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宣合

陳宣合

陳宣合

在米蘭學「熱設計」

在米蘭學「熱設計」

2016-01-20

我橫跨了南半球,從零下10度的冰雪中隻身來到這個熱浪來襲的大城市。很難想像一個被稱為時尚與設計重鎮的國際城市,竟是讓人初見時,一頭霧水、滿腹疑問。我在附近的一座小山城中,偶然看了一齣音樂芭蕾舞劇,驚訝的發現在古羅馬流血喧鬧的競技遺跡中,舞台上的探照燈在石砌的殘垣中漫射,竟是寧靜得如此一拍即合。而更難

在米蘭學「熱設計」

在米蘭學「熱設計」

2015-01-30

我橫跨了南半球,從零下10度的冰雪中隻身來到這個熱浪來襲的大城市。很難想像一個被稱為時尚與設計重鎮的國際城市,竟是讓人初見時,一頭霧水、滿腹疑問。我在附近的一座小山城中,偶然看了一齣音樂芭蕾舞劇,驚訝的發現在古羅馬流血喧鬧的競技遺跡中,舞台上的探照燈在石砌的殘垣中漫射,竟是寧靜得如此一拍即合。而更難

在米蘭學「熱設計」

在米蘭學「熱設計」

2013-03-01

我橫跨了南半球,從零下10度的冰雪中隻身來到這個熱浪來襲的大城市。很難想像一個被稱為時尚與設計重鎮的國際城市,竟是讓人初見時,一頭霧水、滿腹疑問。我在附近的一座小山城中,偶然看了一齣音樂芭蕾舞劇,驚訝的發現在古羅馬流血喧鬧的競技遺跡中,舞台上的探照燈在石砌的殘垣中漫射,竟是寧靜得如此一拍即合。而更難

在米蘭學工業設計:活力 用熱設計改變生命

在米蘭學工業設計:活力 用熱設計改變生命

2009-10-01

2003 年,我橫跨了南半球,從零下10 度的冰雪中隻身來到這個熱浪來襲的大城市。原以為在南美出生長大的自己可以不著痕跡的融入在印歐語系的街壤上,卻意外發現這個城市總是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讓人不覺想一股腦兒的栽進,一窺究竟。很難想像一個被稱為時尚與設計重鎮的國際城市,竟是讓人初見時,一頭霧水、滿腹疑