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黃曉明 真誠面對 不設限的自我挑戰

從漂亮木頭到入圍亞洲電影大獎
文 / 范榮靖    
2011-05-06
瀏覽數 41,150+
黃曉明 真誠面對 不設限的自我挑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34歲,剛過而立之年不久。闖蕩大陸演藝圈十多年,黃曉明始終堅信、也一直努力實踐的字眼──「真誠」與「挑戰」。

進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之前,他從沒受過科班訓練,被老師稱做漂亮的木頭;在校期間,他也並非明星學生,很少受到囑目。

但他愈挫愈勇,挑戰自己極限。如今,他已是大陸家喻戶曉的一線男星,也跨足歌唱界,更自己開起工作室,多元發展。

3月21日晚間,香港會展中心現場。「曉明、曉明……,」黃曉明身著一襲紫色修身西裝,簡單有型,走在「亞洲電影大獎」頒獎典禮紅地毯上,無數粉絲大聲尖叫。

這晚,黃曉明因為《趙氏孤兒》韓厥一角,入圍最佳男配角,將與《葉問2》洪金寶、日本片《告白》岡田將生等人角逐;最終,是洪金寶獲獎。

「能夠入圍就很高興了,」黃曉明由衷地說,這次競爭者都很強,不只大陸演員,而是全亞洲的演員一同競逐。

自小品學兼優從未想過演藝之路

紅了,卻不曾改變黃曉明的真誠個性。「他,是一個很真的人,不會拒絕別人、不會傷害別人,也不會讓別人下不了台,」他的恩師崔新琴觀察,從她認識黃曉明至今十多年,這個特質從沒變過。

但鮮為人知的是,黃曉明走上演員之路,其實是個偶然,而崔新琴更是扮演關鍵角色。

黃曉明,1977年出生山東省青島巿,是家中獨子。父親是工程師,母親在工廠工作,家境小康。

他的表親很多,有七個表弟。他因年紀最大,在長輩期盼下,成為同輩親戚的榜樣,書唸得好,個性又溫和。他的父母因此相當放心,從不要求他做什麼職業。「自己做的決定,自己承擔,」黃曉明清楚記得,父母從小只告訴他這點。

他也因成績、外型出色,常被選做模範生、擔任升旗手、代表學校出賽,算是學校風雲人物。

按理說,他的性格應該開朗、活潑,但問題是,他的內心始終覺得「彆扭」。因為要求完美,他害怕自己做錯,個性也就不自覺內向、害羞起來。

「我其實是一個不喜歡出風頭的人,只要站在人群前面,就會渾身不自在,」黃曉明透露,儘管現在演戲、接受訪問,仍會緊張。

害羞,更讓他錯失生平第一次進演藝圈機會。

7歲那年,有個電影導演來到青島挑選童星,他的二姨信心滿滿地帶他去試鏡。沒想到面試過程,黃曉明兩隻手全將臉遮住,根本不敢把手放下。

他的父親難掩失望表情,黃曉明便安慰父親說,他不想演戲,想當科學家,他的確用功讀書。初中時,曾因偷看武俠小說被母親發現,之後他就忍住不再看,直到考上重點高中青島一中。

意想不到考進北京電影學院

從重點小學到重點初中、高中,他的成績名列前矛,也深受同學、老師歡迎。

但不變的是,他依舊沈默寡言,上課專心,下課馬上回家讀書,很少和同學混在一起。因此被同學戲稱「黃大蔫」,意指他就像一株失去水分而枯萎的植物,甚為可惜。

然而,命運之神似乎就愛捉弄人。黃曉明原本想當科學家,無奈理科成績不佳,只好轉讀文科。高三那年,在師長推薦下,前往青島一家電視台當兒童節目助理主持人,同時接受普通話訓練。恰巧,北京電影學院(簡稱北電)來到青島招生,他的普通話老師也從北電畢業,便鼓勵黃曉明前去試試。

