生可在念完技職學校後直接就業,想繼續努力取得更高學歷的,有兩種選擇:一是A級高等教育,重學術。二是B級高等教育學位,偏向實作為主。

但是務實的瑞士人跟台灣很不一樣。每年約只有35%(3萬7900人)的年輕人取得偏重學術的A級高等教育文憑,其他65%,約8萬200人取得偏重實務的B級高等教育文憑。顯示瑞士年輕人不會一窩蜂想念偏重學術的大學,求一技之長比什麼都重要,主流是念技職體系。而且若真要學術研究,隨時都可以轉軌道。

駐瑞士台北文化經濟代表團日內瓦辦事處大使銜處長俞大㵢 ,有深刻體會,之前家裡鎖壞掉,他找人來修,費用高達1.2萬台幣(瑞士人均GDP約台灣的四倍),工匠技術之值錢,把她嚇一跳。

日內瓦辦事處組長陳淑容指著所在的會議廳表示,之前要將影印機從這裡移到那裡,就花了20~30萬台幣。

企業熱中產學合作 提供大量實習機會

「這裡有專業技能的人,身分地位、所得與拿到大學文憑的人平起平坐,」俞大㵢 觀察,瑞士水電工人之類的專業人士,穿著都很講究,不像台灣,比較隨便,甚至骯髒。

瑞士的企業也非常喜歡跟技職學校合作。約有30%的瑞士企業參與產學合作,提供大量實習機會,讓他們一邊工作、一邊念書,企業並支付基本薪資。

維摩表示,瑞士學生必須自己找實習機會,但約有15~20%的比率找不到好的,這時邦政府及各種教育機構會加以協助。

老師鼓勵學生就讀技職,父母也很早就和孩子談興趣傾向,學生可以不斷摸索個人的興趣與發現志向。

「務實」概念貫穿瑞士教育體系

現任瑞士教育集團亞洲區經理芬得生(HerveFindeisen)的個人經驗就是例子,他總是邊工作邊念書,隨時轉換。他國中畢業後就讀技職學校保險科,並在一家保險公司實習,實習薪資換算成台幣是1.8萬台幣,加到3萬;接下來他到美國讀1年語言學校,加強英文;18歲去當兵3年;22歲修讀國際海關法;23歲到海關工作,當海關警察,前半年接受訓練;27歲後又進瑞士外交部,負責簽證業務。在工作期間,芬得生同時取得國際海關法、移民法這兩個文憑。

強調有實作經驗再來修習理論課程的精神,從技職體系一路貫穿到應用科學大學,簡單形容就是「務實」。

瑞士目前提供230種職訓課程(VET)及410種專業課程(PET),涵蓋各行各業,如農夫、木工、法律、觀光等。

念完職業訓練的學生,要讀1年叫做「Baccalaureate」的大學預科課程,做為銜接教育,就能轉到應用科學大學,或是以工作經驗或取得國家考試證明,進入一般大學。

反之亦然。選讀一般高中的學生,必須再讀一年的大學預科課程,接下來就讀一般大學,或以工作經驗、或取得國家考試證明,再轉到應用科學大學。

政府不設教育部 教育制度更貼近需求

當台灣各大專院校很多事情都要上報教育部等單位同意批准時,在瑞士中央政府裡根本沒有教育部。

為了更貼近市場需求,瑞士將教育管理權下放給26個邦政府,因為邦政府比中央了解地方企業的需求,也更能制定適合的法規制度,並可就近管理。

前陣子台灣的國際麵包比賽冠軍吳寶春,因為只有國中學歷讓台灣各大EMBA無法招收,卻吸引新加坡國立大學向他招手,反映了台灣教育制度有多僵化。

吳寶春若生在瑞士,想必他的求學與麵包達人之路、技職與學術融合的個人願望,應該會順暢許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