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明正:從「學習型組織」到「自覺的組織」

文 / 楊瑪利    
2006-06-08
瀏覽數 31,600+
張明正:從「學習型組織」到「自覺的組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為什麼人才愈多,效率愈差?

楊瑪利(以下簡稱Q):近半年來你多次跟彼得.聖吉接觸,看了他的新書:《修練的軌跡》,身為企業人,你怎麼讀這本書?

張明正答(以下簡稱A):這本書還沒有中文版的時候,我就買來看了。聖吉這本書將管理帶到另一個新的境界。

初看這本書時有點看不懂,不是英文看不懂,而是無法理解這和管理有什麼關係,找不出連貫性。我看不懂,就想直接向他討教,於是今年2月那陣子我去哈佛上課,順便去找他。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我在他任教的MIT(麻省理工學院)附近的一家餐廳等他兩、三個小時,手機也打不通,後來才知道雪太大了,他到不了波士頓市區,所以他索性去滑雪了。隔天雪停了,他再約我去他家附近的義大利餐廳相會,我們終於有機會深談。

我當面問他:為什麼學理工出身,後來成為組織學與管理學大師的他,會去拜禪學大師南懷瑾為師、又對中國的儒釋道備加推崇?那次見面我跟他談了三個小時,還因此延後一天回台灣。那天我們的談話涉及很多種領域,也提到他的研究關懷。

其實英文書名《Presence》,中文直譯就是「活在當下」。今年2月多我去聽星雲法師演講,我問他什麼叫做活在當下,他只對我說:你去打個禪七吧;所以4月我去打禪七,就是要去體認活在當下的哲學。禪七讓我對事物能夠「止觀」,看事物會比較定,我開始瞭解,生活可以這麼規律、一致,而人的心智是可以被訓練的。

我以前總是積極地想要學習,創造策略,卻忽略了心智和思路的訓練。

聖吉的這本新書恰巧和我最近的體悟相契合。也許當管理的理論或實踐都已做到極致,就會發覺不足,轉而探究更高層次的,屬於心靈與哲學的層面吧。這些說起來有點玄,聽起來有點不切實際的東西,卻是和商業經營息息相關。

在公司經營的過程中,我們曾遭遇到很多問題,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我居然有了領悟,找到問題的根源。原來一切起源於人的自覺。

Q:你遭遇過哪些經營的問題?為什麼說自覺是一切的根源?能不能再進一步解說?

A:好!首先,就是遭遇執行力不彰的問題。大家都在講執行力,但往往好不容易搞出一個策略了,卻只有20%的人能夠把策略執行完畢,這個問題的真正原因在哪裡?

再者,策略必須因應環境而改變,策略改變,組織也要改變,也就是所謂的組織變革,但變革往往無法深入,常常變到一半又回到原點,這是為什麼呢?

第三,趨勢科技的軟體計畫規模愈接愈大,各方高手如雲,就得要分組進行,台北、南京、和美國的團隊都得加入。

然而,我們的團隊愈來愈大、工程師愈來愈聰明,計畫完成的時間卻愈拖愈久,無法及時完成。在實際操作後,才發現這些問題不能單純透過計畫管理(project management)來改善,因為那些理論僅能分析,無法應用。

歸納我所遭遇到的三個主要問題:為什麼策略沒有辦法執行?為什麼無法做到深層的改變?為什麼人愈來愈優秀,但效率愈來愈差?這些都是在企業運作上實際會遇到的問題。

而聖吉的書中提到如何做到深層改變,其實跟中國哲學常說的止觀非常相近;透過止觀、反觀,追溯心中的真實狀態,才能讓我們看清問題的核心所在。

為何公司容易老毛病復發?

Q:是不是有點玄了?談管理談到中國人的止觀?

