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總裁愛當教育家

文 / 林美姿、陳致中    
2005-12-01
瀏覽數 23,150+
總裁愛當教育家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儘管是個成功的企業家,但內心深處,他最希望成為教育家。他的心願,在海峽的對岸,中國最神聖的學術殿堂——北京大學,一圓美夢。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二十周年慶的開幕典禮上,尹衍樑以董事長的身分致詞,他感性地說:「這是我一生中最快樂和光榮的時刻。」

1994年9月,尹衍樑代表光華教育基金會和北大簽訂合作協議,將北大工商管理學院更名為光華管理學院。十一年來,光華管理學院快速地發展,目前已名列大陸前三名的管理學院之一,每年有十多位大陸省狀元選擇進入光華就讀,校友遍及政商界,影響力日增。

單看已經浮出檯面的政界人物,包括遼寧省委書記李克強、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北京市副市長陸昊,以及曾任海南省副省長、現任中國銀行行長的李禮輝等校友的傑出表現,尹衍樑以「欣喜若狂」形容他的心情。北大校友更有人預言,中國下一代的領導班子極可能就會出現光華人。

走進林蔭參天的北大校園,紅樓寶塔、垂柳湖畔,當初五四運動的氛圍似乎仍飄蕩在空氣中。

尹衍樑熟悉北大的每個角落,他常常騎著腳踏車逛校園;爬滿長春藤的樓房、蜿蜒的小徑、松樹積雪的模樣,他都如數家珍。他還領有北大的圖書證,最愛看圖書館裡珍藏的古代線裝書。

尹總裁,辦教育自己來

他最喜歡的地方,是煙波繚繞的未名湖,以及白色新穎的光華樓。在光華管理學院所在的這棟三層大樓裡,沒有董事長辦公室,只有貼著尹衍樑教授名牌的研究室;一坪半大,和其他老師平等。

不過共用這個研究室的還包括尹衍樑的老師林英峰教授以及名律師陳長文,兩人都特地抽空到光華授課。簡單的桌椅,櫃子上擺著一幅尹衍樑沒戴眼鏡的照片,笑起來格外和藹可親。

教育家的「尹教授」和企業家的「尹總裁」在表情和心情上都有很大的不同;企業家的尹總裁喜歡授權,教育家的尹教授凡事自己來,因為他覺得辦教育是人生中最快樂的事。

可是尹衍樑和北大的第一次相逢,場景卻相當悲涼。

1989年尹衍樑第一次赴大陸,他從既定的參訪行程中偷溜出去,探訪嚮往多年的北京大學。

一踏進北大,灰塵四起,滿地的果皮紙屑幾乎蓋過腳踝,想像和現實落差太大,讓他悲從中來。百年名校不僅門面的光彩不再,更因研究生的補助太低,大陸最高學府的研究所竟還招生不足,人才培育出現危機。

第一次的北大行,尹衍樑只有一個強烈的感覺,「一個沒有研究生的國家,將來會完蛋的。」

懷著一顆沈重的心,尹衍樑回程去見香港國學大師南懷瑾,希望想個辦法協助北大。南懷瑾出面號召成立「光華教育基金會」,開始提供獎學金給碩博士生,首波計畫資助北京、清華和蒙古三所大學。

計畫剛有眉目,卻爆發六四天安門事件。原本要赴北大洽談獎學金事宜的尹衍樑一直捱到7月份,才等到飛機開航,整架可坐三百多人的747飛機上,只有尹衍樑一位乘客,所有的空姐都跑來陪他吃飯。

第一年發放獎學金就歷經波折,計畫定案後,不少原本可以開心領獎的學生,卻因天安門事件永遠回不來。延遲到年底,獎學金得以發放時,尹衍樑對著台下六百多位學生說,「有人勸我危邦不入,但我卻說,千里故人來,因為這時候你們最需要鼓勵,所以我來了。」台上台下哭成一團。每次回憶起這段歷史,尹衍樑都不禁眼眶泛紅。

