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柯拉蓉實驗民主

文 / 周旭華    
1989-02-15
瀏覽數 9,650+
柯拉蓉實驗民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柯拉蓉實驗民主

三年前,柔聲細氣的柯拉蓉.艾奎諾,由家庭主婦搖身一變而為總統之初,許多人寄望她創造奇蹟,也有不少人懷疑她能否久居其位。

精神領導

柯拉蓉並沒有締造奇蹟。三年後的今天,絕大多數菲律賓人仍然一貧如洗,社會也依舊混亂。

柯拉蓉也沒有垮台。她在上任後的第一年內,先後經歷了三小次和兩大次政變。一度,許多當初對她滿懷希望的人民大呼被出賣。然而,自從一九八七年八月洪納山事件迄今,她非但未再遭逢嚴重挑戰,總統寶座反而越坐越穩。

最近一項頗具公信力的民意調查顯示,七三%的菲律賓人民支持柯拉蓉;她的多項政績受到民眾高度肯定,甚至連顯然績效不彰的治安都獲得很高評價。

柯拉蓉無疑有其獨到之處,但她到底成就些了什麼?

「她三年來最大的成就,是提供菲律賓人一種道德上的領導,使他們得以恢復傳統的信心與傲氣,藉此重建自己的國家。」中華民國政治學者李國雄有如是觀察。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則認為:「柯拉蓉最重要的成就,是在這段轉型期間,以個人魅力將菲律賓舉國上下凝聚為一。」

少數人享受

除了精神領導外,政治上,她修訂憲法、恢復兩院制國會、恢復傳統的三權分立制、釋放政治犯、並解散恐怖特務組織,使菲律賓在經歷馬可仕十四年獨裁統治後,重新成為東南亞最民主的國家。「她在這方面的成就無可挑剔!」英文「遠東經濟評論」周刊如此說。 而在經濟上,柯拉蓉似乎也成績斐然。馬可仕執政的最後一年(一九八五),菲律賓的經濟還負成長四%,但柯拉蓉上台後情況完全改觀。一九八七年成長五.七%,一九八八年估計成長七%左右,預測今、明兩年可望以每年六.五%的速率持續成長。

這一連串令人喜悅的數字,當然不是憑空而來。「柯拉蓉打破了馬可仕時代的「暱友金權」,恢復了自由競爭制度,並任命大批財經專家擔負改革重任。」李國雄分析菲國經濟成長的原因。

柯拉蓉的成就有目共睹,但非律賓仍然問題重重。

菲律賓最嚴重的宿疾,是土地高度集中所導致的普遍貧窮與貧富極端不均。這是共產黨坐大的原因,也是菲國諸多社會、經濟乃至政治問題的根源。

菲律賓恢復民主政治之後,大地主的家族成員卻透過選舉控制了國會。他們支持有利於己的議案,使貧富懸殊的現象不得改善。因此,菲律賓近年經濟成長的果實,只歸少數人享受;仍有七0%的菲律賓家庭生活水準在官定貧窮線之下,一半的勞動人口失業或收入不足以糊口。

儘管去年年底柯拉蓉就職千日時,曾宣稱要在第二個一千日內,每年創造一百萬個工作機會,並將貧窮家庭的比例減至四五%,但瞭解菲律賓現實狀況的外國觀察家多半不表樂觀。

家族大搞特權

柯拉蓉手下擁有一批財經專家,但他們對經濟發展方向的看法嚴重分歧;有人主張縮緊銀根與自由貿易,有人堅持高關稅政策,更有人要求賴掉一部分外債並再多借點錢。而國會中「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亦日益高漲。

「經濟學人」周刊認為:「較諸共產黨騷亂和軍事政變,菲國財經政策搖擺不定,更是阻礙外來投資的因素。」事實上,即使在過去三年「繁榮期」中,菲國所吸收的外資在「東南亞國協」諸國中也是敬陪末座。

柯拉蓉沒有帶來更好的社會秩序,蔑視法律已成一種風氣。強占公、私有土地的人數達於空前紀錄;馬尼拉文化中心的廣場上,已經冒出了一個人口多達十萬的違建小村。

似乎人人都在逃稅,擁有電視機的人數為納稅人數的三倍。最近,由於菲國未能達成預定徵稅目標,再加上國會有意以賴帳或抵帳的方式,將二百九十億美元外債削為一百億,嚇得國際貨幣基金會急忙取消一筆九億美元的貸款。

菲律賓透過「民主選舉」產生的國會的確令人憂心。一位美國學者最近為文指出:「這批人如此瞎搞下去,可能會一步步毀滅菲國經濟成功的希望。」「經濟學人」周刊甚至警告說,另一位馬可仕或將因而誕生。

出身大家族的柯拉蓉本身最為人詬病的一點,則是縱容其家族成員大搞特權、營私舞弊。去年十二月,她斬釘截鐵地告訴「新聞周刊」記者:「我不像馬可仕,我沒有任何「暱友」,我從來不曾為自己的親朋好友要求任何特殊優遇。」

柯拉蓉旋風

柯拉蓉也許本身十分清白,但她未能遏止龐大家族成員的惡行,卻是不爭的事實。某些觀察家甚至認為,柯拉蓉上台之後,菲國的貪污腐化之風較馬可仕時代猶有過之。

三年前,柯拉蓉在「人民力量」的推動下奇蹟式崛起,帶動了亞洲民主化熱潮;韓國前總統全斗煥的下野,與此不無關係;台灣的政治反對人士也一度將「菲律賓模式」掛在嘴上,部分女性政治人物且以「台灣柯拉蓉」自許。

在「柯拉蓉旋風」消逝之後,菲律賓國內的政治發展一時也許不再對亞洲政局有太大的影響,但菲國本身的戰略地位依然舉足輕重。

美國設在菲律賓的海空基地,關係著從日本迄澳洲整個亞太地區的安全,而且沒有理想的替代地點。馬可仕垮台前後,菲國掀起反美狂潮,不少菲律賓人怒吼著:「把美國人趕出去!」美軍基地的租約即將於一九九一年到期,屈時是否續約,菲方迄未作肯定表示。亞太各國莫不關注其發展。

我國政治學者陳鴻瑜指出,柯拉蓉無論處理美軍基地問題或其他對外事務,基本做法仍和馬可仕時代類似,難有重大突破。因為她和馬可仕承受著同樣的現實包袱;夾在右派軍人與左派共黨兩股強大勢力之間。這兩股勢力不僅牽制柯拉蓉放手改革,甚至對其政權構成生存威脅。

民主政治不可靠?

因此,雖然柯拉蓉政權目前尚稱穩固,但在左右勢力的威脅未解之前,誰也不敢對其前途完全樂觀。對當初柯拉蓉崛起而受鼓舞的亞洲鄰國而言,柯拉蓉萬一垮台,「會使他們覺得民主政治並不可靠。」陳鴻瑜預料。他進一步分析,如果是軍人干政,倒還不致對鄰國造成重大影響,要是共產黨當權,鄰國就有被滲透的危險,一水之隔的台灣尤其首當其衝。

本文出自 1989 / 03 月號

第03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