只是,從沒受過演員科班訓練的他,面試差強人意。當時,北電表演系教師崔新琴出題,請他即席表演捉蛐蛐(蟋蟀),他竟一口回答,「報告老師,青島沒有蛐蛐,」場面一時僵住。接著,老師想考驗他的情感瞬間爆發力,請他發脾氣,表演吵架;他竟搖頭回答,「我媽媽說,吵架不是好孩子。」

意外的是,黃曉明還是進入北電。「他,就算是塊木頭,也是塊漂亮的木頭,」崔新琴笑著說。

崔新琴的決定從此改變黃曉明的人生。而從木頭變成演員,黃曉明著實下了很多功夫。

學演戲,先學做人培養高EQ

上北電後,他個性內向,並沒太大改變。剛到宿舍時,他躺在床上休息,其他同學聊天,他偷偷地聽,聽到有趣的部分,也只敢偷偷地笑。第一次上台表演時,和趙薇合演《婚姻介紹所》。他在舞台上,緊張到嘴巴都在抽動,事後被趙薇嘲笑一番。

在北電表演系裡,他也不突出。論外型,比他好的人不在少數;論個性,比他活潑開朗、長袖善舞的人,大有人在;論演技,他也沒有基礎。

「每個班能紅兩個人,就很了不起了,」這是北電表演系多年來不成文的傳統。當時班上最受囑目的兩位,也當然都不是他。一位是趙薇,在大二下學期拍攝瓊瑤《還珠格格》,飾演小燕子,一砲而紅;另一個是陳坤,在畢業那年,嶄露頭角演出《像霧像雨又像風》,也打響了知名度。

「我從進北電第一天起,就不認為自己會紅,」他如此坦誠說。但是原本對演戲興趣不大的他,個性裡好強的一面卻不時鞭策著他,總覺得自己並不差,別人做的到,自己也一定做的到。

「學演戲,先學會做人,」黃曉明清楚記得老師上課講的這句話,縱使發現同學優秀,他不眼紅,正面思考,學習同學優點,使他成為EQ高的人。

「趙薇太紅了,嫉妒也沒用,」黃曉明說,倒不如轉念,以成為趙薇的同學為榮。因此當《還珠格格》正在播出時,趙薇不時收到郵局寄來一麻袋的信件,他就常去收發室替趙薇收信,樂此不疲。

拚了命學習讓自己踏出框架

在專業方面,他起步比別人晚,加緊打拚,該盡的本分、該做的事情,都努力去做,從不喊累。

為了克服上台緊張的毛病,在解放天性課堂裡,勇敢扮演搖滾鴨子,全身上下隨著音樂、不計形象擺動;同時,他也學習觀察社會形形色色的人,在校內嘗試不同角色。從販賣包子的攤販、被老婆罰跪的丈夫、到隨地吐痰的巿民,他來者不拒。

更進一步,為了培養鏡頭感,在照像機或攝影機前面可以表現自然,從大二起也接拍廣告。

他的處女座是拍奶粉平面廣告,掙到1千500元人民幣,比他母親當時一個月800元工資還高,他馬上就把錢寄回青島家中。後來,他又接拍其他廣告,在鏡頭前面表現愈來愈自然,酬勞也跟高,最高2萬元人民幣,被同學稱為萬元戶;他也因此常請同學吃飯。但是,命運之神卻又考驗他。當時,距離畢業日子一天一天接近,同學陸續接到電視或電影演出機會,唯獨黃曉明苦無演出機會。

終於,在畢業前他接到一齣電視劇《網蟲日記》的演出機會。但在拍戲過程中,某次在回家路上卻發生車禍,昏迷半個多小時才醒,下巴及耳鬢縫了好幾針。事後,敬業的他,沒有休息,繼續拍戲。

面對挫折正面思考,奠定勇氣

畢業後的人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收入不多,只能和同學在北京合租一間簡陋房間,睡的是沙發床,沒拍戲的日子都吃方便麵。

