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今年,她們投票給誰?

文 / 曹郁芬    
1989-05-15
瀏覽數 7,550+
今年,她們投票給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談起年底的選舉,一名四十出頭的家庭主婦操著台語淡然地說:「要看我先生決定啦!」但是台北商專畢業、一年前加入進步婦女聯盟的黃小姐卻對遵從先生的指示不以為然:「我要自己作主。」

婦女選民希望「自己作主」的聲音,今年正透過婦女團體逐漸升高。淡江大學教授李元貞領導的婦女新知基金會將今年訂為婦女參政年,並且計畫聯合其他婦女團體在七月份發表聯合政見。

不鼓勵牡雞司晨

多位研究台灣婦女地位的學者指出,傳統中國社會並不鼓勵婦女過問政治,「批雞司晨」甚至被視為家庭或國家的一種災禍。

民意調查基金會主持人丁庭宇教授指出,目前台灣婦女不僅在投票時仍有「三從四德」的心態,步入政壇的女性也難脫家族庇蔭或代夫出征的型態。

不過他也觀察到,道些傳統社會現象正發生「暗潮式」的改變。

對於這種微妙的變化,已經三度參選立委的謝美惠有親身體會。民國六十九年,她第一次參選時,曾經飽受女性選民奚落、漠然的眼光,有人甚至告訴她:「女人再怎麼行,還是要回廚房。」

第二次競選,她在政見發表會中看見家庭主婦和老祖母凝神聆聽。民國七十五年,謝美惠三度出馬時,已有婦女選民自動加入助選團為她四處奔走。

這股趨勢雖隱然成形,但是在年底激烈的選戰中,婦女權益卻遠不及農民、勞工……等問題受人重視。

婦女福利不是重點

一位民進黨中常委在民進報中列出年底大選的十二項重要訴求,婦女福利被摒除在外。國民黨機關刊物中央月刊在今年元月號中,列舉二十四項執政黨為民服務的重要成果,婦女福利也在榜單之外。

攸關婦女權益的婦女福利法草案,在今年三月八號由執政黨提案人送交執政黨立委黨部審核。身為主要提案人,謝美惠委員對草案的前途卻不表樂觀。「國民黨根本不認為草案不通過,對今年選舉會有不良影響。」她焦急地指責。

台北市黨部婦女組總幹事劉學綸針對這些現象解釋,執政黨必須做全面性的考慮,「不能因為突出婦女而犧牲男性選民。」

認為男性在家庭投票行為中仍然扮演主導角色的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黃宗文,更是直截了當地表示:「民進黨能爭取多少男性選票就有多少女性選票。」

像是空氣票

台灣地區二十歲以上的婦女約有六百萬人,女性選票卻未受到對等的重視,謝美惠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於,「有多少婦女真正關心自己的權益」?

歸納統計學者柴松林及政治學者胡佛、游盈隆做過的選民投票行為研究,不難發現一般婦女是以消極、被動的態度行使參政權,而且也不知運用選舉權為自己爭取權益。例如:

--女性選民較少為了表達自己的意見而去投票。

--對選舉沒興趣,或是認為候選人差不多、選不選都一樣的,以女性居多。

--女性多半屬於人際關係型或社區關係型投票。

--許多女性選民從來沒有聽過政見發表會,對候選人和選舉的認識多半來自家人或親友。

--因為家人、親友或鄰里長囑託而去投票的,以女性居多。

--因為人情或買票而決定投票人選的,以女性居多。

--教育程度低的女性,投票行為幾乎不受政黨動員的影響。

謝美惠因此形容婦女選票像「空氣票」,賣力為婦女爭取權益可能贏得少數掌聲,但是不能決定生死。曾經在上屆台中市長選舉時,為婦女開辦服務專線卻未獲回響的許榮淑也頻頻感歎:「開拓婦女選票很難。」

多數婦女選民的投票行為,事實上影響了執政黨經營婦女選票的模式。國民黨雖然未將女性權益列為重大議題,但是不忘對婦女施予小惠。

突然收到生日禮物

為了壯大年底選舉的聲勢,國民黨各縣市黨部積極動員吸收新同志。部分執政黨民眾服務社開辦的插花社、土風舞社,便以「入黨免繳學費」的方式吸引婦女。去年七月至九月間,國民黨吸收了三萬四千多名新黨員,其中婦女便占了三0%。

老黨員也感受到國民黨的收心攻勢。一名家住岡山、入黨六年間從未參加過黨部活動的年輕女性,在四月份突然收到來自地方黨部的生日賀禮。

他們出錢,我們出人

雖然國民黨在組織方面設有中央婦女工作會和地方黨部婦女組,但是與民間婦女團體的深厚淵源,更是國民黨在選舉時動員婦女選票的豐厚資產。台灣省婦女會是一個例子。

在婦女會服務了三十四年的何允聰祕書壁二強調,擁有三十萬名會員的台灣省婦女會,與國民黨並無隸屬關係,但是她也不諱言彼此來往密切。由於婦女會不收會費,因此合作方式往往是「他們出錢,我們出人」。何允聰明白地指出。

