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腐朽中創造不朽 老柏林 都市更新全球典範

文 / 徐仁全    
2008-10-01
瀏覽數 34,400+
在腐朽中創造不朽 老柏林 都市更新全球典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第1區:行政樞紐

國會大廈區 方圓之間蘊含歷史意義

這一區是欣賞新與舊、以及綠建築的典範。同時,附近有施普雷河(Spree River)流過,以及森林公園,是綠意盎然的市中心。

1999年完工的國會大廈(Reichstag Building)圓頂是到柏林必訪的景點,倒不是它多雄偉俊傑、多富麗堂皇,而是來體驗柏林建築如何在舊有的基礎上加上未來夢想。

在頂樓可以按圖索驥二戰經典照片中,蘇聯軍攻占柏林時一位士兵手持蘇聯鐮刀紅旗歡呼的位置。也可以發現蘇聯士兵到此一遊的字跡,這些德國都不計前嫌地保留下來了,因為他們要後代記住歷史,記住過去所犯的錯誤。

如果只是保留舊的,那也沒有太了不起。經過英國建築大師諾曼.弗斯特(Norman Foster)的巧手打造,國會大廈戴了一頂全新的水晶皇冠——大玻璃穹頂,也讓這個1882年就是德意志的國會大廳,再次重生。

為了一探玻璃穹頂,每天一早8點就有人排隊,到晚上10點,每天平均吸引上萬人次前來朝聖,甚至白天看完了,晚上又來一趟,因為它的風情白天與夜裡大不相同。

其實,弗斯特最早的提案是沒有包括玻璃穹頂的,後來德國人認為要把戰爭時候被炸掉的頂加回來比較好,因為頂(Dome)代表歐洲19世紀的建築象徵。

弗斯特順應民意,只是他更超越,他把石材改為鋼架,加了一個透明玻璃的穹頂,不僅現代感十足,更帶進節能減碳觀念。因為穹頂透光,可將光線自然射入國會殿堂中,靠著中間一倒圓角錐的鋼構體,有如布滿鏡子、倒立的號角,從360度角將陽光導到底下的議會大廳內,也有讓「議事攤在陽光下」的意味。

總理府 延伸鈕帶至河的兩岸

國會大廈的斜對面,是德國總理府(Federal Chancellery)。2001年完工的總理府及2002年完工的國會辦公大樓,算是同一個開發案,由柏林當地建築師阿克謝.舒爾茲(Axel Schultes)和夏洛特.法蘭克(Charlotte Frank)得標,他們以橫越施普雷河的「聯邦鈕帶」脫穎而出。

「聯邦鈕帶」概念是建立一條長長的帶狀建築,橫跨施普雷河大彎道,意味著將東西柏林連在一起,不再分開。在地理位置,過去此區是圍牆兩側空地,原本空無一物,這樣的建築象徵東西柏林不再隔閡。

總理府整體面績有20個足球場之大,據說是全世界最大的首相辦公室。府前有一個大型雕塑,名為「柏林」。由西班牙表現主義藝術家契里達(Eduardo Chillida)所作,像兩隻大鈑手打結在一起,有人說這也代表東西柏林結合。

國會議員辦公室 雙建築設計

在總理府的對面,兩棟透明、亮麗、簡潔、方正的大型建築延物是國會議員辦公室(Paul-Löbe-Haus & Marie-Elisabeth-Lüders-Haus),900位上、下議院國會議員及助理辦公的地方,長500公尺,寬100公尺的建築主體橫跨施普雷河兩側,中間以一橫橋連接,或可利用地下道相接。

這一系列的政府辦公大樓,採用許多幾何造型,建築主體為方形,間以鏤空圓弧呈現空間感,讓人覺得莊嚴又不失設計感。

柏林中央車站 十字直通東西南北

從總理府可漫步到花了10億歐元打造的中央車站(Central Station)。在2006年5月世界盃足球賽前啟用,象徵柏林對全球發出「我已再起」的吶喊,可說是柏林最著名的新建築。每天有30萬人次、1萬多次列車進出。