A:是有點玄,但是我又覺得很切身。止觀是他書中「U型修練」的第一步。他的書中提到,很多公司要改變,首先著手的大多是認知上改變、邏輯上的改變,但一下子又很容易老毛病復發,又回到老習慣。

他的U型理論就是講組織如何跳脫這種一再重複的因循,真正做到深層改變而脫胎換骨。

很多時候企業的改變是上層宣示一個新策略,大家於是熱熱鬧鬧地開會,表面上有了共識,但這種共識並不是來自於每個人深切體認後產生的自覺,而是遵從上層的心智模式(mental model)來認知,如果觀念未做深層的改變,就很容易回到老習慣,做出同樣的行為、決策,變革便無法深化。

如果能夠先把以前種種成見或假設都先拋開,才能認清當下的事實,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止觀吧。先暫停一切思惟,先放下知識,清空之後你會發現自己的五官視覺都更靈敏了,於是聽到了別人的聲音,瞭解了別人的真意,團隊之中人人有了這種自覺,自然容易產生默契。

說真的,在組織團隊當中,最難能可貴的就是默契了。而默契是無法用開會、教導、上課培養出來的。

Q:你剛才提到自覺是一切問題的根源,現在又談到默契是最重要的,是不是一定要團隊當中人人有自覺,才能建立團隊默契?這是你打禪七之後才有的體悟嗎?

A:對,人人有自覺,體認到改變的必要,跟自己的團隊產生休戚與共的感覺,大家覺得有必要朝一個共同的目標執行,這就產生了默契。

打禪七之後,才發現,其實很多的行為只是出於直覺。這種行為是無法意識到的,所以無法把自己抽離出來觀察自己,無法解釋自己的行為動機。

比如你每天喝茶,突然有人問你要喝什麼,你還是會選茶。過去加糖,你就加糖,過去加牛奶,你照樣加牛奶。就是說,原本只是直覺,延伸為一種行為,後來成為一種習慣

因此要在行為之前,先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止」就是暫停以前的習慣、暫停現在正在進行的動作,「觀」就是要觀照自己的心態以及幽微的轉變。

我們常說「換頭腦」就是這個意思,如此才能深層思考。

如何讓員工真誠地對話,又敢嗆聲?

Q:止觀應用在公司治理中,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應?

A:剛剛我提到為什麼策略沒有辦法執行,我認為當人人都有自覺性(self awareness)的時候,公司才能變成一個有自覺性的公司,可以感覺(sensing)外界的變化,感受到客戶購買的變化,這是深層改變的第一個步驟。

因為有了自覺,才能沒有成見地聆聽。否則大家只聽到自己想聽的,只能選擇性地接收,無法客觀地觀察現實問題。聆聽之後才能真誠溝通。

策略執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真誠對話,敢嗆聲。我常說,Be yourself, be the best part of yourself,做自己,每個人都敢講真話,就能解決上述問題。

策略要有願景,而這種願景也必須是大家共同體驗、辯論得來的,如此才能打從心底激起熱情,共同朝目標邁進,這是未來每個公司都必須具備的。

最近大家都在說「世界是平的」,未來的公司形態會轉變,團隊上班不會在同一棟辦公室,甚至沒有辦公室。合作方案不會在同一個地方進行,管理的形態將大幅度改變。

比方說,在台灣設計軟體程式的工程師,要怎麼知道所設計的軟體能適合阿根廷或德國客戶的需求?

工作團隊天各一方,老闆可能久久才見一次面,維繫團隊的只有靠共同塑造的願景、靠員工自發性的熱情,在不被管理或監視的情形下,員工也能自動自發回應客戶的需求,因為他有了自覺,感受到團隊的默契,他為自己而工作,並非聽令行事,這樣的執行力當然更勝一籌。

Q:你覺得聖吉在這本書裡的理論是可以應用的嗎?是不是可以趨勢科技為例?

A:我很佩服聖吉,美國那麼實事求是的國家,他敢提出這種看似玄學的內容,能夠讓人信服,正是因它有被成功實踐的個案。

方才我提到另一個令我困惑的問題──為什麼公司愈大,人才愈多、愈優秀,但工作進度卻愈容易延誤?