事實上,婦女會經常指派幹部到中央婦工會受訓,開辦土風舞社或親子講座時,多半借用執政黨民眾服務社為活動場地。

由於活動範圍深入基層,研究婦女團體的學者指出,成立逾四十年的台灣省婦女會相當具有草根性及影響力。台灣省議會及縣市議會的女性民意代表中,婦女會會員占了四分之三的席次,而且清一色地都是國民黨黨員。

蔣宋美齡創立的婦聯會則將各級政府首長夫人收編為會員。行政院長夫人出任行政院婦聯會負責人,縣市婦聯會必然由縣市長夫人領導。對於目前仍然掌握執政優勢的國民黨而言,婦聯會形成的人際網絡,「往往是幫國民黨政策護航而已。」民進黨立委許榮淑不以為然地說。

然而,婦女團體與執政黨人、財相通的情勢,卻遭到八0年代新興婦女團體的挑戰。過去與執政黨關係密切的婦女團體,多半期許婦女扮演相夫教子、齊家報國的傳統角色。劉學綸便坦承,婦女會的工作方向,「等於在執行國民黨的婦女政策」。

婦女上街頭

新興的婦女團體卻要求女性掌握社會脈動,而且不排斥必要時走上街頭。主婦聯盟曾呼籲婦女關心環境品質,也為了抵抗不合理物價而舉牌抗議。

婦女新知基金會與台灣婦女救援會為了拯救雛妓,聲勢浩蕩地在台北華西街示威遊行。關心政治問題的進步婦女聯盟,直接帶領成員到立法院門前要求國會全面改選。

雖然這些婦女團體的成員通常不超過一百人,會員的重複性也很高,但是她們的言行卻廣為媒體報導。銘傳商專大眾傳播科主任楊志弘指出,這些聲音響亮的婦女團體雖然未必掌握有效的影響力,「但是大家都注意到她們的存在」。

政治人物並沒有忽略她們的潛力。今年三月八號,主婦聯盟環境基金會(由主婦聯盟改組)正式向內政部登記為人民團體。成立大會中,國民黨立委林鈺祥親自到場祝賀,立委朱高正也派助理前往致意。

因為與立委吳德美拳腳相向,被許多婦女團體斥責「侮辱女性」的朱高正,不但與活躍的婦女團體時有聯繫,而且曾經主動向婦女新知基金會表示樂於提供經濟支援。

這些新興婦女團體的領導人雖然期望擴散影響力,卻不願意被視為任何政黨的外圍組織。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李元貞曾應中央婦工會之邀,與李鍾桂主任交換婦女工作心得。「但是為了制衡國民黨,我們可能會支持民進黨。」李元貞謹慎地表示。不過當她得知民進黨未經照會便將她的組織列為「相關團體」時,又難掩不悅之色。

進步婦女聯盟的發起人中有多位民進黨員,因此被視為最親近民進黨的婦女團體。擔任發言人的蔡明華律師不諱言她們目前沒有實力單獨行動,「必須因時因地跟其他組織結合」。但是她也再三聲明:「我們團體的成立目標不是為了支持民進黨。」

有人搖頭

咄咄逼人的言辭、在街頭示威抗議的舉止,一些立場保守的婦女對這些新興婦女團體深深不以為然,有人搖頭說:「女孩子還是要有女孩子的樣子。」

這些團體的成員也感受到社會的壓力。在船務公司服務的黃小姐無可奈何地表示,當她表明自己是進步婦女聯盟的盟員時,「公司裡的人都拿異樣的眼光看我」。

事實上,進步婦盟的激進行徑,並不是空前的創舉。民國元年,為了爭取在臨時約法中明定男女平等的條文,婦女代表曾經衝入參議院,打破玻璃,踢倒警衛。

李元貞希望以今年為起點,婦女投票行為能走向獨立自主。事實上,教育品質的提升對婦女的參政能力已經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

研究投票行為的學者發現,男女選民固然有不同投票模式,教育程度的差異對投票行為影響更大。教育程度愈高,男女選民的投票行為愈接近。

不做配票籌碼

台灣地區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比例正明顯地逐年提高。光復初期,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僅占一.八%,而七十七學年度大專院校女生人數已超過四五%。

耕耘婦女運動已有十年歷史的李元貞瞭解,要喚起婦女關心政治,甚至形成強大的壓力團體是一條漫漫長路。但是她也感覺到台灣已經有了適合開花結果的土壤。

身為執政黨黨員、創立現代婦女基金會的潘維剛市議員也呼籲女性選民要發揮影響力,督促候選人為自己爭權益,「不再做配票的籌碼」。

本文出自 1989 / 06 月號

第03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