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全斗煥吃飯,盧泰愚洗碗

文 / 王章旭    
1988-12-15
瀏覽數 42,550+
全斗煥吃飯,盧泰愚洗碗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南韓前總統全斗煥在八年任內,曾經不只一次的公開宣稱:「總統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僕。」韓國人今天終於明白,這只是一句嘴巴說說的空話而已。

做賊的喊捉賊

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全斗煥為他過去的濫權貪瀆事件公開向全國人民道歉,讓世間大夢初醒,這位一再標榜「實現社會正義」的總統的所作所為,竟然與他信誓旦旦的承諾完全背道而馳。政治權力對他而言,只不過是斂財的工具;他喊出的口號,被證明是掩飾全家貪贓枉法的護身符。

由人性心理來看,全斗煥一再以言辭來表明他的正直不阿,正是心虛的自然反射,虧心事做得愈多愈需要表態,就像「做賊的喊捉賊」是一樣的心理。全斗煥在第五共和執政七年間,一共改組了二十二次內閣,內閣閣員的平均壽命為八個月,使他被冠上「全都換」的封號,充分反映了他高度的不安全感,擔心閣員在位太久形成勢力後難以駕馭。

南韓光復四十年來,前後經過三任獨裁政權,扯起前兩任李承晚與朴正熙的流亡。或遇刺的下場,全斗煥只落得「隱遁」的遭遇,算是最幸運的了。不過,他換來立即的現世報,在下台九個月後就遭到人民與歷史的審判,卻是三人當中最難堪的。

一時利欲薰心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全斗煥利用朴正熙總統遇刺後的亂局,調兵逮捕當時的戒嚴司令鄭昇和,控制了軍權。這項行動未經當時的代總統崔圭夏的許可,被視為是以下剋上的非法政變。

隨後,他在次年五月十七日未經國會同意(當時國會已遭解散),非法宣布全國戒嚴,在光州民眾的抗爭過程中,派調空降特戰部隊血腥鎮壓,導致一千多人被殘殺的悲劇。光州事件使全斗煥真正的掌握了政治權力,但是這場流血悲劇卻付出了太大的代價,使他與南韓民眾結下了血海深仇。

政變的不合法性,使全斗煥不被人民認同在先,光州的殘殺同胞,則讓他不得民心於後。但是全斗煥顯然不自知,執意以高壓統治來鎮壓人民的抗拒,並以淨化社會為名,剷除異己以鞏固政權。

八0年代初期,全斗煥在一連串的整風下,數萬名公務員、新聞記者、激進分子遭到了革職或感化教育的迫害,由於株連甚眾、樹敵太多,以致種下無數叛逆的火種。這些反對力量終於在他下台之後全面迸發開來。

在陽光下檢驗黑盒子

一九八一年,全斗煥在「從黃江到北岳」(黃江是全斗煥故鄉慶尚南道陝川郡的一條河,北岳是指青瓦台)這本自傳裡說:「黑暗過去了,晨曦迎面而來……,一股沉重的歷史使命感壓在我的雙肩……。」為他的政變奪權做了偉大的剖白;今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他隱遁到雪獄山百潭寺後,告訴廟裡的和尚說:「一時的權力慾,讓我鑄下了大錯。」

但是除了政變奪權與光州屠殺之外,全斗煥建立起的絕對權力,卻也產生了絕對的腐化。

一九八一年,全斗煥的堂弟全禹煥因詐欺案被捕,為總統家族的濫權貪瀆揭開了序幕。此後發生的「張玲子夫婦冒貸案」、「明星集團惡性倒閉事件」、「日海財團事件」等大型經濟犯罪,幾乎一年一次源源不斷。

全斗煥在極權統治下,違反民主與蹂躪人權的事例,已讓他毫無民心;一連串的家族濫權貪瀆事件,更讓南韓民眾對他的操守與承諾,產生了強烈的信心危機。

第五共和時代留下的無數「疑惑事件」與黑盒子,在盧泰愚領導的第六共和出帆後,終於在民主化的風潮下,逐一被掀出來在陽光下檢驗。首當其衝的是,全斗煥胞弟全敬煥的「新生活運動本部舞弊事件」。這個權傾一時、旗幟在各機關與國旗並列的機構,在過去七年間的貪瀆事跡,為後來一連串的翻案風唱出了序曲。

而奧運之後全面恢復運作的國會,則以「國會監察權」的行使,把調查箭頭直指全斗煥本人。在新聞媒體的窮追猛打以及大學生在街頭衝鋒陷陣的配合之下,民意與輿情幾乎達到了沸點,對全事件和去年六月的民主化抗爭一樣,激發了全民的共識,政府當局除了要求全氏公開道歉己別無選擇。

病菌依然存在

全斗煥似乎到了大勢已去仍未頓悟。在道歉聲明修辭華麗而且充滿感性的字裡行間,並不見有真正的誠意,而且財產數額也令人難以置信。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他道歉之後,有四九%的南韓民眾不滿意,更有六六%的民眾執意對他採取司法調查的原因。