分工愈細,容易造成每個部門互相指責、對立。前幾天南非前總統戴克拉克(Frederik Willem de Klerk)來台訪問,提到之前推動南非種族和解:「就在那個時刻,我『覺知』到黑人和我們是同一國家的人,他們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我要把『他們』變成『我們』。」他的談話讓我體悟很深,在公司治理上,要讓人人認知到「我們是同一掛」的。

公司愈大,事情變複雜了,分工就更需要目標以及共同願景(share vision)。

建立協同力(collaboration)以及默契,才是讓你達成目標的原因。透過心智止觀,瞭解自己之後才能聆聽,默契於是建立。

知識的傳遞是無法傳授默契的,但默契的確相當重要,現在我也開始要我們的工程師培養自我意識。

我每兩個禮拜跟他們開一次早餐會,設計一些遊戲與活動,讓他們慢慢開始培養自覺性。我事實上已從止觀的領悟中,衍生出許多訓練內部溝通的方法。

比如我會將三人分成一組,共同討論一個主題:委屈。同仁A對同仁B做報告最近有什麼覺得很委屈的事情,同仁C在一旁觀察,之後看同仁B如何轉述同仁A的委屈後,同仁C就針對B的報告做評論,B是否真實的聆聽到A的委屈?還是有很多的錯誤延伸?錯誤解讀?

這個過程其實就是在訓練聆聽、溝通、價值判斷,瞭解到如何給予回饋(feedback)、勇於面對、並接受他人的評價,這樣的訓練能讓員工學習「接受現實」。

如果有些人覺得被評斷受到委屈,那就要當眾跟大家報告,這就是一種自我觀照,用更積極的態度去表達,這過程,就是一種止觀的過程。

企業經營,靠知識傳遞的方法會有用嗎?

Q:你去年卸下執行長的角色後,在趨勢科技的角色也跟著轉變了嗎?

A:基本上,經營管理甚至策略制訂我都可以放心交給Eva(新執行長陳怡樺)了。

因為我自己相信知識傳遞(knowledge transferring)是沒有用的,所以我也不會用以前成功的經驗影響Eva。以前發生過就發生過了,要讓整個公司都活在當下,才能創造全新的競爭力出來。

Q:這麼說來,其實很多像是心理學、哲學的東西其實都和商學有關?

A:這些領域都是相互接軌的,而止觀就是連接的道路,《修練的軌跡》就是利用「止觀」來與商學接軌的書。原本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現在我發現了其中的關聯性。

聖吉沒有像我這樣這麼深層的商業經驗,可以將「止觀」與企業管理做連結,但他的研究和理論,卻打通我的任督二脈,我豁然開通,從腦到心的修練,對商業經營真的是很有用,也很實際的。

聖吉在這本書裡強調,商業的經營必須是從腦力的競爭到心力競爭,而心的力量唯有修練才可達成。

Q:因此從《第五項修練》之後,你覺得企業應該要從學習型組織,轉變為自覺型組織?

A:「明心見性」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時候是我們被自己的習慣性的假設矇騙,唯有透過止觀才能打破成見,潛力、創造力就會慢慢發揮出來,從學習型的組織變成自覺型的組織。

每一個組織都必須要有自覺性,能夠隨時做改變,競爭力才能高。

自覺或止觀乍聽之下很玄,但認真體驗,便知它凌駕所有商業理論,有句廣告詞「科技始終來自人性」,我認為是止觀、自覺之後的深刻體認。

至於我自己,真的希望能夠「天人合一」,像聖吉說的「願景自然湧現」,不必苦苦追求。

真的是「道可道,非常道」啊。聖吉的書有研究理論與成功實例為後盾,把這種中國比較偏向性靈的哲學連貫到商業經營,真的是很難得。(洪綾襄整理)

書名:《修練的軌跡──引動潛能的U型理論》

作者:彼得.聖吉(Peter Senge)

譯者:汪芸

天下文化出版

出版日期:2006年5月5日 定價:400元

本文出自 2006 / 06 月號

全球必學杜拜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