因為光華獎學金,尹衍樑和北大建立了良好關係,1994年北大希望興建新樓時,前校長吳樹青就前往拜託尹衍樑。

「蓋樓的事不要找我,我希望的是合作辦教育,」尹衍樑一口回絕,他一直希望能辦一所一流的管理學院。

但北大從未有過這種案例,雙方談判到第四次,尹衍樑動怒拍桌,準備棄北大轉到對面的清華大學,事情才峰迴路轉;北大領導階層終於同意,以董事會的制度成立一所管理學院。

不會賺到錢,我只會付出

但在一場學生的說明會上,因為尹衍樑來自台灣,且具國民黨籍身分,仍遭到公開質疑,他當場反駁,「你們有誰可以說,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一句話讓在場三百多人啞口無言。

問題又來了,一位學生問,「你是個商人,辦學院你會賺多少錢?」尹衍樑回答,「我不會賺到錢,我只會付出,但將來各位同學進到社會,對社會有所貢獻,社會將賺到天文數字的錢,這樣你說我會不會做生意?」

爭取到師生認同後,由尹衍樑命名,取自「光大華夏」意涵的光華管理學院,首創採用董事會的制度開始運作,由尹衍樑擔任董事長,他並實際參與擬訂學院的發展方向、規劃校舍、招募師資、編纂教材等工作,自己更親自上場授課。

草創初期,困難重重,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回憶:北大以前只有經濟系,因此管理課程的師資不足、教材和圖書資料付之闕如,也沒有自己的學院大樓,只能借用老舊的教室樓上課。

一開始學院四個科系的教材全部由台灣海運過去,學生上課用的都是來自台灣大學和政治大學的原版教科書,每本書都有編號,學期末學生必須還書,留給下一屆學生使用。

教材海運,師資也由台灣空運。尹衍樑邀請政大的名師林英峰、司徒達賢、朱立倫、黃崇興等教授陸續赴光華授課;厲以寧指出,「在專業師資缺乏的時期,台灣教授對光華學院起了很大的作用。」

光華管理學院刷新北大許多紀錄,例如老師有教學津貼、住房津貼和研究津貼、宿舍從早到晚供應熱水;其他宿舍每週僅供應兩晚。後來其他學院的住宿生遊街要求學校比照,北大因此陸續蓋了一萬多人的宿舍。「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尹衍樑對促進北大的進步頗感欣慰。

不是最好的,我不要!

大陸有三十一個省份,每年高中文理科各出一位狀元,總共六十二位,1995年,第一位省狀元考進光華,2000年增為十位,2001年更高達十五位,儘管後來受到招生省分的限制,但光華每年都能維持十至十五個狀元報到。「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一樂也,」尹衍樑每次談到這項成就,笑容裡總帶著驕傲。

狀元喜歡進光華就讀,還有一個誘因是,可以參加兩岸狀元營的活動,免費到台灣一遊。光華管理學院和台灣大學每年都有優秀學生的交流活動,考進光華的狀元都能參加,對他們來說,到台灣交流是很難得的經驗。

曾有學生問尹衍樑,為什麼要選擇到北大設立管理學院,尹衍樑的回答是,「因為北大是最好的大學,不是最好的,我還不要呢!」

光是北大百年的名聲,就可吸引很多優秀的學生。而且北大擁有豐富的講座資源,跨系聽課也很自由,「也就是說,不是光華自己培養學生,而是整個北大幫我們培養學生!」厲以寧說。

名師雲集也是光華學院的號召力之一。北大MBA聯合會副主席劉松劍指出,他還沒入學前,就聽過厲以寧、周長輝等名師的講座,因為很棒,所以來報考光華。許多已經畢業的校友,至今仍常回校參加光華的講座。

「每間大學都可以培養MBA,但只有光華,是教給學生靈魂,」中國最大房地產集團——中房集團董事長孟曉蘇表示。他認為自己在光華唸博士班時,學習到的先進理論和思想,對日後經營企業有很大的幫助。

收支平衡,展現影響力

光華在1999年開辦EMBA之後,財力和影響力更上層樓。來自香港的林麥集團董事長王祿誾現在每個月都要搭機到北京上課,「我去唸EMBA,是去學習共產黨怎麼想的,」他說。王祿誾很多同學都是大陸重要公民營企業的負責人。北大廣闊的校友網絡也是光華EMBA的重要吸引力。

