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商機的確巨大 投資要再考察評估

台灣企業看印度 如同瞎子摸象
文 / 彭漣漪    
2011-04-08
瀏覽數 27,300+
商機的確巨大 投資要再考察評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磚四國中,台商基本上只對中國大陸感興趣,除了最大型的企業、和原本就靠利基市場全球跑的中小企業,台商所謂「國際化」腳步只踏到大陸,而且愈踏愈深入內地。

以接近性評估,印度應是台商的第二順位金磚,然而,這塊金磚不僅直飛距離超過六小時,面積是台灣的91倍大,講的英文連美國人都不一定能完全辨識,文化習俗、生活習慣、稅務法律等關卡更是關關難過。

台商有100個理由不要到印度投資,相對於在大陸有10萬家台商企業,印度的用百位數就算得完,這某種程度說明了大部分台商國際化能力和意願的極限。

最近雙方來往有加溫現象,然而,會有多少台商動心動念?印度是否就是台商國際化的盡頭? 觀察經建會2月的印度招商情形,兩地企業的作為、評估和反應,初步可得到幾項結論。

結論一:目前最多的機會來自基礎建設相關項目。 無論是直接做基礎建設,或做基礎建設需要的工具機械、設備零件等,正在大力建設的印度需求頗大。

重機馬達排名全球前三名的東元正認真評估到印度設馬達廠可行性。

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指出,這是他第五次到印度,第一次來是甘地被刺殺那年,第二次來是甘地的兒子被刺殺那年,都是相當久遠以前的事了。

黃茂雄這次脫隊看了五、六塊可以設廠的地,感受印度方面很有誠意,帶他看現場時,就指著連向天際一大片地說:「從這棵樹到那排樹這一塊都給你。」古吉拉特省省長莫迪為歡迎東元來設廠,兩人還聊了一個小時。

「要不要設廠,要由董事會做決定,要是我做決定,我要負責的,」黃茂雄笑笑指出,東元在印度有很多客戶,過去產品從東元在大陸的工廠運來,現在可以考慮是不是要直接設廠。

結論二:比起大陸,印度更像是「市場」,而非「工廠」。

台灣資通訊、消費性電子品牌大廠,基本上已在全世界都布好點,印度自然也沒缺席,但絕大半設的是銷售維修點,而非工廠,包括宏碁、華碩、宏達電、明基等。 只有友訊例外。友訊是網通品牌廠,在印度扎根很深,子公司甚至在印度上市。鴻海設廠清奈則是因應客戶的要求。

宏碁全球副總裁黃杉榕負責新事業發展,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到印度。 黃杉榕觀察之後的感覺是,電腦製造在大陸的產業鏈相當成熟,宏碁在印度的通路、品牌經營也都上軌道,至於未來在印度能夠發展哪一些新事業,還必須繼續考察。

結論三:商品貿易、物流是現成的機會,因為印度「什麼都缺」。

從工業用品到日常用品,手腳快的台灣台商和印度台商,看到了需求的大缺口,早早切入。

台灣空運國際物流集團副總經理劉彩轉,兩年前開始注意到印度,找了一堆資料來看,判斷印度對外的商品貿易物流業務一定會起來。

要怎麼開始進入一個這麼陌生的市場?劉彩轉說明,她上網找印度大型的物流公司,表達洽談意願,就直接飛到印度拜訪,對方也飛到台灣拜訪,確認彼此辦公運作情形都相當上軌道,然後先從小量的貨品物流合作開始,等建立信任感,就可以放心給較大的單子。

「印度進口的貨品量很大,」劉彩轉指出,目前從台灣進口到印度的主要貨品是工具機械,從台灣空運大陸分公司進口到印度的則包括工具機械和紡織品,印度市場貢獻大陸子公司營收的兩成,很重要。

印度也有商品可以賣給台灣,例如原物料、部分消費性商品。Nandha Sons是個綜合性的集團,旗下有啤酒、烈酒品牌、房地產、能源、糖和礦產等事業,已準備進口旗下的印度第一品牌啤酒「Golden Eagle」及鐵礦到台灣。

促成這個生意的,是在美國相遇的一位印度和一位台灣同學。高寧是台灣人,在美國念書時和Nandha Sons的小開同班,高寧學IC設計,在印度開了一家IC設計公司,後來賣給別人。

高寧表示,他在印度一段時間了,對當地有所瞭解,跟同學之間也有信任,所以才決定展開促成Nandha Sons到台灣發展的事宜。 Nandha Sons旗下的Mohan公司負責酒類業務,Mohan的科技長錫卡(Surendra Mohan Sikka)表示,會先進口幾個貨櫃的啤酒到台灣銷售,看市場反應,不排除直接設個啤酒工廠。

