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文創資產能凝聚資本 活躍金融投資

專題論壇7〉金融資本是文創發展的動力
文 / 王思涵    
2011-12-15
瀏覽數 11,000+
文創資產能凝聚資本 活躍金融投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人

永豐銀行董事長 邱正雄

與談人

行政院金管會副主任委員 李紀珠

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 李吉平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唱家 田浩江

第七場專題論壇「金融資本是文創發展的動力」就此議題做討論,並由前財政部部長、永豐銀行董事長邱正雄擔任主持人。

金融背景出身的與談貴賓包括行政院金管會副主委李紀珠,金管會甫大致完成無形資產鑑價基本會計準則,協助文創產業取得資金,她對相關法規困境與突破,瞭解甚深。

另外一位金融代表是大陸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李吉平,該行去年對文化產業貸款金額高達1000億人民幣,居於首位,但回顧2008年,大陸金融機構對文化產業的貸款額才4.8億,成長驚人。

藝術表演的代表是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唱家田浩江。這25年來,他在很多國家的舞台演唱歌劇,閱歷豐富,近來因參與製作與回到兩岸開唱有些心得分享。

文創議題有多熱?從本場座無虛席也能看出。 花蓮前市長葉耀輝特到現場,建言政府與金融機構應加強「文化下鄉」,善用東部地區的文化資源。

另一位觀眾也提醒,文化是一個國家人民深度的思想,不能只從金錢衡量思考投資報酬率。

對此,三位與談人均表同意。李紀珠特別回應,文化的城鄉平衡非常重要,而文創產業要發展的好,必須有夠文化底蘊的民眾來支持。以下為精采內容紀要:

文創產業需政府、基金支持

〈主持人〉邱正雄:近年來,大陸積極推動文創產業,許多連續劇在台灣造成轟動;而台灣的文化、藝術創作與服裝設計,近來在世界展覽、比賽更是成績顯著,但如何進一步將文化創意事業擴展並「產業化」是大家最關心的議題,也是本場論壇的主題。推動文化,要靠政府、財團與基金。

過去,財團與基金支持藝術文化,很多是表達公益,目標不是在賺錢。但發展產業的過程,一定需要資金支援,就如同工業革命也是企業家從資本投資,後面有創投等,把週轉性的資金轉為投資型的資金。

日前立法院已經通過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法令,李紀珠副主委將說明融資框架與政府補助的狀況;李副行長也會報告大陸國家開發銀行對文創產業融資貸款的狀況;而田浩江先生可從藝術表演藝術者的觀點分享真知灼見。我們請李副主委先開始。

文創無法量化 造成融資困難

〈與談人一〉李紀珠:文創產業是新興國家追趕已開發國家非常有潛力的領域,台灣已將發展文創,設為第四波產業動力。

大陸近幾年在整個亞洲地區新興國家的出口產業裡頭,有關文創產業的部分成長最快,印度其次。兩岸在這部分都花很大的心力,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也是追逐國際市場時很大的潛力。

記得《遠見》去年做文創產業調查,問業者文化、創意與產業這三者,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比例最高的回答是產業化;再進一步問,推展產業化的過程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比例最高的回答是資金,其次是人才。

文創產業取得資金的困難,就我們瞭解,第一,文創產業投入時多是中小型企業,本來就困難重重;文創產業的性質又比一般中小企業有更多的考量。

文創有的是無形資產,如智慧財產權,相對其他製造業,沒有抵押品協助銀行融資。

新興國家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又不夠,加深無形資產評量的困難度,當金融資產要再做轉換的時候,沒有一個交易市場,造成文創產業在融資上面的困難比其他產業來得多。

此外,這個產業最大的資產在於「人」,問題是人力資本沒有辦法顯現在一般會計上的財務報表,財務報表沒有辦法具體呈現這些人的價值,所以資產負債表的淨值相對變很小,當他拿著這個會計上的財務報表到金融機構或找投資者時,又更困難。

再加上,文創產品在很多情況下不是必需品,需求是被創造出來的,價值也就會隨著人的偏好轉變而轉變。

今天市場喜歡A,明天喜歡B,動態價值的轉變速度難以掌握,即便它已經商品化,也很難估價。尤其是它的存貨價值,高科技產品的存貨價值是愈來愈低,但文創商品可能物以稀為貴,價值愈來愈高。

金管會已建立無形資產鑑價的會計準則

產業化取得資金的方式大概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是創投資金,接著是銀行融資,再來更好的是上市上櫃,到資本市場去融資。上面種種因素,造成文創產業在三個階段想要取得資金都很困難。

面對困難,不可能不去處理,尤其是台灣、大陸這樣新興國家。

成熟國家已經克服很多問題,比如說美國,內需市場大,再加上保護與周邊機制夠健全,所以可以用市場化的機制來支持文創產業的發展。

此外大部分的國家,政府必須扮演比較重要的角色來推展,像日本與韓國。

台灣政府應當扮演的角色,第一,創造一個讓市場機制可以發揮的法律與政策環境,法律環境包括剛提到的智慧財產權保護,政策環境是相對於交易市場的建立,或者是獎勵與補助的誘因。