日子過得很苦,他卻不想讓父母擔心他,沒伸手跟家裡要錢。甚至車禍,也沒讓家裡知道,母親看他臉上縫線,他也解釋是刮鬍子不少心刮破皮。

更難過的是,他對自己的演技很不滿意,即使事前做了十足準備,但開拍時,還是緊張、放不開。

「遭遇挫折,是件好事,」在艱難日子裡,他靜心思考,看透許多事,腦子開竅,「人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戰勝自己,就會成功。」

他的父親也鼓勵他。有次,他們一同逛超巿,父親指著貨架上的鹹菜對他說,「演員就是擺在架上等人挑選的大頭菜,你要努力汲取生活滷料,把嚼勁蓄大點,慢慢就會愈來愈有味道。」

終於,他把握住了機會。2001年,他畢業隔年,電視劇《大漢天子》找他擔任男主角,飾演漢武帝,而他的對手是實力派演員陳道明。 這次,他不再怯場了。他放開來演,將漢武帝剛愎自用、愛才如命的特質,詮釋淋漓盡致,也將漢武帝的自信、若有所思的小動作演繹入木三分。

陳道明更當著他的面稱讚,「你這小伙子不錯,是年輕演員少數敢直視我眼睛,無所畏懼。」

走紅之後的黃曉明,一如求學時的全力打拚,沒有懈怠,不斷挑戰新的角色。

從電視劇《神鵰俠侶》的楊過、《鹿鼎記》的韋小寶、《新上海灘》的徐文強,到電影《風聲》的日本軍官武田、《唐伯虎點秋香》的搞笑唐伯虎、《趙氏孤兒》被毀容的將軍韓厥,幾乎沒有角色重覆,也不在乎外型俊美與否。其中,韓厥這個角色,導演陳凱歌原本只是設定斷臂,但黃曉明覺得不夠,主動建議半邊臉毀容,增加說服力。  

「我是一個和自己對著幹的人,常跟自己過不去,」黃曉明透露,當他拍完《大漢天子》《神鵰俠侶》《新上海灘》,很多人找他再演其他類似角色,他都沒答應;己是大陸一線小生的他,也當配角,甚至演反派。

他敬業的態度,更始終如一。「拍戲苦不苦,想想神雕黃曉明,」在大陸影視圈流傳這麼一句話,因為他在拍攝《神鵰俠侶》期間,曾經五天六夜沒睡覺,平均一天也只睡三、四個小時。

《風聲》這部他認為至今最難演的戲,他也因不懂日文,為了詮釋好日本軍官角色,仔細揣摩神情動作之外,更無時無刻不在背誦日文台詞,就連進到洗手間也是繼續地背。

甚至,走紅之後,他又出了一次更嚴重的車禍,但同樣不顧自己健康狀況,按時拍完戲。2004年,他拍電視劇《龍票》期間,因為太累開車,發生車禍,頭部被劃傷,頸椎也移位。醫生診斷,他必須在頭頸處打上石膏四個星期,否則會有後遺症。 

然而,黃曉明擔心傷勢影響劇組拍攝進度,不顧醫生建議,沒休息就回去趕戲。現在,後遺症出現,他睡覺只能使用特定形狀的枕頭才行。

成立工作室,讓觸角更多元

今年年初,他更成立了個人工作室。他解釋,以前當演員很被動,都是等著角色上門來找,而未來,對於有興趣的題材,他可以自己籌拍。

他也唱歌,出唱片。「我很喜歡唱歌,演員演的是別人,唱歌則是做自已,感受雖不一樣,但同樣都是挑戰自己,」黃曉明比較。他也在多年前喝起紅酒,產生興趣,進而與演藝圈好友曾志偉、巫啟賢等人,共同經營紅酒生意。

顯然,黃曉明並不因現有成就而自滿,而是持續堅信、履行「真誠」「挑戰」哲學,更上層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