德國國鐵國際發言人貝恩德.韋勒(Bernd Weiler)說,過去東西柏林時期各有一個車站,統一後決定興建一中央車站,也是全德唯一的十字交叉、東西與南北向火車相交會的車站。

中央車站採用大量玻璃帷幕及鋼骨結構,左右樹立兩棟高46公尺大樓,中央搭起教堂式的透明拱形頂棚,為整個車站的主結構。頂棚長321公尺,由9117塊玻璃面板拼構而成,將自然光線引到40公尺下的地下月台。上頭總面積達1700平方公尺的太陽能板,供車站所需2%的電力,是柏林至2006年時最大的太陽能發電設備。

德籍設計師麥哈德.馮.格坎(Meinhard von Gerkan)的設計概念是使柏林成為橫跨歐陸的交通樞紐,讓旅客以柏林為中心。實際上也真有此功效,最低層是遠距及高速火車的軌道,可直達瑞、荷、波、奧等歐陸大城。最上一層是大柏林市區區域鐵路。

第2區:娛樂商圈

波茨坦廣場區 綜合休閒的商辦鬧區

要體驗最現代消費的柏林,得到波茨坦廣場(The Potsdamer Platz)與旁邊的新力中心(SONY Center)。這一區是柏林最熱鬧的消費區,每天有7萬以上人潮。其實在二戰以前,波茨坦廣場就是歐洲的交通繁忙區,廣場上有一處時鐘交通號誌,是1924年由西門子公司設立,德國第一個紅綠燈交通號誌,但戰時有4∕5的建築物都被炸毀,再加上柏林圍牆經過此,這裡成了一片沙漠。

波茨坦廣場的重生,幕後功臣要算賓士汽車(Daimler-Benz)1989年時任執行長的艾德薩.路透(Edzard Reuter)。他父親恩尼斯(Ernst Reuter)在二戰後擔任過柏林市長,經歷蘇聯抵制物資運往西柏林、美軍空援的時期,曾留下名言:全世界都在看著柏林,柏林要站起來。

艾德薩看到柏林圍牆倒塌後也興起跟父親一樣的使命感,希望在柏林做個大計畫,讓全世界都注意到柏林。因此本來賓士旗下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Debris只是要在柏林蓋一棟樓,後來變成以9300萬馬克買下6萬1000平方公尺的土地,五年內完成19棟大樓,包括六個辦公大樓、五個住宅大樓、兩家飯店與商場、劇院等,打造出今天的波茨坦廣場。

當年Debis就找義大利名建築師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執刀,把廣場打造成偏地中海與南歐風格,大量使用暖色系,「戰前波茨坦廣場就是繁榮之地,24小時都有活動,」AMPP物業管理經理華納(Werner)說,而皮亞諾就是要營造這種生活與娛樂的氣氛,讓柏林人找回快樂的感覺。

這裡還有柏林最大的電影院、歌劇院,柏林影展就是在此舉辦。在這裡也有合法的賭場,餐廳、旅館、商店街、酒吧就更不用說了。

此區域從二戰中唯一留下來的一棟老建築也被保留下來。那是興建於1912年、專門用來存放酒的,近100年前的業主以鋼筋打造房子,以承受酒的重量,因為結構堅實,才免於被炸毀。

新力中心 將富士山融進柏林街景

後來日本的新力也把歐洲總部搬到柏林來,打造了波茨坦廣場旁邊知名的的新力中心。

新力廣場是由十棟建築物所組成,主要結構是玻璃帷幕與鋼架結構組成的大樓。中間空出4000平方公尺大的廣場,包括商店、餐廳、電影院及電影博物館等,成了柏林最熱鬧的一個廣場。廣場最壯觀的設計是一具超過100公尺寬的白色大頂篷,有人稱它是降落傘,更有人稱它是下了雪的小富士山。