結論四:消費性內需市場目前力道不足。

印度雖然成長快速,「人口紅利」潛力無窮,但大部分的人還是很窮。泰國南僑集團執行董事陳宏文,是南僑集團董事長陳飛龍的大公子,目前派駐泰國,本次也是第一次到印度,他看過一圈市場已有初步結論。

「印度貧富差距大,中產階級還不夠多,南僑要再等等,」陳宏文分析,南僑經營的是精緻食品,這需要一群很成熟的中產階級支持,但現在大部分的印度人還在求溫飽階段,因此時機還沒到。

利基型消費性商品或許有機會。孟買台灣商會會長盧秉承,之前是金寶電子派駐印度的主管,目前自己開公司,準備進口台灣的雪花冰到印度做創意冰品。「印度熱天多,我思考過後決定先做冰品,「只要井挖得夠深,水是喝不完的,」盧秉承決定在市場一片空白的狀況下進場,占好地盤。

然而回過頭來看,印度這些機會並不是大部分的台商目前吃得到的。分析原因大致有以下幾項:

問題一:戰線太長,資源有限。

對大多數中小企業台商來說,印度這塊餅「過度巨大」,而他們在台灣和大陸的餅已經讓他們吃得很撐了。 有「越南王」稱號的錩新科技董事長丁廣欽,還擔任富鑫證券、台中清新溫泉渡假飯店董事長及兆豐金控董事。 2010年出國40多趟,忙得很,他來看過印度也動了心。朋友問他這樣照顧得來嗎?他回說,的確,事很多,要分先後順序,並考慮由小額投資特定公司股票開始,多瞭解當地市場。

而且,許多台商經營大陸市場,賺夠了也打累了,再攻一個全新市場的可能性不高。

惠州台商會長張秋進表示,他們這一批台商都50~60歲了,兒女多半沒興趣接下事業,有近半數表示,如果在大陸因工資、法規等問題做不下去,就收掉工廠,回台灣養老。

問題二:印度市場的複雜度、基礎建設之不足,超過想像。

印度共有28個省,每個省市場狀況、法規、稅制都不同,貨物跨省經常又要繳稅、辦新的手續,相當沒有效率。例如大陸工程到印度發展六年,案子橫跨四個省,見識到各省如何不同,都必須重新摸索。

此外,基礎建設不佳,例如會出現在道路上的,有汽車、三輪車、牛車,再加上牛、羊、豬、狗、駱駝等動物,就這樣車和動物統統混雜在一條道路上前進。「我還看見猴子,」一位團員分享他的在當地的見聞。

大陸工程執行副總經理陳學聖指出,做工程需要鋼筋、木材、水泥等材料,曾發生運送水泥的車輛塞在馬路上,等水泥好不容易運送到工地現場,已經乾硬得無法使用。

而且這些情況在短期之內不會改善。

台灣空運劉彩轉指出,她提早一天到印度,決定參加當地旅遊行程,去看一下泰姬瑪哈陵,結果總共有7個人前往,早上6點出去、晚上9點才回到飯店,交通上就花了7個小時,兩線道的鄉間小路硬是走成三線道,車子只要有縫就插,無時無刻不在按喇叭,一路吵死人。

「這麼著名的一個觀光景點,這麼久了,竟連一條高速公路都建不起來,」劉彩轉說,玩了一天,同行兩個日本人根本嚇呆了,一個到處旅遊的美國人也直說不可思議。

問題三:生活上難適應。

在印度生活並不便利,所有旅客一再被提醒,不可以接觸當地的生水。有些團員從台灣帶了大罐礦泉水,連在五星飯店都不敢用生水刷牙。剛從印度回來的人,聽到的問候語不是:「印度好不好玩?」而是「有沒有拉肚子?」

台達電副總裁蔡榮騰出差到印度好幾趟,「寧可學猴子」經常吃香蕉果腹,因為完全不會接觸到水,蘋果要洗皮,就不行。蔡榮騰並分享一個創意招式:從台灣帶開紅酒瓶的起子,用來喝椰子,要求店員砍椰子時一頭不要砍破,他用起子鑽個洞,再用吸管喝,如此椰子才能保證完全潔淨。

印度這隻有巨大潛力的大象,大到「讓來印度考察的台商有如瞎子摸象,每個人摸的不一樣,」行政院全球招商聯合服務站中心副執行長施煥旭形容。 有不少台商認為目前投資仍太早。同時擔任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的焦佑鈞指出,理事會每年有一次大型的海外參訪行動,今年提出兩個方案,一個是到越南、新加坡+印尼,一個是印度,最後理事會選擇了前者。

向來被稱讚彈性超強、提個007皮箱就全球跑的台商,究竟要如何看待印度這個市場?現在大家還在「考察再考察」階段,需要許多年才能見分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