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戶一條龍

文 / 宜 勳    
1989-08-15
瀏覽數 9,900+
大戶一條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由於外貿大幅出超,加上央行過去僵化而不尊重市場機能的外匯操作方式,使外匯存底大量累積,釋出的台幣游資充斥,股票和房地產市場,自然成為游資宣洩的最好管道。

股市全民運動

報禁開放後,除新增股票專業報紙外,各報也紛紛增加理財版面,使大眾對股票耳熟能詳。加上去年證券商開放設立,幾乎全台灣大小都市號子林立。在這種良好的「投資」環境下,個人投資者,上從大學教授,下至路邊攤販,連不問俗事的和尚、尼姑及瞎眼的按摩者都紛紛集資下場。

而團體投資者,如上市公司、地下投資公司、股友社更是籌集鉅資,扮演大戶的角色,地下金融體系(丙種),更以全省聯線的資金拆放作業,為大戶補充炒作資金。如此相輔相成的運作,造成今日股市的「全民運動」。

「春江水暖鴨先知」,這種股票投資環境,各大企業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一般而言,大企業介入股市,不外乎抱持著增加財務收入、鞏固經營權、介入其他行業經營以獲取商務經驗三種目的。

亞東集團是業界公認最會運用股市槓桿原理增加財務收入的財團之一。他們經常透過所控投資公司,高出低進,創造可觀的盈餘。大漲時逢高獲利,大跌時逢低吸進,美化了帳面,也兼扮演下跌行情救世主的角色。

例如,遠東紡織今年上半年稅前純益為二十五億七千八百餘萬元,而營業外收入近十五億元,占稅前純益額的五八%。亞洲水泥上半年稅前純益為二十七億四千餘萬元,營業外收入近十七億元,占稅前純益額的六一%。

益壽航業去年帳面還有三億六千萬元的虧損,今年上半年在股票市場,一陣激情過後,居然賺了四億零八百萬元,連同租金(船)收入七千四百萬元,共計盈餘四億八千萬元。營業外收入占稅前純益的八五%。

太平洋電線電纜公司為求鞏固今年太平洋建設的經營權,耗資四十九億買進太平洋建設五千二百萬股,每股成本約九十五元,而太平洋電線電纜目前資本額為三十二億元左右。為求資金週轉,除向銀行借款外,也出售長期投資的中國信託股票二百三十萬股,約十二億元,以補不足。

台灣農林公司則是介入其他行業經營階層,以獲取商務經驗的一個實例。為了獲取土地開發經驗,農林公司在今年太平洋建設改選時,爭取董事席位一席,以便與太平洋建設進行三峽土地開發計畫。

大企業或個人大戶炒作股票的辦法大同小異,只是大企業炒作時,限於法人身分,必須將收入明轉入公司,因此無法利用由丙種提供的眾多戶頭分散所得。

據瞭解,大戶炒作股票,通常分四個步驟。

一、分析形勢:

所謂「形勢比人強」,大戶一般都擁有智囊團,做研究並分析國內外政經趨勢。這包括:國內外主要政黨的財經政策、政局現況、各國目前財政及貨幣政策,或產業現況及未來,各上市公司業績可能的演變等。

民國七十七年初,EG(一種化學紡織原料)國際行情,已有明顯自谷底大幅翻升的現象。當時一般投資大眾專業知識不足,仍把中纖公司歸類於虧損公司之列。股價卻在大戶悄悄吸進下,僅短短八個月,即在七十七年八月十日由十二元左右升至一五0元高價。

這一趟炒作過程中,由於形勢研判正確,方法得當,漲得非常乾淨俐落,出貨也很順利。中纖公司於七十七年底創下最高盈餘十一億六千八百萬元的紀錄,而公司資本額僅為二十億。大量的盈餘與未來展望的樂觀,股價獲得投資人認同,大戶輕鬆「下轎」。據說股市大戶雷伯龍,也因為介入炒作中纖股而得以由「跳票風波」中東山再起。

二、鎖定目標、上沖下洗、收集籌碼: 當審慎研判形勢後,大戶會選擇最合於現況的標的順勢而為。今年上半年,各種指標顯示有通貨膨脹的可能,加上公有保留地徵收款流出,資產股自然而然成為最佳炒作目標。農林股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成為某地下投資公司的標的。

農林股在去年「九二四」因證所稅風波而崩盤前,首創下一五七元的天價,隨後在證所稅的陰影下,於今年一月六日跌至六十三元低價。該地下投資公司及其外圍的某投資公司,以一二0元以下吸貨,發揮上沖下洗的操作手腕。

很多原先因通貨膨脹而購入農林股的持有人,都在小有獲利或不堪套牢的情況下,將此金雞拱手讓人。

「養、套、殺」三部曲

三、集中火力大力拉抬:

籌碼收齊後,部隊即進入攻擊發起線。一聲令下,股價大幅飆升。當股價飆升一小段後,往往會使先買進的人獲利了結(賣掉股票),以及看不順的空頭拋空持股。這時大戶的一貫手法是發動外圍散戶介入,展開「養、套、殺」三部曲。

「養」階段的開鑼,等散戶「坐好轎」(跟進買股票)時,賣出的壓力也化解的差不多,大戶立即配合原先準備的資金,全力吸入,使股價再迅速上升,並藉機大幅軋空,迫使空頭回補,跟進的外圍散戶也享受了紙上富貴。

