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專家觀點1〉日本古蹟保存專家 波多野純 重點在和社區生活做更好結合

文 / 高宜凡    
2008-10-01
瀏覽數 34,450+
專家觀點1〉日本古蹟保存專家 波多野純 重點在和社區生活做更好結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來自日本工業大學的建築學教授波多野純( Jun Hatano),不但製作過江戶東京博物館模型,也參與過長崎出島、尼泊爾佛教僧院、荷蘭萊頓等世界遺產修復案,是國際間著名的文化資產保存及復原設計專家。

不久前,波多野純應中國科技大學之邀,來台和學子分享多年從業心得,並參觀三峽老街及金瓜石黃金博物館等地,擔任台北縣政府的外籍顧問。對於台灣正在點燃的空間母語運動,他提出了見解:

記得1996年第一次來台灣,拜訪台北市都市發展局,還有迪化街的社區工作室,我對那批年輕、又有幹勁的公務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時台灣政府對古蹟的管理法規是:要不拆掉重建新建築,不然就是全然凍結式的保存。但這幾年下來,迪化街已經試過各種不同做法,試著找出不同解答,我想這是個好現象。

1995年日本發生阪神大地震,很多受災嚴重的區域都是老建築,但還是有很多人被救出來,這不是因為老建築比較堅固,而是因為居民會告訴救難隊,附近還有誰沒被救出來。這種社區的凝聚力,不是新建的豪宅可以有的,而是存在於老舊的建築裡。

所以在都市開發與古蹟保存的爭議點上,重點不在於硬體,而是在「軟體」,像這種鄰里互助的默契與都市紋理,都是不應被破壞。

文化建築,應朝再利用角度

都市必須要慢慢地改變,而不是一次重新來過,也不是完全凍結式地不做任何改變。特別是有文化典故的建築,更要從「再利用」角度去思考,未來可否成為「被大眾利用的公共建築」,而不是一味地考慮觀光價值或商業發展。

假設在某條老街中間,突然蓋了棟完全仿造隔壁的仿古建築,這是很危險的事,因為過了好幾年之後,人家就不知道這些建築的推演流程,以為都是同一時期蓋的。

我想比較好的方法是,先瞭解、閱讀周圍老建築的理念後,再從設計融入這些元素,去創造一棟新的建築。

完全仿造特定時期的建築,其實是沒有意義的,也顯現不出每個時代的建築潮流。

以三峽老街為例,其實存在著許多不同時期的建築,與其將它完全恢復到某個年代的樣子,不如好好地尊重整個地方的建築脈絡。

全球化的建築風不斷侵蝕各地,這不是不好,未來重點在建築能否和社區及人民的生活做更好的結合,而不是強迫式地改變城市的脈絡。(高宜凡)

專家觀點2〉大陸知名建築師 張永和

現在的北京,沒有老北京舒服

今年52歲、戴著圓框眼鏡,講話輕聲細語,看來像鄰家大叔的張永和,卻是當今中國的建築泰斗。

他的父親是北京前代建築名家,夫人魯力佳也是建築圈人士。2005年,張永和獲邀擔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建築系主任,成為執掌美國建築研究重鎮的第一位華人。

2001年引領大陸前衛建築風的「長城腳下的公社」,便是由張永和擔任主策劃人,最近還舉辦中國國家館的「威尼斯雙年展」。對於兩岸的新、舊建築的融合趨勢,他有以下的體會:

現在有很多建築,其實是花錢找外國人來設計的,供當地的人來消費、欣賞,像大陸就是這樣。不過我認為,台灣的設計自己就有這個能力。

我今年初跟太太來台北,就買了很多台灣設計師的東西。以後我的工作室如果有機會聘請台灣建築師,不會是因為語言相通或什麼政治考量,而是因為台灣人真的有這能力。

現在北京能量很大,經濟和文化都很活躍。

可是做為一個城市,它的「宜居性」其實很差!

