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加坡的新藍海 新生水生意輸出水外交

文 / 游常山    
2007-03-01
瀏覽數 69,250+
新加坡的新藍海 新生水生意輸出水外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從1965年獨立建國以來,新加坡儘管經濟快速成長,但水源的缺乏,一直是一大隱憂。

長久以來,新加坡仰賴向馬來西亞買水,但是兩國對水價經常意見不合,「我們都形容這是移動的球門,老是射不進球,我們說OK,他們又不可以了,可能馬來西亞人覺得新加坡人很精打細算,所以我們同意了,他們學得其中有詐,又反悔了,」新加坡報業控股集團的《我報》副總編輯蔡深江形容。

而新加坡這個北緯一度的赤道島國,經常是午後雷陣雨,大雨傾盆而下,然後戛然而止,又是晴空萬里。

只是這麼豐沛的雨量卻留不住,因當地地勢平坦,少山丘,加上地狹人稠,沒有本錢蓋水壩,因此再多的雨水也留不住。

水,一直是新加坡最嚴陣以待的民生議題。「簡直把水當作戰略物資,」去新加坡參訪過的經濟部水利署科長王藝峰說。

新水源,海水淡化與薄膜過濾

近三、四年來,新加坡已經成功宣布,開發出有別於生水與蓄水池的第三與第四水源。

就在2003年新加坡國慶日那天,前任總理吳作棟和數萬位新加坡觀禮人民,人手一瓶包裝飲用水──來自新加坡本地水廠以薄膜分子科技回收的新生水(NEWater),當場喝下去。

新生水號稱使用全世界最好的廢水處理技術,可以處理各種污水,變成飲用水。目前新加坡人喝的水中,已經有一定程度的新生水混雜其中。

2005年9月,笑容滿面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親手按鍵開啟新加坡的「第四個水源」——鳴春海水淡化廠(Sing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

此座耗資2億新加坡幣(約43億台幣)的新加坡首座海水淡化廠,也是世界供水費用最低廉的海水淡化廠,每立方公尺淡化後的自來水,只賣0.78元新加坡幣(約16.8元台幣)。

中央大學榮譽教授、水環境再生協會理事長歐陽嶠暉分析指出,海水處理的費用比污水處理的還要昂貴,海水每立方公尺(公升)要用「薄膜科技」過濾掉3萬毫克的鹽分,而污水只要過濾掉500毫克的污染源,複雜度相差60倍。

新加坡用的是由包括德商西門子在內的跨國大廠提供的「薄膜科技」,利用「膜」的分解技術,來分解水分子與污染源。

水技術,外銷中國中東各國

「膜就像人的腎臟,可以分解污染,」在新加坡推動新生水與海水淡化技術背後最有力的企業人士,就屬凱發集團(Hyflux)總裁林愛蓮。隨著水技術成熟,林愛蓮也成為新加坡家喻戶曉的熱門女企業家。

這幾年來海水淡化、與新生水技術,正在逐漸增加新加坡飲用水源。

「新生水供水,目前已經達到一年4000萬立方公尺,第四座Pandan廠今年3月完工後,預計可以加倍供水,達到8000萬立方公尺,」新加坡公用事業局3P水源網路署署長葉慶元指出。

更令人吃驚的是,這些技術已成為新加坡外銷的新技術。不管是大陸、還是中東,目前都是新加坡主要的水技術輸出市場。

如大陸的天津地區就是新加坡的一個大市場。去年,林愛蓮的凱發公司代表新加坡和大陸天津市簽訂了一紙金額高達30億台幣、合約期長達30年的海水淡化處理合約,總理李顯龍還為此親臨天津破土典禮;同時江蘇、河南、遼寧、河北四省還各自與凱發公司簽訂總金額達30億台幣的BOT廢水處理、海水淡化計畫。

水管理,整廠輸出一魚多吃

技術之外,水資源管理其實也是新生水的一個賣點。

18年前,剛開始創業時,凱發代理過歐洲、美國幾個逆滲透的水處理科技,德國西門子曾經是技術來源之一。

那時,凱發賺的是業務拓展的利潤,獲利率不高,技術母廠西門子除了賣設備外,還可以拿技術佣金。

如今,技術來源多了,新加坡反而能取各家之長,截長補短,自給自足外,還可以「整廠輸出」(turn-key plant)到大陸。

經濟部水利署科長王藝峰曾參觀過新加坡一家新生水處理廠,基本上就是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市的污水處理團隊的整廠輸出。

近年,隨著新加坡拓展經貿影響力,專攻污水處理、海水淡化科技的林愛蓮,成為總理李顯龍最愛邀約同行的企業家之一。而當國家領袖的足跡走到哪裡,她的生意就做到哪裡:印度矽谷班加洛、中東龍頭大都會杜拜,北非阿爾及利亞,都有她的足跡。

2009年,正對著來自美國金沙集團規劃興建完成的濱海灣綜合旅遊勝地(Marina Integrated Resort),新加坡會有三座新的蓄水池,其中最大的一個:濱海灣蓄水池,還要規劃為遊客中心。當海水水位高漲時,這個蓄水池可以表演衝上天12層樓高度的奇景。

看著新加坡一魚多吃,既解決自己缺水問題,又可以出口賣錢,真是讓人佩服這個小國的腦筋靈活和管理優越。

新加坡政府和凱發集團的官民聯手,進軍世界的經營模式,十分值得台灣仿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