這座富士山由玻璃、鋼架及高科技纖維織品所組成,依附在周圍七棟大樓的建築物上,呈放射狀架在各大樓頂端。到了夜裡,頂篷內的LED光源開始點亮,透過自動控制散發不同的色彩光源,從深藍色到粉紅色,模仿白天、黃昏、日落到夜晚,各種不同的顏色心境。燈光每21秒會轉換一次,直到深夜才停止,不少人會在廣場上,喝著小酒品嚐這一場燈光秀。

日本新力公司的想法一開始就認定新力廣場不僅只是辦公商務,或商店街賣場而已,更重要的是要成為德國首都柏林的一分子。新力廣場另一創舉是新與舊的結合。在廣場中有一處二次世界大戰前留下的Esplanade旅館,建築師刻意將它留下,重新化妝為高級法式餐廳。

第3區:使館競豔

布蘭登堡門與巴黎廣場區 英美法使館

1989年後,在遷都回柏林、東西重整的過程中,各國大使館也紛紛派出最優秀的建築師,展開一場爭奇鬥豔。

大體說來,大使館聚集的地方可分兩區,一是在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前,這個最具德國代表性地方,是普魯士王朝時腓特烈.威廉二世在1788年開始興建,用來紀念普魯士在七年戰爭中的勝利。

在布蘭登堡門前東側的巴黎廣場(Pariser Platz),為紀念1814年普魯士軍隊在解放戰爭中占領巴黎而命名。有趣的是,2002啟用的法國大使館就設在此。外觀探用的是與巴黎建築物相同的土黃色系,塔配幾個倒L型的大窗戶,形狀新穎。

在法國大使館的斜對面,今年7月4日才啟用的美國大使館,算是柏林最新的大使館。其實美國大使館也是舊址重建,早期的大使館在1941年被炸毀後,至今年才完工。不過,美國大使館謝絕參觀,難以一探究竟。

同樣戒備森嚴的也有英國大使館。英國大使館造型不失英國人特有的英式幽默,中規中矩間參雜了兩個幾何元素,一個是藍色大三角柱體,就從主建物中突出來,採鋼架及大片玻璃組成。這個突出的玻璃夾層功能卻是會議室。在藍色大三角柱的旁邊則是紫色的大圓柱,也是會議室。

植物園區 北歐五國大使館最值得造訪

另一區使館聚集之處就在有柏林中央公園之稱的植物園(Tiergarten)旁的使館區,從1880年開始,此區就是外交使節駐紮的地方。

在這一區內,奧地利大使館極具特色,它是由三連棟建物組成,各棟外表採用的材料皆不同,由鋼材、紅磚、銅片三種材料組成,有未來、傳統、現代的意味在其中。

再往前,可以發現一棟外觀看起來像直立百葉窗簾的白色立方體建築,外牆是由斜的跟直的混凝直柱,一根根像門簾一樣豎在前面,這是墨西哥大使館,予人簡潔又不失莊嚴的氣氛。

在各大使館中,經典之作要算北歐五國大使館(The Nordic Embassies)。也由於很有知名度,大使館內設有藝廊與餐廳歡迎訪客,若要參觀內部,也接受預約報名。

北歐五國大使館的特色是團結又獨立,從外觀以230公尺長、15公尺寬的銅片將五國大使館包覆在一起,但裡面卻是五國各自獨立,各有特色的造型建築物。

當初討論要將大使館蓋在一起時,瑞典、冰島、丹麥、芬蘭及挪威都爽快答應,因它們早在1952年就組成北國議會(Nordic Council),互動良好。反而是向德國提出要求時,德國曾猶疑了一下。