農林股在三月中旬,一二0元以下整理完畢,隨即展開拉抬行動,在不到二個月間;於五月七日即創下三七0元價位。其中只於一三0元、一七0元、二五0元處稍微震盪,誘使信心不足斤的多頭下轎及不信邪的空頭放空。

四、發動文宣,鈔票落袋:

當大戶把股價推到預期目標區後,隨即發動傳播工具聲援,使大眾希望無窮;守著手中股票再望高價。但往往是只聞樓梯響而不見人下來。

偏向虎山行

農林股五月七日創三七0元價位後,即迅速回檔,五月十五日曾出現二八五元價值。此時大戶並未全身而退,乃做第二波攻擊。他們喊出「短期五00元,中期一000元,長期一五00元」的目標,並利用媒體廣為散播,散戶深信不疑。 五00之數絕非夢想,空手者加碼買進,持有者則苦苦等待。而農林股果真不負眾望,在六月一日創下三八八元新天價,但大量的籌碼,已在此階段悄悄換手,隨即於六月九日出現二七一元價位,跟進的散戶慘遭套牢。此時大戶往往應觀眾要求,再唱一首「思想起」。

當後續行動開始時,解套行情的逃命線頓時出現。六月中旬農林股價又達二三0元,大戶幾經奔波,手中籌碼所剩無多,乃作出清倉行動,正式揮別農林股。七月八日農林股出現一九二元價位,離最高價三八八元幾乎腰斬一半。

一場征戰下來,主客易位,大戶捧走鈔票,散戶滿手股票。

大戶操作的手法,並沒有一定模式,散戶常在猜測中,但偏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戶除經驗足、鈔票多外,更要有過人的膽子。

股市大戶榮安邱,在蔣總統經國先生逝世次日,股票市場崩盤全體股票總賣出之際,大量吸進農林股,將市場浮額一口吸光,行情也由三十八元左右,一口氣上升至八十元才停止。但是大戶這種力挽狂瀾的作法,也不一定能完全成功。七十六年間超級大戶雷伯龍,就是對紐約股市「黑色星期一」的殺傷力判斷錯誤,大量吸進股票未獲共鳴,跳票七億餘元,而慘遭斷頭。

除需龐大資金外,大戶操作還需眾多人頭,以免為主管機關抓到炒作證據,因此常求助於丙種。而丙種往往將大戶質押的股票,借與他人放空,更使行情增添不穩定性。大戶炒作股票,絕大部分以小資本額上市公司為主。依七十七年七月至七十八年七月上市公司最低最高價統計表(表一)來看,上漲幅度最大的前二十名的公司,資本額均未超過十億元,但漲幅少者四倍、多者十倍。

台灣這種大戶炒作的耀眼「社會運動」,當然產生許多影響。

龍乎?蛇乎?

一個社會的經濟,如果股市的投資報酬率高過其他任何行業,原來應該從事正常投資活動或設廠的資金,就會被吸引到股市,許多上市公司除了以大量資金直接介入股市外,最近更紛紛成立「號子」。這樣用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金錢遊戲,而擱置一些原來應該做的擴廠或更新計畫,不出三、五年,一定會被競爭對手趕過。到時候,不知台灣究竟會成為亞洲四小「龍」,還是淪為同類的「蛇」?

同時,大戶的炒作多以小資本額股票為主,使過去社會大眾所一貫依循的投資理念完全破產。研究公司的業績展望、本益比、或技術分析,還不如求神問卜,道聽途說求生明牌」來的有效,這樣的把投機當成投資,也是世界少有。

一支漲停板五%二支一0%,股價在大戶炒作下,經常是一拉數支停板。農林股就曾創下連漲十九支停板紀錄。如果一位新進場投資人,僅投入股市三十萬,月入兩支漲停板就有二萬元。難怪許多人寧可放棄正當工作,而願整日盯著股票行情。

這種社會價值觀的演變,似乎多少影響目前的犯罪型態,小偷、扒手這種「收人」較少又不甚穩定的犯罪,逐漸轉為高報酬、高風險(量刑尺度)的搶案、綁票案件。金錢遊戲的氾濫是否使犯罪者的胃口加大,值得執政者三思。

另一方面,地下投資公司化身的股市大戶,輕輕鬆鬆的拉抬股票,一個月即使只有一支漲停板獲利五%,一年累積下來也有六0%,支付投資人的四分高利(約五0%)還綽綽有餘。

利的誘惑

地下投資公司目前雖被新銀行法所限,暫時停止入金。但只要股市行情不正常的起落不止,地下投資公司就會繼續存在,至多在某些不利情況下會慢慢凋謝而已,投資者如果願意「債權」變成「股權」,或捐獻收入讓已出國之大老鼠得享天年,地下投資公司將很難消滅。

「弱肉強食、物競天擇」是叢林動物生活鐵則。在台灣這個叢林市場中,主管機關雖要求在買進賣出報告書中加註「買賣股票、有賺有賠、慎思明辨、鄭重選擇」的字樣,然而面對高利的誘惑與大戶的鼓動,一般人又會做什麼樣的選擇。

(作者為貿易公司總經理)

本文出自 1989 / 09 月號

第03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