身為北京人,我覺得現在的北京,沒有「老北京」來得舒服,目前看到的北京,跟我生長的北京,關聯太少了,從文化的角度看,還有些莫名其妙。

關於這點,從政府、開發商、到建築師,大家都有責任。現在城市發展得很快,財富也累積得很快,但我真的不肯定,未來的北京是不是會更好、人住上去更舒服?

有人說北京是:好髒、好亂、好熱鬧;波士頓是:好山、好水、好無聊。能不能讓一個城市變成:好山、好水、又好熱鬧,就是建築師的責任了。

建築要創新,還要觸動人心

像我在2002年設計的「二分宅」,本來業主希望蓋成一棟高樓,但我後來設計出一個互動的庭院空間,讓大家喜歡到外面散步、聊天。

建築不僅是一種形式的創新,還要觸動人的本性與本能,影響到人們的生活。所以建築師要設計出一種生活方式,提供更多的選擇。

在很多城市裡,往往一受到外面風潮的影響,老東西就全不見了。我想,這是建築師必須要補的一門功課。這不是叫大家都照老樣子做,而是要讓建築符合現代人的生活習慣與建造條件。將來,我們不但需要有專業能力的建築師,更需要有「社會意識」的建築師。(高宜凡)

專家觀點3〉台灣知名建築學者 劉育東

台灣的傳統建築未來要不要創新?

目前身兼亞洲大學副校長及交大建築研究所教授的劉育東,是國內能見度極高的一名建築學者。

這幾年,他不但幫台灣引進安藤忠雄、伊東豊雄、札哈.哈迪等多位國際建築大師,更主導捷年集團的「澳底大地——下一代基因」集體創作,以及第一屆「空間母語建築獎」的籌辦過程。

在啟程飛往義大利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之前,他談到對當前這波空間母語復興浪潮的看法:

現在講求在地化、跟土地結合,已經是建築界的普世價值。但我們似乎都忘了一個問題:台灣的傳統建築未來要不要創新?

台灣目前有很多建築獎,但獎勵範圍各不相同,有些獎要選出技術面面俱到的、有些要選創新度高的、還有某些獎有浮濫發放的傾向。

現在又多了一個「空間母語建築獎」,就是要關心台灣傳統建築的新發展,這是台灣目前最缺的一個獎,我們要鼓勵大家用傳統的元素來創新。

像現在故宮有很多新的嘗試和創意商品,這就是我們想扮演的角色,協助涵養國內建築界的土壤養分。我們要的是一個用翠玉白菜做出來的東西,而不是傳統的複製品而已。

辦這個獎是想探討台灣社會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建築?我們又需要什麼樣的建築師?我們或許不缺表現傑出的個人,但我們缺了一個集體的建築思惟方法。

創新建築思惟,台灣新機會

過去,台灣也曾出現傳統建築現代化的風潮,不過,這一波的空間母語復興運動,已經沒有像以前那麼沉重了。

從這次的參賽作品來看,大部分都是基於個人感情記憶,或者對土地的關懷來著手,並沒有太沈重的文化意識包袱與大歷史時代議題。

而這次評審們關切的,也是創意的品質,而不是形式上的拼貼或複製,例如只鋪鋪紅磚、用個合院格局、或套用蘇州白牆等,都不會入選,因為這對傳統的理解太淺薄了。

建築師應該觀察在現代社會的演變,及環保與能源議題的發酵之下,人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建築風貌?這才是這個時代所關注的。

在全球競爭的環境下,若要追求時尚、前衛、創意,我們不一定贏得過別人,這時候台灣還能發展什麼呢?

我覺得,就是這種「反思」的思惟方法與執行能力。

或許,等這個獎運作十年之後,我們還可以將這些know-how輸出給別人! (高宜凡)

本文出自 2008 / 10 月號

又老 又新 又綠 柏林未來新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