經建會已編列了100億給12家專業的創投公司來經營投資,我昨天特別去問了一下經營績效,到11月底可以賺1億,聽起來還不錯。

此外,在融資的部分,台灣政府也匡列250億的資金做利息補貼、在各大專院校設立很多育成中心與資金補助。

金管會也建立無形資產鑑價的會計準則,大概擬定完成了。另外還有鼓勵中小企業的信保資金,當民眾還不會評估的時候,可透過信保基金,組合一些專家認定有潛力的產業,誘導資金進去。

開發銀能為文化企業量身訂作金融服務

〈與談人二〉李吉平:大陸對文創事業愈來愈重視,發展也是愈來愈快。我感覺大陸金融界雖然對文化的重視愈來愈高,各種支持的方式也慢慢多起來。

但是,總體來看,貸款分額在金融資本的占比很小,金融資本支持文化知識產業還在起步階段。開發銀行始終扮演先導、開發的角色,在文化事業上,也正積極探索。

開發銀行現在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開發銀行。胡錦濤主席公開稱開發銀行為中國最大的對外投資銀行,外匯貸款餘額已經超過1800億美元,超過中國銀行,在國內居於首位。

開發銀行在國內中長期的領域當中,始終發揮主力銀行作用。

開發銀行雖已改為商業銀行,但經營模式仍然以發行金融債券做為基礎,累積發行債券6萬億人民幣,存量在4萬億左右,資產業務也以中長期為主。我們成績顯著,已經連續46個季度本息回收率在99%以上,連續26個季度,不良資產保障在1%以內。

以上顯示,開發銀行有能力、有實力、有義務支持一些文化重大項目,努力為文化企業提供量身的金融服務。

發起文化產業創投基金 首期已募資20億

首先,我們主張規劃先行,自行編制開發性金融支持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規劃立足於中長期的長遠發展。

第二,注重基礎設施領域的優勢,大力支持文化基礎產業建設,完善文化公共服務設施。不是簡單的支持一部電視劇或影片,還要把文化當作基礎建設。

第三,運用投、貸、債、租、證的綜合服務。國家開發銀行包含貸款、投資公司,可以發債,還有租賃公司,我們對企業推銷債券等。債券在大陸市場是人民銀行主要的公共工具,成為一個準國債在國內債券市場,使得我們能對文化產業提供一種長期、多功能的服務。

第四,聚集文化產業龍頭企業,優先支持文化骨幹做強、做大,以帶動整個文化產業。譬如已經成功運作的上海世博文化中心與迪士尼。我們已發起我國第一個文化領域產業基金「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目前已經完成20億元的首期募集。

到今年9月底,開發銀行累積對文化產業貸款已經超過1000億人民幣,達到1053億元,居大陸金融界之首。開發銀行現在擔負著成為促進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的主力銀行。下一步,我們非長期望加強與台灣各界同行對文化產業的融資支持。

文化創意可凝聚金融資本

〈與談人三〉田浩江:我在很多國家的舞台上唱了25年的歌劇,家在紐約,也在北京,也在香港,將來希望在台北也有個家(掌聲)。

最近三、四年,我的歌劇事業進入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發展期,我參加很多部有中國文化元素的歌劇和音樂會的世界首演,包括在紐約國際大都會歌劇院演出譚盾的《秦始皇》、在舊金山歌劇院演出美籍華裔作家譚恩美的作品《接骨師之女》、在科羅拉多參與創作與演出的《詩人李白》、去年到台灣參與原創歌劇《畫魂》、在香港演出《利瑪竇》還有今年在北京國家戲劇院世界首演的《趙氏孤兒》。我體會,中國音樂文化的創意已經走向世界。

一個國家與城市的發展跟文化不可分割,一個充滿文化創意的城市是一個國際化的城市。紐約是最好的例子,最好的文化藝術都匯集在紐約。

一個城市的文化創意發展,一定跟金融資本不可分割,沒錢很難做文化。而文化創意的發展也有非常強大的凝聚力,可以凝聚金融資本,紐約又是個例子,華爾街的金融資本對整個紐約文化的藝術發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紐約國際大都會歌劇院一年的經費大約3億美元,很多資金來自於金融機構與大的財團企業。

大陸可舉辦亞洲藝術節 吸引全球目光

我一個唱歌劇的演員可以跟著名的各位坐在一起講文化很榮幸,也激發我很多創意,想分別跟各金融資本的掌門人分享。

第,我建議邱正雄董事長,永豐銀可以在阿里山做一個國際藝術家的部落,每年請十位世界著名的藝術家相互碰撞,舉辦各種各樣的討論會與大師班,結束時到兩廳院演出。大師們聚集在一起,一定有很多世界級的創意,這些創意會產生文化效果,至於會不會變成經濟效果,要請教邱董事長了。

第二,我要跟李紀珠副主委提一個建議:台灣應該成立一個專業的歌劇院。台灣沒有一個專業的歌劇院,也沒有一個專業的芭蕾舞團。但我認為,做為一個國際都市,真的是首推歌劇、芭蕾舞、交響樂這類可以會同國際藝術水平的藝術類型。

第三,我也要給李吉平副行長一個建議,亞洲缺一個世界首演藝術節,台海兩岸與亞洲地區所有藝術作品的世界首演都會受到關注,若亞洲有個藝術節,將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與支持。這三個提議,我先聲明有版權(全場笑),而且我非常高興與遠見.天下文化集團分享。(王思涵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