進大門,順時鐘方向算起是丹麥、冰島、挪威、瑞典及芬蘭,符合五國的地理位置。

丹麥大使館的外觀採用的是不鏽鋼銀色的網狀造型,讓人會與丹麥國寶銀飾喬治傑生(Georg Jensen)聯想在一起,予人冷酷、俐落的感覺。

冰島大使館是最小的一棟,外表以取自冰島東岸的火山紅岩石組成,此岩石遇上陽光照射,或雨水溼潤後,會有不同顏色層次顯現,也是五棟大使館中,色彩最豐富的一棟。

正中央則是挪威大使館。挪威大使館前立了一塊15公尺高,重120噸的花崗石,不惜成本從挪威運到柏林。

為了展現挪威的溫馨、自然的特色,連家具也是空運來德。建物中央有一個不算小的中庭,俯瞰呈四角梯型,以庭院草坪綠化,也追求更多採光。

再到瑞典大使館,以大型玻璃窗及鋼架所組成,為五國大使館中最透明的一棟,一眼就可看透,呈現瑞典人開明、自然的風格。裡面的裝潢以木頭為主,足見他們對大自然的喜好,也對手工打造十分偏愛。

芬蘭則是展現它木材與玻璃的搭配組合,呈現自然樸實的一面。建築師格特.溫高(Gert Wingårdh)採用木條做為外觀,裡面再包覆著透明玻璃,若隱若現,兼具採光與隱密效果。

走出各國大使館,在廣場地板上有幾條白色石磚導出的線條,平行又交錯,有著五國獨立,但友誼互存的意涵。廣場上兩個小水池,則代表與五國臨近的北海及東海。

第4區:典藏不朽

威廉大帝紀念教堂 半垣殘壁散發時代感

從過去西柏林最熱鬧的動物園車站(Zoologischer Garten Station)走出去,馬上可看到一座被燻黑了的教堂,塔尖被炸斷,只留著半殘的塔座,這就是有名的威廉大帝紀念教堂(Kaiser-Wilhelm-Gedächtnis-Kirche)。

這教堂是德皇威廉二世於1891年到1895年間下令建造的羅馬式教堂,可惜塔頂在二次大戰期間被炸斷,因而得到「空心牙齒」(the Hole in the Tooth) 的別名。

大戰結束後,西柏林決定保留被炸掉的景象,1961年旁邊再建兩個八角柱、玻璃結構的建築;一個較矮且寬的新教堂供禮拜用,另一個半徑較小且高的塔樓,則用來觀賞與被炸毀的尖塔相互輝應。

尼古拉小區 傳統慶典熱鬧不減

另一處被保留下來的是位在東柏林的尼古拉小區(Nikolaiviertel),是柏林最老的居住區之一,也是柏林保留最多古老建築物的地區。

早在1220年這裡便蓋好了尼古拉教堂,是柏林的象徵和戰爭紀念堂。它也在二戰中被炸毀,只留下紅磚框架。1987年,尼古拉教堂及附近小區被選為慶祝柏林建城750周年的重建案,附近小區幾棟還留下來的老建築也被拆除重建,並以與此區老建物相同的格式及手法建築,以取得協調統一。

記者到訪之際,巧遇一尼古拉教堂小區一年一度的復舊慶典,人們穿著當時皇宮貴族的服飾盛裝出遊,也有仿照當時的小販,販賣當時的食物及日用品,人潮湧入,將小區擠得好不熱鬧。

博物館島 6000年文化匯水一方

柏林有個舉世聞名的世界文化遺址——博物館島(Museumsinsel),島上有五大博物館。從希臘、羅馬、埃及、中東、伊斯蘭藝術、雕刻、錢幣博物館和收藏19世紀繪畫的老國家畫廊,呈現「6000年人類歷史的藝術與文化」。

博物館島對岸不遠處是每年有100多萬訪客的柏林歷史博物館(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館長漢斯.奧托梅爾(Hans Ottomeyer)就表示,歷史博物館的永久展覽館,是蓋於17世紀的建築,花了2400萬歐元修復。

而現代藝術展覽館則是聘請貝聿銘設計興建的,花了4500萬歐元,2003年才完成。花了八年打造的新展覽廳外觀像個螺旋貝,大量採用透明玻璃,將日光從頂端引進,讓整個建築物顯得透明、亮麗。一完成,馬上讓歷史博物館的建築本身也成為柏林的歷史。

本文出自 2008 / 10 月號

又老 又新 又綠 柏林未來新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