全斗煥道歉事件其實是盧泰愚與全斗煥畫清界限的一場權力角逐下的產物。盧泰愚受惠自全斗煥,卻也承襲了他所留下的政治包袱,而這個包袱沉重得足以拖垮盧泰愚的政權基礎,為求自保,事實上也只有犧牲當年患難與共的伙伴了,這便是政治的現實與冷酷無情。

盧泰愚雖然在三天後發表談話,要求民眾寬恕全斗煥,他並採取了釋放政治犯等六項民主措施,但是卻只得到民眾冷漠的反應,被認為是討價還價式的交易行為,而且也讓全氏與盧氏的共同班底有被出賣的感覺。

南韓輿論形容,全斗煥的道歉為盧泰愚丟掉了一個包袱,但是盧泰愚的寬恕談話,卻給自己帶來了新的包袱。盧泰愚的療傷止痛措施,只割除了大毒瘤,並未將病菌完全清除,他標榜的「普通人時代」,恐怕需要在未來幾次人事換血與體制改革之後,才能夠真正出發上路。

韓國人曾用「朴正熙燒飯、全斗煥吃飯、盧泰愚洗碗」來形容前後三任總統的際遇,吃飯的人道歉走了,留下滿桌狼藉的杯盤讓盧泰愚去收拾,如何把碗盤不打破洗乾淨,正考驗著盧泰愚。

全斗煥語錄

南韓總統全斗煥為濫權貪瀆事件公開道歉後,南韓民眾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受騙感覺。全斗煥在八年的掌權期間,一再信誓旦旦的承諾,如今重新回顧,都是一些自欺欺人的「屁話」。

南韓頗具影響力的新東亞月刊,整理了全非煥八年來的語錄,言行相對照之下,這些「公言」都成了「空言」。

--我一生最痛恨說謊的人,這是我的「生活信條」,我會為我所說過的話負起責任。(一九八七年六月二十五日與南韓樞機主教金壽煥的對談)

--搞政治應該要懂得「適當」地說謊,但是我不會,因為我太正直了。」(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接受南韓中央日報專訪時所說)

--一個貪瀆腐敗,無秩序、非法濫權橫行的社會:即使表面繁榮成長,內部必然已走上了崩潰之路。這是歷史的教訓;現在正促進中的社會淨化作業,絕不會像過去一樣虎頭蛇尾。(一九八0年九月四日巡視全羅北道政府時所說)

--今年訂為「根絕貪瀆腐敗年」,明年起,我們就聽不到貪瀆腐敗這類的話,而成為一個乾乾淨淨的社會。(一九八二年三月十八日在執政黨議員研修會中的訓示)

--我保證絕不會淪為被全民聲討的那類墮落的政治人;我絕不容許第五共和有任何舞弊行為,我會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名來懲治舞弊事件。這是我的生命哲學。(一九八一年八月三日在鎮海接見記者)

--我一直在留意周遭的人是否清廉,如果為人假藉總統名義來關說,千萬不要理會。(一九八0年九月十一日夜商工部的訓話)

--將來大家就會知道,我不會因為當了總統就成為特權階級,包括我的親戚、子女還有我本人,不論任何人違反法律或秩序,我不會有絲毫的雅量,一定讓他們接受法律的制裁。我確信在七年任內,會完全掃蕩非法腐敗,樹立一個清廉的政府。(一九八一年八月十九日在光州全羅道政府巡稅時所說。當天,他的堂弟全禹煥等五人因詐欺與關說罪嫌被捕)

--許多人假藉高官的親戚專幹詐欺勾當,實在令人遺憾與痛心;高階層官員周遭的親戚應嚴加管束。(一九八一年八月十九日全禹煥被捕當天的指示)

--大哥,你的交遊很廣,但很可能被人利用或欺騙,如果你讓我揹上黑鍋,請你要覺悟,我一定依法更嚴厲處罰。(全禹煥被捕後,警告親兄全基煥)

--搞政治的人不能把政治當做生計的手段,應該知道愛惜羽毛;坐總統大位的人,不能有追求享樂的念頭。(一九八二年「張玲子冒貸案」後所說)

--搞政治出身的人來當總統一定做不到,因為我與政治沒有任何淵源,我有充分自信,一定會在任期內徹底掃蕩貪污腐敗。(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在國會致詞)

--我希望成為最偉大的總統而留名後世;我希望後世子孫把我稱為「誠實又勤奮,而且獻身於促進社會正義實現的總統。」(一九八四年六月接受韓國日報訪問所說)

--我經常感覺很歉疚成為總統,因為還有許多能力比我強的人……,但我會全力以赴。(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三日「護憲特別聲明」)

--朴正熙總統遇刺後,那段混亂的期間,你們說,除了我以外還有誰能夠擔當大任當總統?(一九八八年一月七日與青瓦台記者「告別懇談會」中所說)

--朴正熙總統是成為屍體離開青瓦台的,當我交出政權時一定要活著走出青瓦台。只有讓我活著離開,並成為國家的元老,才是國家正確的發展。(一九八八年一月接受日本POST週刊訪問時所說)

--我希望在卸任後,能繼續得到全體國民的祝福。(一九八七年一月發表的「國政演說」)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