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可能vs不可能 ──陳總統的選擇

文 / 高希均    
2006-06-08
瀏覽數 15,550+
可能vs不可能 ──陳總統的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熱衷追求「不可能」

台灣社會當前的困境,是做為國家領導人的陳總統,總是把他的心思與國家的資源去追求那些「不可能」:從進聯合國到修憲,從巨額買先進武器到台獨。在這些「不可能」過程中,只能以意識型態激發少數人民的亢奮,來掩飾他執政六年帶來的退步與沈淪。

韓國經濟的表現一向在四小龍中殿後,現在居然已超越台灣;中國大陸的文革10年(1966~1976),造成了空前的災難,但是接著而來的近30年(1978至今)改革,居然使它在全球化中躍升為全球坐三望二的經濟體。

韓國人能,中國人能,是因為他們決心走向開放,政策走向改革,志氣是要與世界接軌。對它們鎖定的目標,一步一腳印,走向「可能」;反之,10餘年來從李登輝的「兩國論」與「戒急用忍」,到陳水扁的「一邊一國」「終統」,他們是要碰撞銅牆鐵壁,追求「不可能」。心態上、政策上、資源上的偏差與錯置,導致了愈來愈難以避免的「邊緣化」。

(二)「可能」帶來的雙贏

40多年來(1950初~1990中),充滿生命力的台灣,變成今天的衰敗與蒼老,是無人能想及的。

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那一代功臣(尹仲容、孫運璿、李國鼎……),受到兩蔣時代中的賞識與重用,以廉能與使命感推動各種財經、科技、教育政策,化「不可能」為「可能」。每人平均國民所得在1950年代初期不到200美元,1988年經國先生去世時,已高達6000餘美元。

在李登輝、陳水扁執政下,只要維持兩岸現狀──不獨不統、不戰不鬥,台灣理應可以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的崛起,與兩岸資源的整合,產生「雙贏」與「平方」的效應,使得

(1)台灣經濟規模更為擴大。

(2)台灣企業發展更為靈活。

(3)台灣的人文思潮與中華文化更為活躍。

(4)台灣青年的出路更為廣闊。

(5)台灣與大陸出現更多相互激盪的火花。

這些活生生的「可能」,居然演變成硬是「不可能」。最近的一例是:總統府與教育部又一再高聲地重申:台灣不可能承認大陸的學歷。這實在是全球化中不可思議的閉關自守。

(三)走向藍海的Peace-maker

我們不得不產生這樣的觀察:奇蹟創造者(miracle-maker)是化「不可能」為「可能」;麻煩製造者(trouble-maker)是化「可能」為「不可能」。前者的存在,創造了台灣生機;後者的出現,引發了台灣危機。

在當前政府的運作下,總統所主持的國防、外交、兩岸,剛好都是在「不可能」的大框框之中。

傳統的紅海策略依然是追求你死我活的遊戲:如何設法花更多錢買更多武器?如何設法維護小國承認?如何設法突破「過境」外交?如何設法推動「一邊一國」、公投及修憲?事實已經一再證明:這樣的反覆碰撞,選民已經看清:這是資源的浪費,這是國力消耗,這已經失去了大多數民意的支持。台灣2300萬人民對廉能、工作、治安、教育、健康、環境等的急切要求,已凌駕了這種政治性議題的操作。

行政院長所負責的內閣部會──從經濟到教育到環保──則是充滿了一位政治領袖可以施展的空間,也就充滿了各種可能。

即以4月連戰先生主導的「兩岸經貿論壇」所獲得的共識而言,蘇貞昌院長說得好:「只要有利於人民的事,就可以做。」如果在蘇院長的勇敢堅持下,大陸的觀光客可以來,直航可以從定點包機擴大,文化交流可以增加,陸商可以投資台灣,某些產業准許去大陸發展……,一夕之間,台灣就會像惡夢中驚醒,又見到海闊天空;或是像從病榻上跳起來復癒的病人,虎虎而有生氣!

八年的總統總要留下一些使人可以稱道的政績。陳總統不要低估兩年的時間還可以扭轉思惟,運用藍海策略。那就是「刪除」及「去掉」不可能的政治性議題,集中心思與資源,「增加」與「創造」可能的財經、科技與文化議題,尋求建樹,使possibility變成reality。

反共的尼克森,開啟了與中共的復交;指責「邪惡帝國」蘇聯的雷根,與戈巴契夫簽訂了核武裁減協定;死硬派的以色列總理夏隆,也肯撤退占領的土地來換取與巴勒斯坦的和平。拚鬥意識強烈的陳水扁,為什麼不能在一念之間變成令人意外的peace-maker?

本文出自 2006 / 06 月號

全球必學杜拜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