2001年光華管理學院達到收支平衡,現在每年還能上繳4000萬人民幣給北大,協助其他較窮的學院發展。北大黨委書記閔維方表示,光華現在是北大最具活力的學院之一。尤其光華也接受官方不少專案計畫,對大陸的財經政策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根據大陸《經理人》雜誌2004年的中國MBA排行榜,光華管理學院排名全中國第三,僅次於清華和復旦大學;而在北京品牌時代公關顧問公司的「2005中國市場最具領導力EMBA」排行榜中,光華更高居榜首。

近年來光華學院積極進行國際交流,和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合作EMBA課程,和法國ESSEC商學院、新加坡國立大學合作IMBA項目,另外和哈佛、賓州大學等名校也有交流合作,國際化的程度在中國名列前茅。

辦教育 拉進兩岸距離

光華管理學院躬逢其盛,正好趕上中國經濟起飛。厲以寧指出,大陸從計畫經濟時代過渡到市場經濟後,對管理教育的需求與日俱增。現在每年光華的畢業生達九百人,培訓的企業主管更多達兩千五百人,2004年第二棟新大樓已開始興建,規模約是第一棟光華樓的三倍大。厲以寧表示,光華最終的目標,是爭取進入世界第一流的商學院之林。

「要做,就做最好的」,尹衍樑也這麼說。他打算將來退休後,就搬到北大的宿舍,專心教書辦學。

十多年的努力,光華管理學院對尹衍樑來說,已到了豐收期;但熱愛教育的他,還不斷在播種灌溉新園地,1997年他和美國安泰人壽、中國太平洋保險合力捐贈,在上海交通大學成立了安泰管理學院;2003年他看準未來五到十年,大陸最急需金融人才,又和友人在上海復旦大學成立了太平洋金融學院。這所位在浦東南匯區的新學院,同樣結合名校品牌,由國際設計師設計的湖光水色,校園美景獨步大陸。

「中國四大名校就被我攻占了三個,很棒吧!」尹衍樑開心地說。

台灣不少企業家到大陸捐錢辦小學;但尹衍樑獨樹一格,只辦大學、研究所,因為他認為大學教育才是國家強盛的根本。「管理學院可以暫告一段落了,現在我想找一所名校合辦醫學院和醫院,」自家集團裡有醫院,常被朋友暱稱為「密醫」的尹衍樑,還有更大的教育理想待實現。

除了作育英才,尹衍樑在大陸辦教育的另一個深層用意,是拉進兩岸的距離,「不信真情喚不回,不信中國不富強。」他在光華週年慶的最後兩句致詞,鏗鏘有力,贏得如雷掌聲,這也是他心裡最真誠的願望。

獎學金滿天下

尹衍樑大概是兩岸最有財力的「教授」,他教書,也廣發獎學金,受惠學子遍布兩岸。

歷年來領過光華獎學金的大陸學生約八萬人,在台灣的捐贈包括尹衍樑的母校等,多低調進行,初估近二十年來,他捐出的興學經費及獎學金可能已超過新台幣30億元。

小時候頑皮、討厭念書的尹衍樑,長大後奮發向上,一路念到博士。當年研究所同學,台大管理學院副院長林世銘教授說,每次考試前大家K書到很晚,尹衍樑就會請同學吃宵夜。畢業後,同學若想深造,他會私下資助獎學金,連同學的子女都不忘照顧,而且從不要求回報。

尹衍樑身上流著母親蒙古人的血統。乍看像小號的蒙古力士、個性也豪邁的尹衍樑,在成立光華教育基金會時,要求光華獎學金保留一定名額給少數民族,所以蒙古大學也列入第一批捐助對象。

曾經有位蒙古女孩考上大學卻沒錢念書,後來拿到光華獎學金才成行,她寫信感謝尹衍樑,說她拿到獎學金的那天,哭了整晚,從沒想到,幫助她的人竟在千里之外的台灣。

1992年大陸有人密報,質疑尹衍樑頒發獎學金的動機不明,後來中央下公文,很多學校不敢再拿獎學金。尹衍樑生氣地拿著公文直接找上當時的國家主席楊尚昆,楊尚昆批示「可」之後,光華獎學金的發放學校才從七、八個一路擴大到目前的二十五個學校。

獲得光華獎學金的學生沒有任何附帶條件,「我只希望你們將來有能力時,也可以無條件地幫助周圍的人,」這是尹衍樑最常對學生說的話。(林美姿)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